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三章 楼

作品:《捞尸人

    小七现在还没有从那种吓坏了的状态醒转过来,我跟胖子架着她开始狂奔,身后的那些女尸开始穷追不舍,我边跑边对胖子说道:“胖爷,您不是降妖除魔拿手吗?怎么连这些尸体都对付不了。”

    “他娘的,这些女尸是被活着的时候直接浇灌水泥而死,孙从也算是胖爷我这行内之人,他不仅会那采阴补阳之术,还会其他的秘法,他把这些女尸的三魂七魄都封在了体内,你说她们是死尸,不如说是生尸,胖爷我的镇尸符自然是没用。”胖子道。

    “那怎么才有用?”我对胖子叫道。

    “斩掉她们的脑袋她们就死透了,问题是胖爷我不是看她们活着的时候可怜,不忍毁了她们的肉身嘛!”胖子道。

    我从腰间拿出了枪,问胖子道:“这东西可以吗?打爆她们的脑袋?”

    “你傻啊,成是成,我们是来做贼的,你这开枪,是生怕那老东西不知道咱们来了是吧?枪这东西,就是我们要逼不得已的时候才用的。”胖子道,他说完,气喘吁吁的指了指条小路道:“走这边,就能到囚禁孙从武家人的小楼,赶紧把正事儿给办了。”

    我们赶紧调头,就在这时候,小七好像从那种状态醒了过来,她回头看那些女尸,愣愣的问我们道:“怎么回事儿,我走错了吗?”

    “七姑奶奶,你问我们,我们还问你了,没走错啊,步都没走错,问题是你咋就让这些尸体诈尸了呢?”胖子叫道。

    小七也是脸的呆滞,但是她终于算是迷瞪过来了,不用我俩架着走也让我们俩减轻了不少的负担,谁知道我们俩松开她,这丫头跑的比我俩都快,胖子哭笑不得的道:“腿长就是好,逃命都比咱俩要快。”

    这倒是真的,小七也不是比我们俩高,我跟胖子都米左右,小七估计有米七,但是女孩儿要是米七的话那就格外的显两条大长腿了,等我们跑过前面的那个拐弯,眼前就出现了孙连城口关押着孙从武女眷的那个阁楼。

    这个阁楼显的格外的阴森,里面没有丝的亮光传出来,四周长满了荒草,小七马当先的跑了过去,拉这个阁楼的大门,上面上着个巨大的铁索,门我们是进不去的,问题是在这个阁楼的后面,是个人工湖,我们几乎是退无可退了,而在我们的身后,那十几具女尸像是有不共戴天之仇样的还在朝我们追来。

    “撞开门!”胖子叫道。

    说完,他咬牙,对着那门就撞了过去,但是这道门显然非常的厚重,胖子撞了下只是轻微的晃动,倒是他自己捂着肩膀疼的不要不要的,就在这个时候,我忽然听到了声枪响,看,小七竟然举着枪打掉了那门上的铁锁,正在开门。

    “我的姑奶奶,你还真开枪啊!”胖子叫道。

    “左右都是死,引来人了可能活命,这些女尸可不管我们是谁家的人!”小七脚踹开了门对我们说道。

    “仔细想还真的是这个理儿!”胖子站了起来,拉着我就进了门,进门之后,门的背面有个门栓,我打开了灯,小七把门栓给插上,不会儿,我们听到了外面女尸似乎是用手指抓挠这个大门的声音,我跟胖子用身子顶住门,经过了刚才的逃命,现在我们三个都是气喘吁吁。

    这些女尸抓挠了会儿这个门,似乎知道打不开这门了,这才离去,直到现在,我悬着的心才放了下来,胖子看着小七道:“七姑娘,早知道胖爷就不让你来了,本来想着你是个丫头,后来想你怎么也算是个女豪杰,但是你丫身上来大姨妈了你倒是早点知会声啊?”

    小七的脸瞬间红了,她看着胖子道:“你怎么知道的?”

    “你能把这些女尸给引的诈尸胖爷我就怀疑了,刚才你魔怔的时候胖爷帮你把了个脉,可不是来事儿了吗?你是步都没有走错,问题是你身上带着血气呢,血气靠近了女尸,能不诈尸吗?”胖子没好气的说道。

    个女孩被个大老爷们儿说来大姨妈,小七也是羞的不行,不过她很快就恢复了本色,瞪了眼胖子道:“你又没说不行,我又不懂。”

    “行了,现在也不是埋怨的时候,走吧,上去救人要紧。”我站了起来,拿出了枪道,刚才小七的枪声那么大,现在孙家的人肯定是知道有人闯入了禁地当,我知道接下来可能是场恶战。

    我们站了起来,我这才发现刚才我们坐的那个地方非常的脏,地上有层很厚的灰尘,现在沾的我们屁股都是,胖子拍,拍的四周都尘土飞扬的,我道:“别他娘的拍了,再拍咱们都要得肺痨了。”

    之后,我打着手电开始寻找那个暗门,就是孙连城口每天外面给里面的人送饭的小门,在进了这栋小楼之后,这里面的死气沉沉让我感觉非常阴森,甚至都不像是有活人样,而且到现在,我们闹这么大的动静,还是没有人出来,所以我必须找到那个小门,只要确定里面真的有人吃饭,那就证明还有活人存在。我照了圈儿,在地上发现了脚印,脚印有两排,排是下楼的,排是上楼的。在脚印的尽头,我发现了那道孙连城口的暗门。

    这两道脚印,忽然给我了很奇怪的感觉,按理说孙从武的家人已经在这里被囚禁了非常长的时间,每天都会送饭,就算他们不在楼活动,来楼的目的只是为了拿维持生命的饭菜,那么每天的走动也不会只有两排脚印那么简单。

    唯的答案,就是那个下楼拿饭菜的人,每天上楼和下楼,都是踩着自己的脚印的,小时候的时候,如果有下雨天路上有脚印的话,我也会无聊到去踩着别人的脚印行走。

    这并不能说明其他的东西,只能证明两个字,无聊。

    被困在这个不见光亮的阁楼二十多年,定然是非常的无聊,要是我估计已经疯掉了,所以那些人才会选择用踩脚印的方式自娱自乐。

    本来我还在想来冒险值不值得,想到我们可能救出去这样的人,我就感觉不管冒着多大的险都值,特别是这些人还是大哥在另个层面上的至亲之人。

    “走吧。”我对胖子说道。

    我们三个直往楼梯那边走去,刚过楼梯的拐角,我抬头往上面看,那眼,就把我吓的个趔趄,因为我看到在楼梯的拐角处,有张惨白惨白的人脸,正在偷偷的看着我们。

    “谁!”小七举着枪叫道。

    “别开枪,是我们要救的人。别用灯光照她,她已经太长时间没有接触过亮光,你会把他照成瞎子的!”我对小七说道。

    小七把光照在了地面上,而我则对着那个楼梯的拐角道:“是孙从武的家人吗?我是来救你们的。”

    谁知道在我说完这个之后,忽然我听到了蹬蹬的上楼声音,那人也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快速的往楼上跑去了。

    我们赶紧上了楼,这楼上的味道简直让我作呕,可能是她们把这里当成了厕所,又或者是其他的,总之就是各种难闻的味道纠结在起的那种,小七用手电扫了眼,地上都是粪便与各种杂七杂东西的混杂体,她再也忍不住在墙角吐了起来。

    借着手电的光,我看到墙角有团黑影正在瑟瑟发抖,我把手电光调到最弱,然后再隔着我的衣服照,这样照出来光会非常的柔和,就这么看去,我感觉我看到的不是人,而是大团的头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