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五章 无法想象

作品:《捞尸人

    我们下车的地方是在山脚下的个庄园,不愧是孙家,这个庄园修的非常派气,在小七和孙连城进门之后,我跟胖子不自觉的走在了后面,胖子问我道:“叶子,你有没有感觉这孙家对你大哥的态度很暧昧?”

    “感觉出来了,他们好像并不喜欢我大哥这个人,而且孙连城的那句大哥不可能再回济南,我总感觉绝不是孙连城解释的那样。”我道。

    胖子点了点头道:“所以李家对你的态度相对来说还友好的多,这个胖爷我本想着应该是自己人的孙家反倒是非常奇怪。”

    “鬼道四门的事情,你听说过吗?”我问胖子道。

    “听说过,郭庸死后,鬼道分崩离析,最为强盛的郭家门整门人都失踪了,剩下的也都销声匿迹,起码也不敢再打着鬼道的名号行走于世了,所以胖爷我也没有想到这李老太和孙家竟然也是鬼道人。”胖子道。

    就在我们说话的间隙,孙连城已经带我们走进了个别院当,别院的布局非常漂亮,亭台楼榭假山溪流,也到处都可见鸟鸣之声,进了这个别院之后,孙连城也收起了那玩世不恭的脸,变的脸的严肃,他走到了栋楼的大门之前,轻轻的说道:“爷爷,他们来了。”

    “进来吧。”里面有个声音响了起来。

    孙连城的年纪跟我们差不多,他爷爷应该跟我爷爷年纪也差不多,但是他爷爷的声音听起来却是非常的年轻,孙连城回头对我们道:“走吧,进去吧。”

    而这时候,门被打开,却是个女子的脸伸了出来,这个女子长了张非常标致的鹅蛋脸,还盘着个发髻,看起来很有点故乡古韵的味道,女子轻轻的打开了门,这时候胖子发出了声惊呼,我也是吓了跳,在女子打开门之后我才发现,这个女子浑身上下就只是穿着个红色的肚兜,其他的地方竟然是不着寸缕,那两条修长的大长腿发着粉色的光晕,那肚兜并不长,所以那芳草萋萋的三角地带也是若隐若现,看起来极具诱惑。

    “什么东西?”小七皱着眉头看了眼孙连城道。

    孙连城脸色变的有点不自然的道:“嘘,别说太多话,我爷爷的脾气不太好。”

    说实话,看着这样的场景,我都不敢往里面进了,难道说这个女子是孙连城爷爷的媳妇儿?这老头大把年纪了,竟然还好这口?

    小七紧皱着眉头,她回头走到我跟胖子的身后道:“你们走前面去。”

    我也是不敢挪动脚步,不说这个孙老头怎么样,这个女人敢这样打开房门以这样的形象暴漏在我们面前都是我不敢相信的,胖子看了看我俩道:“稳住!有胖爷在,别怕。”

    “胖爷,这不是怕不怕的问题,这。。”我道。

    “这年头这有什么奇怪的?”胖子说道,说完,他跟着孙连城进了那个屋子,我跟小七也是硬着头皮走了进去,在走进去之后,韩雪尖叫了声闭上了眼睛,而我在瞬间也感觉脑袋几乎是嗡了声要爆炸开来。

    这个屋子从外面看起来就是个普通的阁楼,但是走进来之后却是别有洞天,里面异常的宽敞,本来应该三层楼的设计,里面却只有层,比我见过的佛家大殿都要高。

    在这个屋子的正间,有个巨大的雕塑,这个雕塑就足以让人面红耳赤,这竟然是带着个脸谱的男人,男子的雕像跟女子的雕像是连在起的,雕像雕刻的栩栩如生,男子赤裸着身子,脸上带着个我爷爷脸上戴着的脸谱,而女子雕像长相古典,身上所有的细节都雕刻的惟妙惟肖。

    在雕像下面,有个年人还有几个跟帮我们开门的女子打扮样的妙龄女子正混杂在起。

    韩雪抓着我的胳膊,她把头埋在我的肩膀上,而我看着这个画面,不由的变的呼吸急促面红耳赤,怎么说哥们儿也还是个货真价实的chu男,我看了会儿,浑身发热的不敢再看,就想看别处,但是看了别处之后,我只感觉我的整个世界观都要崩塌了。

    在这个阁楼里,到处都是春宫图。

    墙上的壁画是。

    挂着的书画也是。

    每幅都不尽相同。

    整个屋子里,都弥漫着股子淫靡的香气,我都不知道自己来了什么地方,这简直就是个淫窟!那个年人知道我们就在门口,但是他跟那几个女子竟然能不敢不顾的起愉快的玩耍,我看了眼孙连城,发现他虽然脸上有不自然,却比我们好的多。我简直都不敢相信这切是不是走进了幻觉。

    我们进来已经十分钟了,那个给我们开门的女子也加入了战局,不得不说,那人的战斗力非常惊人,已经有两个女子瘫软在地上,眼神迷离,就在这个时候,趴在我身上的韩雪忽然抬头看了看我,她的两个脸蛋儿上有着迷人的红晕,我以为她是害羞,但是看她的眼睛,我却感觉不样,因为她的眼神里写满了狐媚与饥渴,这与平时的她完全不样。

    “你怎么了?”我压低了声音问道。

    小七却在这个时候勾住了我的脖子,双红唇对着我就凑了过来,我吓了跳,把就把她推开,这推,我就感觉她整个人都非常的软,而在她被我推开之后,她似乎看到了在那雕像下的几人,竟然爬了起来朝那几个人走了过去,她走路摇晃,边走她的衣服边掉落。

    “胖子!这香有问题!拦住小七!”我说着已经动了起来,朝着小七跑了过去,把抱起了她,抱起她之后,她媚眼如丝吐气如兰的看着我道:“你不是要推开我吗?”

    “你毒了!”我道。

    说完,我对孙连城道:“你不是要追她吗?我操你妈!你有病啊!”

    我平日里真不会轻易的爆粗口,就算我看到那个人跟几个女人做不可描述之事我也只当是别人的事情可以不管不问,但是小七都差点着了道,而几天的相处下来,我也非常喜欢我这个表妹,再想想这个屋子的女子,他们要是自愿的也就算了,若也是被这些迷香给迷的,那孙连城的爷爷可以说是猪狗不如的禽兽了。

    我抱起小七走出了屋子,胖子这时候也走了出来,他握住了小七的手腕,皱着眉头道:“这是只对女子有用的欢宜香。”

    “快帮她解毒啊!”我道。

    胖子看了看那假山的溪流,从我手里接过小七,走到溪流边上,直接把小七的脑袋给摁进了水里,憋了半分钟才拉出来,之后几次之后,我忽然听到小七咆哮道:“死胖子你干什么!”

    胖子松开小七道:“你叫什么,胖爷我是救你,那屋子里的香是欢宜香,要不是你表哥,你就着道了!”

    小七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只剩下了内衣,脸色也是大变,她站了起来,脚踹开了房门走了进去。

    我跟胖子担心小七的安全,赶紧追了进去,进去之后,屋子里的战斗终于是接近了尾声,那个年人似乎对发生的切不管不顾,他最后把那个瘫软的姑娘丢在地上,就那么赤裸裸的转身对孙连城道:“连城,带她们下去吧,人给十万块钱。”

    孙连城点了点头,走了出去,不会儿,带了几个人过来,这几个人对这情况似乎也是司空见惯,人抱着个姑娘就走了出去。

    这时候那个年人才看了看我们,道:“稍等,我去洗个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