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章 疑点重重

作品:《捞尸人

    “这话你才算是说在理儿上了,按理说哥们儿怎么也算是这其的个关键人物,又是这么脆弱的个待宰羔羊,我大哥能放心的走,还真是说明足够信任你。”我对胖子道,也算是对胖子的安慰,毕竟你跟个人相处这么久了,他还是跟防狼样的防着你你也不舒服。

    我虽然能安慰胖子,但是我现在心里还是蛋疼无比,敢情大哥那天晚上先是给我来出冷酷的,逼的我发火,最后有看似被逼无奈的去找什么鬼裁缝为韩雪做嫁衣,其实就是演出戏,为的就是不暴漏自己的目标去做件事情?这可是连我都瞒了,亏我这几天都直为那天晚上跟他发火而愧疚,搞到底我都被当猴子来耍了。

    我做不到喜怒不形于色,这也是胖子总是能从我的脸上看出我在想什么的原因,他拍了拍我的肩膀道:“哎,胖爷我还总说你单纯来着,看来跟孙仲谋这老狐狸比,胖爷我也是单纯的像张白纸。走吧,进屋吧,我们再聊下去,你的那个表妹估计我们又在商量什么阴谋诡计了,胖爷我有时候就在想,小叶子,这世间的人要是各个都像你这么单纯该多好。”胖子道。

    我白了他眼道:“有复杂的就要有简单的,有坐轿的就要有抬轿的,这跟太极分阴阳样,你想的倒是美,要人人都跟我样,胖爷你就要统治地球了。”

    胖子哈哈大笑,跟胖子起总是能让人很放松,这跟和韩雪在起的放松不样,跟韩雪在起,我是能感觉到发自内心的平静,但是胖子总是会在气氛凝重诡异的时候开个无伤大雅的玩笑让你放松下来。

    我们进了屋,小姑娘喝了口茶道:“商量完了说辞准备怎么搪塞我了?”

    “小丫头,你为啥定要戴着有色眼镜来看胖爷我呢?难道你看不出胖爷我脸的单纯吗?”胖子夸张的道。

    “没,就看出了老奸巨猾,说说吧,你们的意见。”小姑娘道。

    “我知道孙家的老窝在哪里,在济南,孙仲谋临走之前说过,那个鬼裁缝是孙家的朋友,胖爷我想他要真的去找鬼裁缝的话,应该是先去孙家,通过孙家找再找到鬼裁缝,所以他的路线应该就是先到天津,接住你奶奶那个老佛爷,然后起奔赴孙家。他们不想让你们找到,所以没有坐飞机动车,应该是坐的黑车甚至是自己开车。而且还走小路,所以我们如果坐飞机的话,甚至都有可能截胡,起码也能跟他们打个照面。”胖子道。

    小姑娘看了看胖子,点了点头道:“那我们还等什么?走呀!不过我很好奇,以我们对孙仲谋的调查,他这个人最喜欢单枪匹马,这次他为什么会找到我奶奶呢?”

    “胖爷哪里知道,你奶奶身手是不错,但是年纪是真的大了,胖爷我上次在她面前吃了亏是真不防老太太还有那么好的身手,要是有准备的话断然不会那么惨,所以你奶奶跟她外孙孙仲谋比起来肯定是差远了,他需要的,或许是你奶奶鬼道的身份,也有可能是你爷爷的地位吧。”胖子道。

    “想不到你这个胖子倒还有点头脑,走吧,我们去截胡,你们有需要准备的没?快去准备下。”这小姑娘也是个急性子,胖子也就是那么说,她还真准备去截胡呢,要真这么容易就被截胡了,那还是大哥吗?

