第一百六十六章 何安下

作品:《捞尸人

    “怪不得六爷这么喜欢他,他虽然是横练的外家功夫,不像六爷那样用的刀,但是他的路子几乎是跟六爷模样,都是走的至刚至猛往无前的气势,出招之后根本就不在乎自己的防守,完全就是以命博命的打法。”陈东方看着场上道。

    “般用这样打法的人,都太骄傲了,所以才会拒绝六爷的邀请不是吗?山难容二虎,他就算在我们这边,也不定是好事儿,再说了,以孙仲谋的性格,悬。”李青耸了耸肩道。

    “那你什么时候才能不这么胡闹呢?六爷可是把你当成接班人样培养,你什么时候能把功夫的快感从秀转移到杀人上?”陈东方瞪了李青眼道。

    “每个人的追求不样,我叫李青,不是孙仲谋,如果不是你们逼我练武,我或许现在是个打游戏的职业选手。”李青无所谓的道。

    “可别吹了,小王对我说了,你可是跟电脑人打都会输的,还打职业?”这时候,我实在是听不惯李青吹牛逼吹下去了。忍不住插嘴说道。

    “嘘,都别说了,来,我们赌下,谁能赢。”李青说道。

    我们三个谁也没有说话,都死死的盯着场上。

    大哥的鬼头杖折断,那条黑色的小蛇激射而出,这招可以算是出其不意,那孙从也是吓了跳,但是这孙从的反应也算迅捷无比,就在那小蛇朝着孙从的面门扑去的时候,孙从快速的收回了那把骨扇,挡在了小蛇的头前,之后扇子扬,那小蛇就被扇子扇飞了出去,那小蛇发出了阵难听的蛇鸣之声,在飞出去的同时口激射出道黑色的细线,再次朝着孙从激射而去。

    孙从在空扭,扇子挡在了自己的脸前,但是黑色的细线在触碰到扇子之后,开始变成团黑色的雾气,饶是孙从用扇子挡掉了多半,还有有液体溅到了他的手上,而他的手,则以个可见的速度迅速的变黑。

    而大哥头顶的头发,被孙从刚才的那扇子切掉了层,这让大哥本来就板正的板寸变的更加板正。

    孙从收回了折扇,看了看自己发黑的手,现在不仅是手在发黑,甚至有条黑气都蔓延到了孙从的脸上。

    “这就是孙从武教给你的东西?暗起伤人?这也是他认为你能杀我的杀着?”孙从冷哼了声,接着,他忽然抓住了自己的右手,猛然折,硬生生的把自己的右手给折了下来。

    黑色的血液瞬间就喷了出来,而孙从的左手摁在了自己的胸口似乎在把自己体内的毒血往右手那断开的手腕上推去。

    孙从的右手手腕,从开始的黑色变的慢慢泛红,他撕下了衣服上的布条,捆住右手的伤口。

    之后,他冷笑的看着大哥道:“孙从武既然自己选了死,你跟他既是师徒,又算是父子,甚至还有爷孙之情,那你便下去陪他吧。”

    这次,是孙从的主动出击。

    他左手拿折扇,开始往大哥这边冲来,与大哥那往无前的冲锋不同,这个孙从在朝着大哥冲来的时候步伐非常的奇怪,不仅是步伐奇怪,速度更是奇快无比,因为他的速度够快。甚至我都看到好几个孙从。这似乎就是武侠说的,当你速度够快的时候,会留下虚影。

    他很快靠近了大哥。

    大哥的周围,出现了五六个孙从的影子,还有孙从的骨扇破空之声,而大哥的身上,开始往外冒血。

    大哥的衣服,渐渐的变成了条条。

    我又惊又慌,这个孙从竟然是以我们都看不清楚的速度,用他的骨扇在对大哥进行切割,几乎就在眨眼间,大哥身上已经出现无数条伤痕,每条伤痕都往外渗着血,这让大哥整个人都成了个血人。

    这样下去,大哥根本就没有任何的还手之力,就会被孙从活剐而死!

    我拿出了那道黄符,就要贴在自己的左肩之上,陈东方却直接从我的手把黄符拿了过去,他看着我道:“没用,你几次激活自己身上的气机,已经让很多人注意到你了,他们都在寻找你的位置,不要冒险了,那些人,是定置你于死地的。再说,你大哥他不会让任何人帮忙的。”

    “可是!”我道。

    陈东方摆了摆手道:“再等等,实在不行的话,我跟李青会出手的。”

    我点了点头,没再说话,而这时候,场上的局势依旧是大哥被动挨打的局面,就在我看过去的时候,忽然发现大哥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竟然闭上了眼睛。

    他不动。

    闭着眼,任凭孙从的骨扇刀刀的剐在他的身上。

    就在我几乎都不忍心看的时候,大哥忽然动了。

    孙从的速度很快,而大哥这次动的速度却很慢,我只是看到他轻轻的朝着个方向伸出了手。

    接着,孙从的虚影忽然消失了。

    大哥那缓缓伸出的只手,竟然抓住了孙从的手腕。

    孙从往后拉,就要把手腕往外拉去,而大哥则在这个时候,也把他往怀里拉来,之后,他的另只拳头,砸在了孙从的胸口上,这记炮拳把孙从整个都打飞了出去。

    大哥的身形,在孙从被打出去的时候就同样跟了过去,在空,他记勾拳打在了孙从的下巴上,把孙从的身子再次的打飞,大哥抬头看着飞起来的孙从,他跺了脚,整个人凌空而起,在空接上脚,踩在孙从的身上,这脚,他把孙从的身子整个的砸入地上。

    从刚才的被动挨打满身伤痕,到出拳,再到现在绝地反击,这切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动作更是行云流水般气呵成。

    孙从这时候非常狼狈,他瞪着大哥道:“你竟然能破了我的身法?”

    “他早在二十年前就已经破了,如果他想杀你,你早就死了,他念及你们之间的兄弟之情,却没料想到你是个禽兽不如的东西。而且,你真以为你的身法卓绝?你甚至都不如他的沾衣十跌。”大哥指了指李青道。

    “还可以,还可以。”李青抱了抱拳笑道,可以看的出来李青的得意。

    大哥拔出了匕首丢在了地上,道:“自己了结吧。我会按照他的意思,给你留个全尸。祸不及家人,孙家的其他人,不会受到牵连。”

    孙从看了看大哥,又看了看我,道:“你们根本什么都不知道,而且你们会比我死的更惨。”

    说完,他猛然的抓起了匕首,但是却不是自我了解,而是对着大哥刺去。

    大哥侧了侧身子,避过了匕首的这刺,他伸出手抓住了孙从的左手手腕,他用力,把他的左手手腕折断,之后却抓住了孙从的左手,举着匕首朝着孙从的胸膛刺去。

    “你必须死在自己的手上,这是他的交代。”大哥盯着孙从道。

    就在这个时候,忽然有个什么东西打在了大哥的手上,大哥吃痛,下子松开了孙从,大哥抬头看着阁楼的顶上,我也跟着大哥的目光抬头。

    有老人站在阁楼之顶。

    鹤发童颜,数不清的仙风道骨。

    “师傅。”我身边的胖子轻轻的叫了声,走了出去。

    那老人轻轻的点了脚,整个人飘然而下,落在了大哥的身前,大哥死死的盯着他,而他的脸上则挂着让人感觉非常舒服的笑容,他伸出手给大哥施礼道:“贫道何安下,恳请留他命,你看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