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七章 胖子的方子

作品:《捞尸人

    我看着胖子满嘴的泡沫道:“你激动啥呢?先刷牙刷干净再说。”

    胖子直接手往嘴巴上撸,在往大裤衩上擦,看的我阵恶寒,他走到我身边拉着我道:“你确定他走了?”

    “是走了啊,大门紧锁,你看这短信,是他凌晨给我发的。”我把手机递了过去道。

    “毕竟是亲兄弟,你大哥在你的事儿上,就是上心。这大早上的就出发了。”胖子道。

    “那是,你说说,我大哥走了,你激动什么?”我看着胖子道。

    胖子看了看四周,跟做贼样鬼鬼祟祟的道:“胖爷我跟你说实话,我想上你大哥的阁楼很久了,他在的时候胖爷我不是不敢吗?现在不在,这正是机会。”

    我听就愣住了,随即道:“你开玩笑的吧?这怎么行?”

    “怎么不行?你别说你不想看,咱们俩就上去看看,别的什么都不干碍啥事儿?你大哥这个人秘密多的很,我开始就当他是个水鬼,后来渐渐感觉他绝对不是个水鬼那么简单。他又什么都不愿意说,所以这是个挖出他秘密的最好机会!”胖子热火朝天的道,很久都没有看到他这么激动了。

    我虽然也想,但是我还是摆了摆手道:“别扯淡了行吗?那是我大哥,他为我的事儿去忙呢,这事儿绝对不能干,而且大哥是有原则的,他不让看的肯定是看不了,胖子,别的事儿都行,这件事你别乱来,我大哥要是知道了,会弄死你,肯定会的,我有次想上去,大哥看我的眼神都想杀人!”

    “你真不去看看?”胖子试探性的问我道。

    我点了点头道:“不去,其他的行,这是大哥最大的秘密,绝对不行,而且胖爷,我最后认真的跟你说次,别乱来。”

    胖子明显的脸扫兴道:“你这个人真是没趣,行了,胖爷我知道了,就是去看也拉着你起,绝对不乱来行吗?”

    “我还是对你不放心。”这是我的实话,胖子这个人向是不按套路出牌,以我对他的了解,说不定他今晚就个人摸过去了。

    我又再三叮嘱了几遍,逼的胖子都有点发怒想对我指天发誓了,我这才作罢,最后胖子直接摆了摆手道:“走,去找陈青山。”

    最近的很多事情,我都有意无意的让陈青山置身事外,他也有点刻意的跟我们保持距离,这点也无可厚非,他只是个村长,傻子的事情帮忙解决下就算了,后来事关唐人杰刘老等大批的大人物,的确是不好太多的参与,我就问道:“现在去找他干嘛?”

    “你忘了你答应人家的事儿了?替他治病?”胖子道。

    我拍了下脑袋道:“还是胖爷你靠谱,你看我这脑子,早把这事儿给忘的干二净了。”

    至于说陈青山是什么病,那自然是当年他跟柱子叔在工地做事的时候被女鬼缠上而身患的不举之症了,因为这个,他几乎都要和媳妇儿离婚了,胖子那时候说了帮他看病诊治,现在我们好不容易闲下来也的确是要去帮人家看下。

    我俩转悠着到了陈青山的家里,他老婆王彩已经起床在厨房里做饭,我走了过去道:“婶儿,我青山叔呢?”

    “死了!”王彩没好气的道。

    “还生气呢你俩?”就在这时候,屋子里响起了陈青山有气无力的声音道:“叶子啊,进来吧。”

    我们进了屋子,发现屋里满屋的酒气,陈青山正从沙发上起来,头发乱成鸡窝,整个人非常的颓废,就这么段时间,好好的个汉子,愣是瘦了圈儿,胖子脚把脚前的酒瓶踢开,道:“怎么成这幅鬼样子了?”