    “等等,这点不急,与其去截胡,不如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小姑娘,看的出来你对孙仲谋也非常好奇,有没有兴趣去打探下孙仲谋的秘密,比如说孙仲谋的二楼,到底是什么东西?”胖子奸诈的道。

    “胖子你还来!”我瞪了他眼叫道。

    胖子的这句话,下子吸引了这个小姑娘的兴趣,俩人对视眼,幅狼狈为奸的样子,我赶紧摆手道:“你们俩给我打住啊!胖子,我说你怎么还是贼心不死呢?你真不怕我大哥发现之后打掉你的牙?”

    谁知道这俩人现在都无视我了,小姑娘道:“早就听说能进洛水河十二道鬼窟的孙仲谋二楼供奉着黄河的河神,有河神附体,他这才能自由出入十二道鬼窟,打小家人就告诉本姑娘,遇到不懂的东西就要去寻找答案,我自然是会珍惜这个难得的机会的。”

    “喂!你俩当我空气啊!够了啊!当着我的面算计我大哥,我不同意啊!”我道。

    他们俩对视了眼,胖子扭头对我说道:“咱们讲究个公平公正嘛,来,投票表决,胖爷我支持去探探。”

    “我也支持!”小姑娘举起了手道。

    “好了,少数服从多数,就这么定了。”胖子道。

    “不带你们这样玩的啊,我真没跟你开玩笑,龙有逆鳞触之则死,你们不知道大哥的脾气吗?定要惹他吗?”我道,我不是不好奇,而是我想起当时大哥瞪我的那眼,我就心有余悸,大哥最在乎的人就是我了,对我都能露出带着杀意的眼神,由此可见那二楼上的秘密对他有多么的重要。

    除了这个之外,对于大哥辛苦维护的秘密,我不想去揭开,旦大哥的秘密暴漏在大家的面前,我会感觉大哥十分的可怜。有秘密的大哥,才是真正的大哥。

    “你现在有权保持沉默,你可以选择跟我们起去,也可以选择不去,当然,如果你要阻止的话,我们不介意打晕你然后再去,你选个吧。”小姑娘道。

    “够了!你们考虑过尊重我大哥吗?!还是你们看不起我?”我说了句。

    胖子走了过来,对我做了个鬼脸道:“哎呦小叶子,生气啦?”

    “你们想去就去,我不管,但是我会如实告诉我大哥,到时候他会对你们做什么你们自己做好心理准备,我不会管。”我说完,直接就要走,胖子拉住了我道:“真生气了?”

    “是,胖子,我把你当朋友,所以我问你句话,你真不感觉我大哥很可怜吗?他没有爱好,没有朋友,没有事业,有的就剩下身上的秘密了,我总感觉是秘密撑着他,旦秘密没了,大哥就会丧失掉他唯剩下的生气了,有意思吗?”我道。

    胖子看了看我,又看了看那丫头,对我举手投降道:“好了,是胖爷我错了,主要是我太好奇了,还想着孙仲谋既然骗胖爷,胖爷就也去看看那个秘密得了。是我想的太简单了,好了,不看了。丫头,你打电话问问航班,确定好咱们马上就走。”

    “对不起,胖爷,我也想知道,只不过真的,有时候我感觉大哥很讨厌,可是有时候我又觉得我好可怜,我想知道切的答案,但是我总感觉,当答案揭晓的那天,大哥就离我而去了,我想这个就难受。”我道。

    “胖爷都知道,自家兄弟,你客气什么?”胖子道。

    小丫头看胖子放弃了,就拿出电话给人订航班,最早的个去往济南的航班也是在凌晨两点半,定了三个之后,我就想着回去准备下,这次是出远门,现在可不是以前单身个人了,得给韩雪好好的解释解释,男人都是善于撒谎的,特别是在女人面前,这次出门的理由我都想好了,就说大哥让我过去监督鬼裁缝做婚纱。

    我们刚走村委会,就听到外人在议论着什么,我仔细听,听到他们说什么三里屯孙仲谋的房子着火了。

    “操!走!”胖子大骂了声。

    而这姑娘,加油门,我们就朝着大哥的家冲去。

    这个时候,着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