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章 孙家禁地

作品:《捞尸人

    我皱了皱眉眉头道:“什么意思?”

    “我要是知道就好了,孙仲谋也是不知道,才去寻找答案,所以这件衣服上就有鬼裁缝的另外条线索。”孙连城说道。

    我还是皱着眉头,脑袋里直在自动循环孙连城的这句话:他会回来的。

    “你想不明白也正常,这就好比是段正常的话,鬼裁缝把这些话打乱重组,只有组合在起才能念的通顺,不然单独的去看每个句子,你会感觉非常突兀,在今天之前我或许不明白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但是今天我多少猜到了点,能让我爷爷那个老东西下跪的人,不多。”孙连城挑了挑眉道。

    还不等我说话,孙连城就转身上了二楼,不会儿,他拿了张图纸走了出来,铺在桌子上道:“这是孙家庄园的图纸,孙从的阁楼在最北边,而孙家的禁地则在西南角,这些年,孙家的生意逐渐的扩大,孙家的很多骨干都被我以扩展生意为由从孙家派往了各地,所以这个偌大的庄园,里面的人并不多,这条红线,就是我帮你们规划的路线,从这个路线,不但可以规避孙家庄园里的摄像头,还能避开几个孙家棘手的人物。你们得手之后,不要按照原路返回,而是走这条路线,这条路上只有个我爷爷喂养的藏獒,我会提前安排人搞定它,你们出门之后,外面会停有辆车接应你们。”

    看来孙连城的确是做了比较详尽的准备,不管是进去的路线还是得手之后撤退的路线都已经规划好。这时候,胖子看了孙连城眼道:“胖爷我要是问的多了你可能会感觉我比较多疑,但是小心驶得万年船,毕竟你爷爷那个老东西是真的厉害,这孙家禁地,为什么被称为禁地,恐怕不是只关押你孙家二爷家眷那么简单吧?”

    孙连城看了胖子眼,胖子这么问之后,我跟小七也看向了孙连城,他沉默了会儿,说道:“我不知道,这个地方是不准孙家人靠近的,这些年爷爷那样的玩法,其实有不少姑娘受不了死了,他安排我进去过那个院子,但是只让我把尸体给埋在草坪上,我只知道里面有个貌似很古老的阁楼,上面上着锁,只有个开着的小门,每天都会有人从那个小门往里面送吃的。而且二爷孙从武的尸体,应该也是在那阁楼之。”

    “你这个人心机很重,胖爷我很不喜欢。”胖子看了他眼道。

    孙连城无奈的笑了笑道:“我不这么做,能活到现在吗?”

    “这次你最好别耍什么花招,你也看出来了,胖爷我能让叶子短暂的提升战斗力,这可以说是胖爷我的底牌,就算那个老东西来了我们也能全身而退,但是旦让胖爷我知道你耍我,出来之后我会让你生不如死。”胖子指了指孙连城道。

    “玉皇道的人,我自然是不敢惹的,您放心吧。”孙连城看着胖子说道。

    我有点吃惊,没想到这个孙连城竟然能识破胖子的身份,胖子也是有点意外,不过他并没有发火,而是冷哼道:“你知道倒是不少。”

    说完,胖子直接手从孙连城的手夺过了图纸道:“胖爷我现在需要休息下,晚上或许就可以动手,我们三个人,就胖爷我多少有点身手,小七跟叶子俩人都不会武功,为了以防万,我们需要三把枪。别说搞不到,要是这点事儿都办不好,那就别说合作了。”

    孙连城摸了摸鼻子道:“我以为高手都是不需要也不屑于用枪的。”

    “屁话,那是说高手,我们又不是。”胖子白了他眼道。

    “这个没问题。你们就算真的能枪把那老东西杀了,我也没意见,只是孙仲谋就不能亲手报仇了。”孙连城道。

    “那行,晚上之前,胖爷我想看到家伙,你去准备吧,我们也需要休息下。”胖子丝毫不隐瞒要支开这个孙连城的想法。

    孙连城点了点头道:“好。”

