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五章 家事

作品:《捞尸人

    胖子莫名其妙的挨了脚,其实我也挺莫名其妙大哥为什么要踹胖子这脚,我却感觉大哥这应该是在对胖子警示着什么,或许是在怪他把我带入陷阱?不过胖子这时候也没有跟大哥争辩,他起身重新画了道符,贴在了我的肩膀,我这时候也没机会说太多,那能掌握切的感觉再次在出现,大哥抓住了我的手,他抽出把匕首,在我的手掌上划过,问题是我竟然感觉不到丝的疼痛,更大的问题是,在划过我的手掌之后,我流出来的血,竟然是金色的!

    而不是红色!

    大哥抓住了我的手,只手捏开了小七的嘴,任凭我的血滴进了小七的嘴巴里,小七猛然的睁开了眼,她似乎非常的热,我从她的眼里都看到了丝火焰,她张开了嘴巴,之后,她的七窍开始往外冒烟,甚至浑身都蒸腾着热气,那些缠在她身体里的头发,随着这些热气的蒸腾慢慢的消散。

    也就是在这时候,又有群人上了楼,我看到了陈东方,李青,还有群警察,我看了看他们,他们也对我点了点头,陈东方挥了挥手,几个警察去把那个烧成灰的女人围住了,之后,那些荷枪实弹的警察举着枪上了楼。

    不会儿,警察从楼上带下来了两个坛子,那些警察都是脸的震惊,而我看过去,发现这两个坛子里,装着人,只有两个人头露在外面,这是两个女人的头,他们也有很长的头发,但是更多的是苍白的脸,几乎已经无法确认这就是人。

    “是人瓮,这两个是孙从武的女儿,被她们的大伯给做成了这样子,砍掉四肢,装进坛子里,不人不鬼。”陈东方拍了拍我的肩膀道。

    这时候,那无可匹敌的力量再次的消散,我晃了下脑袋,不知道为什么大哥和陈东方李青会忽然的出现,陈东方拍了拍我的肩膀道:“我回了伏地沟,韩雪告诉我你来找孙仲谋了,就知道你要在孙家遇到麻烦,我就赶紧赶了过来,你大哥找到了我们,而我们又找到了孙连城,知道你们来了这里。”

    说完,陈东方示意几个警察抬着小七下了楼,大哥也站了起来,他走到了墙角,看到了那烧成团黑的女人,陈东方走到了他的身边道:“是她自作自受了,也不怪他们,孙从把她变成了禁婆,就算不烧死也活不了了,走吧,上楼去看看。孙从武在上面。”

    大哥点了点头,走上了楼梯,我要跟着上去,陈东方却拦住了我道:“上面是孙从武,他被孙从剥了皮,让你大哥跟他说说话吧,毕竟他们两个是最亲近的人。”

    我茫然的点了点头,其实经历了刚才的紧张,我此时也是全身发软,李青跟陈东方搀扶着我,慢慢的走下了楼去,在外面,我看到了几十个警察还有警车,那些女尸也被装进了尸袋之,而小七被抬上了救护车送去了医院。

    外面跟刚才在这个古楼,简直是两个世界般,这种感觉让我几乎眩晕。

    “孙连城呢?”我不知道说什么,最终只是问出了这么句话。

    “被你大哥给打了顿,现在在医院里呢,其实孙家的事情,你大哥怎么可能不知道?只不过有时候,不想打破那种平衡罢了,这下可好,撕破了脸,等于是宣了战了。”陈东方说道。

    我们在外面等了许久,大哥终于从楼上出来了,大哥的脸色这时候奇差无比,在他走下楼的瞬间,他身后的那栋楼忽然起了大火,大火迅速蔓延,转眼就把整栋楼给吞噬了。

    陈东方走了过去,看着大哥道:“为什么不试试呢?万还有机会呢?”

    大哥摇了摇头道:“你永远救不了个心求死的人。”

    这时候,有个我看着比较熟悉但是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的人走了过来,当我看到他身后有人捧着杆银枪的时候我才想起来,这是在伏地沟的时候跟大哥交过手的状元枪韩昆仑,陈东方看他走了过来道:“这次的事情,谢了。”

    “举手之劳,不客气。”韩昆仑抱了抱拳道。

    “让警察们先撤吧,该抓的抓,至于孙从,留着。”这时候大哥对陈东方说道。

    陈东方点了点头,跟那几个领导模样的警察交谈了几句之后,警察们带着女尸和那两个人瓮离开了。

    “你也走吧。”大哥对韩昆仑说道。

    “你不定是孙从的对手。”韩昆仑道。

    “我知道,但是这是家事。”大哥说道。

    韩昆仑看了大哥眼,对大哥抱了抱拳,之后带着他的徒弟离去了。

    “他怎么来了?”我问陈东方道。

    “他是这里地下世界的皇帝。”陈东方笑道,之后他又补充道:“跟你大哥打了场之后,状元枪也成了你大哥的仰慕者。”

    ——而这时候,大哥个人走了,我跟陈东方还有李青都跟了上去,胖子站在原地有点尴尬,我估计还是因为大哥对他的反应,估计胖子又做了什么惹大哥生气的事情,我回头叫他道:“走啊胖爷!”

    无论如何,胖子是刚跟我出生入死过的人。

    胖子点了点头,跟了过来,我们跟着大哥,再次的走到了孙从的那个阁楼,这次,孙从穿着身白色的长衫,坐在张太师椅上,个人摇着把折扇,这次他倒是像个儒生般。

    “孙仲谋,你要杀我,可按江湖规矩来,递上拜帖,你我二人可约好时间地点决死战,为何还落了下乘?还要带警察来?难道你还想让法律来审判我不成?”孙从笑道。

    大哥没有说话,他朝着孙从走去,走着走着速度加快。

    他的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了个权杖,在这个权杖的顶端,有颗鬼头,鬼头的两个眼睛,是两颗绿色的宝石,看起来有点狰狞。

    大哥举起这个鬼头杖,冲过去对着孙从的脑袋就砸了过去,但是孙从轻轻的举起手的折扇,挡住了大哥的鬼头杖,他的脚往下点,整个人凌空而起,脚踢出,大哥用鬼头杖挡,之后,大哥开始往后退去,连退步。

    “你是他手调教出来的,他都不是我的对手,更何况你?”孙从笑道。

    大哥再次,对着孙从展开了冲锋。

    往无前,不死不回头的那种冲锋。

    但是他的冲锋,再次被孙从轻松化解,而与此同时,孙从折扇敲在了大哥的脑袋上,大哥整个人都横飞了出去。

    “你何必找死呢?你可知道那个女人为何要成禁婆,为什么自己寻死?外人只当我孙从霸占弟媳,你可知道那个贱女人是自己献身于我?若不是孙从武执迷鬼道之事不管不问,那女人又何至于此?”孙从道。

    “你找死!”大哥站了起来,再次冲出。

    但是他却再次的被孙从打退,胖子猜的没错,这个孙从,跟我爷爷不相上下,我大哥肯定不是对手。

    这时候,陈东方跟李青往前走了步,大哥摆了摆手,陈东方说道:“仲谋,别逞强!”

    “这是家事!”大哥擦了擦嘴角的血道。

    胖子悄悄的递给我张黄符,我看了看他,知道了他的意思,大哥虽然说了那是最后次,但是如果今天大哥遇到危险,我会再来次,刚好我还从来没有发挥过那强大的力量。

    而大哥那边,已经再次和孙从展开了对撞。

    这次,孙从的折扇打开,化成把扇骨刀,划过大哥的头皮。

    大哥手的鬼头杖折断,里面窜出条黑色的小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