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八章 禽兽不如

作品:《捞尸人

    孙连城的这句话说完,气氛仿佛下子都静止了般,他说的话很对,对于那个老头,我也感觉应该凌迟处死都不为过,问题是孙连城是那个人的亲孙子,个亲孙子对自己的爷爷有那么深的怨念就有点奇怪了,当然,大哥在不明真相的时候也对爷爷有这样必杀之心,那是在有误会没有说清楚的情况下,反倒是孙连城我还以为他会跟他的爷爷狼狈为奸呢。

    “他是你亲爷爷吗?”我苦笑着问道。

    孙连城点了点头道:“是。”

    “你不是说个愿打个愿挨?难道你应该是他最信任的人,把孙家交给你来处理,按理来说,他应该会把他那采阴补阳的邪术也教给你的。”小七也说道。

    “如果单纯的采阴补阳之术他还不该死,问题是,他已经没有了人性,七姑娘,你是不是以为他刚才就是跟你开玩笑?他不会真的把你糟蹋了?你错了,在他的眼里,没有任何的东西,只要是女人,长的漂亮的女人,都是他的鼎炉。他真的会收了你,你们知道孙仲谋为什么没有入孙家族谱吗?又知道为什么孙仲谋不会来济南吗?”孙连城苦笑着说道。

    我激动的挪动了下身子,这个我从开始来到这里就感觉奇怪的这个点,本来我以为孙连城如果跟他爷爷是蛇鼠窝的话,我可能就找不到答案了,而孙连城此时的表现无疑是柳暗花明,他点了根烟看着我们问道:“叶子我知道他对以前的事情无所知,叶老爷子有点让他置身事外的意思,小七,你就没有听说过,孙家的双生子吗?”

    小七摇了摇头道:“没有,奶奶从来就没有提过孙家的事情。”

    孙连城愣了下苦笑道:“所以他们其实都知道孙家当年做的叛徒,甚至都不愿意提及孙家,我爷爷跟我二爷,是双胞胎,我爷爷叫孙从,二爷的名字叫孙从武,武算是孙家的双子,你们应该也知道,孙家以前是在黄河捞尸为生的水鬼世家,自然是掌握了很多的水鬼门秘法,在外人看来,孙家的这两个兄弟感情很好,兄弟齐心力可断金,也的确是如此,在很长段时间里,他们兄弟两个齐心协力,非但很得鬼道郭庸的器重,更是把孙家推向了巅峰,成为了鬼道四门之,但是后来经历了件事,二爷孙从武搬去了黄河边上的孙家古宅居住,我爷爷孙从掌握了孙家的控制权,孙家开始更加的强盛,以前我大概的猜到了这其到底发生了什么,只是不敢确定,不过胖爷今天等于印证了我的猜测,在当年鬼道发生变局的时候,我爷爷扮演了不太好的角色,说白了,就是做的鬼道的叛徒。”

    “也就是从那时候开始,他就开始沉迷于采阴补阳之术,也就是后来我才知道,二爷家所有的女人,包括我二奶奶,包括二爷的两个女儿,都被他做了鼎炉,二爷唯的儿子因为这个羞愤自杀,二爷搬去孙家古宅,从此再未踏入孙家,就是因为二爷跟他,已经是不死不休之局,你们现在应该也知道了,孙仲谋的孙,是跟的二爷的姓,孙家从来没有承认过他们,他们两个也从来没有承认过孙家。”

    “可怜我开始并不知道自己的爷爷是这样个人,直到五年前,那时候我还在上大学,谈了个女朋友,她是个那样善良的人,我们已经彼此认定生都属于对方,我带她回来就是为了让家人看看,那时候我还不知道他的真面目,结果他让她去给他送茶,我等了许久她都没有回来,等我去找她,推开那道门之后,我永远无法忘记那个场景。”孙连城又打开了瓶啤酒,他的双目已经泛红,他的脸上,写满了恨意。

    我忽然感觉这个孙连城非常的可怜,个人要是有个这样的爷爷,也真的是件悲惨的事情,他虽然没有明说,但是在推开门之后看到了什么,我们都可以想象的到。

    小七再怎么冷厉,也只是个丫头,她拍了下桌子骂道:“他就该死!”