    孙连城离开之后,胖子对我们道:“晚上都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来,孙家跟别的家都不样,我听我师傅说过,郭庸当年本来有机会保下命的,就是这个孙从把他给出卖了,叶子知道我为啥知道这么清楚,小七可能不知道,不过估计你也听你奶奶说起过胖爷,虽然我也算是半个玉皇道的人,郭庸的命是玉皇道拿的,但是我师傅跟我走的并不是玉皇道的路子。”

    小七点了点头道:“当年奶奶放你走的时候说过这个事儿,说你师傅何真人是真正的可以称之为高人的人。”

    胖子笑道:“老家伙要知道李香兰这么评价他,还不高兴坏了?”

    我们商量了下,感觉现在唯的办法就是跟孙连城做这个交换,胖子说的没错,孙连城这个年轻人真的是很有心机,从相遇开始到现在我就感觉我们是步步的被他给算计着的,但是这家伙聪明就聪明在这里,他明明算计了我们,我们还不得不往他的套里钻,就好比现在,我们都知道这个孙家禁地绝对没有这么简单,我们还是要去。

    小七也是累坏了,加上晚上还要行动,就躺在沙发上睡觉去了,而我跟胖子则走出了这个别墅,到院子里的时候我问胖子道:“今天太他娘的险了,胖爷,你这葫芦里卖的到底是什么药?为什么你不让我们去激怒那个孙从,你却偏偏自己去找死样的激怒他?”

    胖子看着我笑道:“我师傅当年只是说有人出卖郭庸,没说是谁,来胖爷我是想求证下是不是孙家的人,二来嘛,你不感觉你身上的秘密,正在步步的揭开吗?”

    “你是为了这个?”我看着胖子道。

    胖子点了点头道:“鬼道信奉的唯的真神就是龙,而你在点上魂灯之后身体会出现的诡异青龙纹身,让胖爷我对你的身世有了个大概的猜测,你爷爷跟李老太都是守口如瓶的,所以我就想从这个孙从身上打开缺口,胖爷我这顿打没有白挨,虽然他什么也没说,但是这老东西不是也下跪了吗?还放了我们走,所以你肯定是有个特殊的身份,甚至跟鬼道的图腾有关。”

    “你知道孙连城对我说鞋子上的秘密是什么吗?”我看着胖子道。

    “你会告诉胖爷吗?”胖子脸心动的道。

    “拿出你的诚意来,咱们俩也做个交换。”我笑着道。

    “你怎么也跟着孙连城学了这个德性?还是不是兄弟了?”胖子白了我眼道。

    “要是以前孙连城这样,我肯定非常怀疑他,但是经了这么多事儿,加上孙家的特殊情况,孙连城这样的小心谨慎步步算计我倒是感觉再正常不过了,反倒是他要是没点心眼儿我还不习惯了,所以胖爷,你也知道我每步都走的如履薄冰,多说的玉皇道的东西出来,我很好奇嘛。”我道。

    “你先说,然后胖爷我选择告诉你对应的。”胖子道。

    “此话当真?”我看着胖子道。

    “胖爷我骗过你吗?”胖子瞪了我眼。

    “他告诉我,鞋子上的话是——他会回来的。”我对胖子轻声的说道。

    胖子听完,他的眉头下子就皱了起来,每次胖子思考问题的时候眉头都皱的很深,我也没有打扰他,过了会儿,胖子说道:“当年玉皇道对于郭庸,是可杀可不杀,鬼道的秘密对于玉皇道来说都有致命的吸引力,但是最终在可杀可不杀之间选择了杀掉,按照般江湖上的惯例,在杀了郭庸之后,鬼道是要被斩草除根的,但是师门却十分暧昧的让鬼道三门存活,甚至没有去追查那躲藏起来的郭家门下落,我听我师傅说过,玉皇道杀郭庸,才是为了逼出鬼道最大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