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六章 不告而别

作品:《捞尸人

    大哥说完,对我们说道:“散会吧?”

    说实话,现在我是真的有点尴尬,只不过谁能想到大哥前后的反差居然这么大,在我满心欢喜的要给他们报喜的实话,他从我进门就给我泼了头冷水,而且开始他说话太过坚决,所以下子让我丧失了理智。

    “大哥,你,我。。哎,刚才对不起啦。”我挠了挠头道。

    他在我头上抓了下,看着我道:“不用对不起,其实我的确是那么想的,你骂的对,我们的确不应该去左右你的婚姻,你娶个你喜欢的人这没什么错。”

    “你俩矫情不矫情啊?吓胖爷我跳,咋不给胖子我道歉呢?还有,孙仲谋,不是我说你,你应该跟韩雪道个谦,人家个千金大小姐好不容易看上了小叶子,你还来句不同意,不知道的还真当你家是什么超级豪门呢。”胖子笑道,我知道他的话是为了化解这严重的尴尬,我大哥看了看我,又对韩雪道:“弟妹,既然胖子发话了,我就给你道个歉,你其实也知道,叶子身上有很多特殊的地方。”

    韩雪笑了笑,只不过笑的非常牵强,她道:“这没事,只不过我想知道什么是鬼裁缝,你是要他给我做个嫁衣吗?”

    嫁衣,是个女孩子最重要的东西,韩雪虽然什么事情都是不争不抢,但是你说要个做寿衣的鬼裁缝给个姑娘做嫁衣,这就说不过去了。我看了看大哥,想着大哥能给韩雪好好的解释下,千万别在这个时候耍酷。

    “这个你放心,鬼裁缝能有这个称号,并不仅仅是他给人做寿衣,而是他的手素有鬼剪刀之说,技艺非常高超,而且他平日里其实也做嫁衣,能让鬼裁缝操刀做嫁衣的人,只手都数的过来,我也是过去试试,其实并不定能请的动他。”大哥说道。

    “噢。”韩雪似懂非懂的说道。

    “好了,不早了,都早点休息吧,我也回去了。”大哥说道。

    这时候,柱子叔站了起来,幅欲言又止的样子看着大哥,大哥点了点头道:“你说。”

    “能成吗?瞒过鬼道?”柱子叔问道。

    “没问题,只要他愿意做,就肯定没问题。”大哥道。

    柱子叔这才放下心来,之后大家才算是真的散会了,我就知道等散会之后韩雪要找我秋后算账,我也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谁知道进门之后,韩雪却非常的平静,而她越是平静我就越是害怕,暴风雨来临之前总是片宁静的,现在我能做的就是主动承认错误,我在她收拾床的时候走过去从背后抱住了她道:“雪儿,今天的事情,委屈你了。”

    “没事,又不怪你。”她轻声的说道。

    “都是我的错,你别这样,你越这样我越害怕。”我道。

    她整个身子顿了下,过了会儿,她想要挣脱我,这还是我俩确定关系以来她第次要挣脱我的怀抱,我自然是抱的更紧不想松开她,过了会儿,我忽然感觉到温热的液体滴落在我的手上,我知道,平日里总是爱哭的韩雪再次的掉泪了。

    我赶紧松开她道:“你别哭,你知道你哭我心里就难受的。”

    她扭过身子下子抱住了我,抱的很紧,我能感觉到她的眼泪直顺着我的胸膛流下,但是她却极力的压制自己的抽泣声,过了会儿,她抬头道:“我真的没有怪你,前面的日子里,我就知道你不寻常了,但是你知道的,我不在乎那些东西,我喜欢的是现在的你,真实的活在我面前的,哪怕你没有你大哥的能力,也没有很多的钱,我就想你能永远都陪着我,既然决定跟你在起,我什么准备都做好了,但是我怎么也没有想到,竟然会有人阻止我们在起。”

    我心疼的道:“大哥也有自己的无奈,后来大哥不是决定了帮我们吗?”