    “哎,不说了,你们先坐,我去洗把脸。”陈青山道。

    过了会儿,陈青山梳洗完走了过来,叹了口气坐了下来骂道:“他娘的,家和万事兴,现在我是明白这个道理了,家不和,万事不兴。”

    “出息吧,来,手腕伸过来,胖爷我给你诊治诊治。”胖子道。

    陈青山愣了下,脸刷下的红了,毕竟朋友要给你治不举,这换谁谁都不好意思,我拍了拍他道:“是病不瞒医,胖爷的本事你还不知道,给看看吧。”

    陈青山不好意思的把手腕伸了过去,胖子看似像个老医把脉样的把手指搭了上去,我跟陈青山大气都不敢出,胖子也是脸的认真,把完了左手把右手,最后胖子有拨开了陈青山的眼睛看了看,这让胖子整个人看起来非常专业。

    “你行不行啊你?”我问道。

    “你知道个啥?你不知道以前的道士都会炼丹?在胖爷我的师门里,修行丹方的人也大有人在,胖爷我可是跟你说过的。”胖子道。

    “别吹牛,青山叔这事儿好办不?”我道。

    胖子白了我眼道:“胖爷出手,还有治不好的病?问题不大,阴寒入体伤了阳了,胖爷给你写个方子,去按照这个方子抓点药,在去搞只野生的大王,起码斤半以上的,回来炖上三个小时,之后面朝北方磕三个响头,把这张黄符给点上,符灰放药里喝下去,今天晚上你就能把你媳妇儿给伺候好了。连喝三天,胖爷我保你金枪不倒。”

    我听的都愣住了,陈青山咽了口口水,不可思议的看着胖子道:“胖爷,这话对我说过的人太多了,行不行啊?”

    “胖爷我岂是那些江湖游医可比的?你可放心,胖爷我又不会跑,你以后这方面会天赋异禀,但是你得节制点,这东西适度就行,过度伤身啊!”胖子道。

    陈青山搓了搓手道:“谢胖爷,这个我自然知道,我现在就想行就行了,哪还敢想什么没节制?”

    “那就行,胖爷我就怕你们两口子都饿久了,好不容易能吃上了,吃撑了。”胖子哈哈大笑道,之后我去拿了纸笔,胖子大手挥,不会儿就把药方给写好了,写完之后陈青山更是急不可耐的要去抓药,我跟胖子也没耽误他,就告了辞。

    出了陈青山家之后,我总感觉胖子刚真的跟江湖上卖狗皮膏药的差不多,有点不靠谱,就问道:“你给青山叔的药方,不会伤身体吧?”

    “医跟西医这方面不样,自然是不会伤身子的。”胖子道。

    “真有你说的那么神奇?金枪不倒?”我道。

    “咋?你也想要这方子?你放心,等你跟韩雪结婚了,胖爷我教你套门绝密的房之术,你只要按着上面来,自然是妙不可言,还有叶子,我昨晚问你那个柱子叔是怎么回事儿了,你真的不考虑考虑那丫头?”胖子道。

    我知道胖子说的是什么意思,就道:“你不是说了,我要是对不起韩雪你第个打断我的三条腿?”

    “话是这么说,问题是这是命格,你乃纯阳,她乃至阴的天命阴女,胖爷我跟你说实话,你要是真的跟那个女的双修了,非但对你好处大大的有,你们的孩子,更是贵不可言,你想想,鬼道都想要你们的孩子就知道你们的孩子未来有多厉害了。”胖子道。

    “我做不出来,更不可能对不起韩雪。”我道。

    “走肾不走心也不行?”胖爷试探着问道。

    “将心比心,韩雪也找个人走肾不走心,我受的了?”我反问胖子道。

    “也是,反倒是胖爷我魔怔了,但是这真的是可惜啊,不过呢,说什么都为时尚早,神农架的双生儿,有些时候,命运这玩意儿可不是自己能控制的,更别说还有鬼道暗操作。”胖子道。

    “真有我身不由己那天,我宁愿挥刀自宫。”我道。

    “真狠,不过够爷们儿,胖爷我喜欢。”胖子哈哈大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