    “谁说不是呢?他自己未来的孙媳妇儿,他也会下手,我就是个废物,就算我知道他糟蹋了我最心爱的女人,我却不知道怎么办,我爹劝我忍,并且许诺我孙家的事业以后交给我打理,我并不是觊觎孙家的家业,我只是不知道怎么办而已,结果就在我们离开孙家之后,她就从楼上跳了下去,我到现在都无法忘记她那死不瞑目的脸。这些年,我在他的手下忍辱偷生,我伪装成无比听话的个人,但是我每时每刻不在想杀了他,吃他的肉,喝他的血。”孙连城说这句话的时候,额头上青筋鼓起,脸的恨意。

    我听完他说的话,我默默的点了根烟,我发现我的胳膊都是颤抖的,我不知道怎么去形容此时此刻的心情,只感觉浑身都是冷的,更是无法理解,这世间竟然还会有这样的个人,个拿他与禽兽相比我都感觉侮辱了禽兽的人。

    “你挺不容易的。”我最终只能这么安慰孙连城句。

    “二爷是个重情义的人,哪怕他的兄长已经泯灭了人性,他却依旧不会对自己的亲兄弟下手,所以,他培养了孙仲谋,在孙家知情人的眼里,孙仲谋其实就是二爷的把剑,二爷用二十年时间把孙仲谋这把剑磨的无比锋利,就是要用他去拿了孙从的项上人头。”孙连城道。

    “后来呢?”我问道。

    以我对我大哥的了解,他如果决定要杀个人的话,那便是不死不休的局面,大哥回到伏地沟之后没有改姓,继续姓孙,这其实已经从侧面说明了大哥与孙家二爷孙从武的感情不错,如果是这样的话,大哥必然是会为孙从武杀了孙从。

    “孙从早就料到这天会来,表面上是二爷最终原谅了他自己的大哥,并且给孙仲谋写下了临终遗言让他放下仇恨永远不要再回济南来,其实事情的真相是,二爷家里的那些女眷,都被孙从囚禁个地方,死了的也便死了,活着的便是生不如死的活着,他是以这样的方式逼迫二爷自裁,也是以同样的方式逼迫二爷写下了临终的遗书。”孙连城说道。

    这时候,胖子睁开了眼,看着孙连城道:“你心里既然有这么深的仇恨,为什么不自己去杀了他?要是胖爷我是你,早就跟他玩命了。”

    孙连城苦笑道:“玩命?我拿什么跟他玩?不是我懦弱,如果我死了,谁来杀他?谁为那跳楼而死的她报仇?”

    我瞪了胖子眼,道:“胖爷,不是人人都有你的本事,再说你不也打不过那老东西吗?有时候活着报仇比去送死强的多,忍辱负重不是什么错误,孙连城,这仇恨的种子已经在你心里种了这么多年,怎么杀这个老东西,你心里肯定已经有了个完美的计划,现在的时代变了,我们不可能就这么冲进去砍死个人,是犯法的,当然,我肯定也不会天真的以为报警就可以处理你们孙家的老太爷,说出你的计划吧。”

    “二爷家里的那些女眷,就是我二奶奶和两个姑姑,都被孙从给关在孙家的禁地里,只要把她们救出来,知道真相的孙仲谋定会杀了那个老东西,我虽然对他极其的恨,但是我还是想让孙仲谋亲手杀了他,那才是完成了我二爷的遗愿。”孙连城道。

    “所以你知道孙仲谋在什么地方,对吗?”胖子问道。

    孙连城点了点头,他道:“我自然是知道,所以你们可以把这当成个交换,帮我把人救出来,我自然会告诉你们孙仲谋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