    “可是我要我们起去挑选婚纱,我才不要个平日里给死人做寿衣的人给我们做寿衣,不要!”韩雪道。

    “可是我又不想让你为难。”她说着说着,眼眶又红了起来。

    “好了,我知道了宝贝,我们自己去挑选婚纱,当然,如果大哥找人做的我们满意的话,就不要在乎那人是鬼裁缝还是什么,大哥认识的都是怪物,说不定那个人真的手艺高超呢?如果你不满意,咱们绝对不勉强,管他什么鬼道神道的,谁敢阻拦我们我就跟他们拼命,反正烂命条。”我道。

    韩雪捂住了我的嘴道:“谁说你的烂命了?”

    果然女人呢,都是需要甜言蜜语的,我这么哄,明显韩雪的情绪恢复了不少,结果她情绪恢复之后,她这才开始真正的秋后算账,道:“之所以不让我们结婚,是想让你跟那个你看光光的姑娘结婚吧?”

    我瞬间长大了嘴巴,知道女人的第六感准,没想到竟然会这么准,我跟柱子叔说话的时候在后面的那排杨树林里,韩雪肯定是听不到的,没想到她竟然猜出来了?

    “厉害,这都能猜到。”我竖了竖大拇指道。

    她嘟着嘴道:“这很难猜吗?当时那个柱子叔就把人家个裸体女郎送到你面前,让你睡了她,说睡了她切就结束了,当时我们还在猜原因,现在看来应该跟这件事有关系。”

    “恩,就是这样。柱子叔说鬼道有参与什么的,不过你放心,我对那个混世魔王的母夜叉没有任何的兴趣。”我举手道。

    “不是混世魔王母夜叉,你就有兴趣了?”韩雪挑眉看着我道。

    我后背瞬间就起了股子的凉意,果然跟女人说话,言不合就要出错,我道:“绝对不会,这辈子有你,我做梦都是笑着醒的了。”

    “我也是。”我没想到,韩雪接下来却给了我这么句温柔的话,让我终于忍不住,抱起了她。

    ——男女之间的事儿,有了第次就有第二次,昨晚既然跟韩雪有了大尺度的接触,这就好比是吃了腥的猫,今晚我自然是不老实,当然,结果肯定还是不会捅破最后层窗户纸,而韩雪的解释更是让我几乎吐血,她说本来她已经准备好的,但是今天她生气了,所以不到结婚是想都不要想了。

    第二天大早,醒过来之后我就去找大哥,昨晚既然已经答应了韩雪,我自然是要再去找大哥说下可能性,万那个鬼裁缝做出来的衣服韩雪不喜欢,那我肯定是不会让她穿的,而且我也想去跟大哥了解下为什么韩雪穿鬼裁缝做的衣服就能让鬼道察觉不到,个衣服真的就那么重要?

    结果到的时候,大哥家的大门却上了锁。

    习惯了每次来他都在家,这次大门的紧闭让我非常不自然,我拿出手机准备给大哥打个电话,结果看,有个凌晨三点大哥发来的信息:我去孙家了,勿念。

    这个短信,让我瞬间不知道说什么好,再想想我昨天对大哥说的话,我的愧疚感更强,想给他打个电话,最终还是没有拨出那个号码。

    大哥那样的人,不需要我去解释什么,兄弟俩这样的情况,怕是越解释越尴尬,我能做的,就是以后控制自己,或者是在我真正的成长起来之后,帮大哥肩负点东西,不让他那么累。

    不见了大哥,我忽然不知道做什么好了,想想我最近的确是没有管村子里的任何事情,直都在围着件事转,现在猛的停下来我忽然感觉自己变的无所事事。

    我就这么转着回了家,胖子正在刷牙,看到我问道:“这么快就回来了?”

    “恩,大哥已经出发了,凌晨三点。”我道。

    胖子听这个,忽然激动了起来,直接把水吐,嘴巴上都沾着泡沫道:“真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