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五章 鬼裁缝

作品:《捞尸人

    大哥坐了下来,不再看我,也不再说话,我抓起他的衣服把他的脑袋给扭了过来道:“你说话啊!你是不是神经病!”

    他瞪了我眼道:“我说了不行就是不行。”

    我正要拳头对着他打过去,韩雪拉住了我对我摇了摇头,她的脸上已经挂满了泪痕,看的我无比的心疼,我深吸了口气,强迫自己镇定下来,我看着大哥道:“我定会跟她在起,虽然你说了也没用,但是我希望你给我个理由。”

    大哥打开了我的手,扭过脑袋,再次沉默了。

    这时候,柱子叔站了起来,拍了拍我的肩膀道:“叶子,你过来,叔跟你说两句话。”

    “就在这里说,当着雪儿的面说,如果你们的理由冠冕堂皇的话,又有什么不可见人的呢?”我道,此时我的心里仿佛被无数把刀给插过,我怀着无比兴奋激动的心情回来跟他们报喜,结果他们就用这个迎接我?我跟韩雪已经在起这么长时间,在张床上睡都这么久了,如果真有理由的话,早干什么去了?

    “叶子,别任性。”柱子叔拉了拉我。

    我甩开了胳膊,这时候胖子走了过来,他的只手捏住了我的肩膀,跟当时陈东方捏的位置样,这个位置很容易就让人冷静下来。他对我道:“去吧,你记住叶子,别的事胖爷我都可以妥协,但是唯独这件事,你没做错什么,胖爷我挺你。什么年代了,还玩包办?”

    我没想到,在这个时候站在我这边的竟然还是胖子,我点了点头,看了看大哥跟柱子叔,还有我那个直都不抬头的母亲道:“你们最好给我个合理的解释,不然你们都欠我跟雪儿个道歉!”

    我跟着柱子叔走到了房子后面的排杨树林里,柱子叔点了根烟递给我,我直接给拍飞道:“有事儿说事儿!”

    柱子叔看了看我道:“你这孩子,脾气还是这么倔。”

    “那也得看什么事!你们完全是在发神经!莫名其妙!”我道。

    柱子叔自己点了根烟,指了指村外的树林道:“叶子,还记得那天晚上吗,我把那个姑娘给你带过来,让你把她睡了。”

    “A的女儿?”我问道。

    柱子叔点了点头,叹了口气道:“当年在神农架,带出来的是龙凤胎,男丁由你爹带了出来是你,而女婴就是那个女孩儿,当年鬼道之所以能让你活着,条件除了你爹要死之外,还有就是你要与那个女孩儿结合,并且生下的孩子要交给他们带走。叶子,你跟那个女孩身上有着不同的命格,你们俩没有任何的血缘关系,但是却在命格上又极为紧密的联系,你是至阳之体,而她是天命阴女,与她的结合对你有无比的好处,而且,作为双生儿,结合到起,也是你们的命运。”

    我盯着柱子叔道:“我如果不呢?”

    “如果你不,鬼道就会要了你的命。在你结婚那天,不过我相信他们既然安排了你们两个长大,就应该不会在这时候功亏篑,他们最有可能做的,是要了韩雪的命。”柱子叔道。

    “你是在扯淡吗!编织出这样个理由来?不就是因为A更有权势吗?!”我怒吼道。

    “当时我让你把她睡了,就是想让鬼道干预这件事,只有鬼道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才会出现制止切。”柱子叔道。

    “鬼道算什么东西!既然有这个秘密,你们早干什么去了?”我骂道。

    “我们都知道韩雪的身份,谁都没有想到,韩雪的父母竟然会同意你们在起,这倒是我们的失误了。”柱子叔道。

    “听实话吗?”我看着柱子叔道。

    他点了点头道:“说吧。”

    “我现在忽然感觉,你们跟姓刘的是类人!我告诉你,我受够了!我受够你们安排我的命运了,什么都瞒着我,切都是你们安排的,我都忍了!现在连我跟我自己爱的人在起你们都要管?我告诉你们,门儿都没有!谁若是敢动韩雪根毫毛,我就是拼了死,也会屠尽他满门!”我瞪着柱子叔道。

    柱子叔看着我,他已经毁了容,但是这并不阻挡他再次的对我露出了那无奈的眼神,他叹了口气道:“叶子,相对于你的未来来说,你会发现,其他的都是过眼云烟。”

    “你懂个屁!没有了雪儿,我活着有什么意义?!说完了吧?说完了我走了!”说完,我丢下了这句话,直接就回了院子。

    到了院子之后,我看着我大哥跟我妈,拉着韩雪的手道:“事情我已经知道了,对不起,其他的事情我都可以听你们的,唯独这件事不行,韩雪我娶定了,因为她是我爱的女人,你们同意不同意,这跟我没关系!”

    “坐下。”大哥说道。

    我摇了摇头,看着大哥道:“大哥,从我小时候知道我有个哥哥开始,我就期待着和你见面,我甚至对你心怀愧疚,因为如果没有我,你或许就不会被过继出去,后来你回来了,你很厉害,我替你感到高兴,相处这么长时间以来,我们之间没有因为二十多年的空白而生分,反而我敬佩你,敬佩你到处维护着我,保护着我,我以为你是个真正的英雄,个不会向任何人妥协的英雄,但是你今天真的让我失望了,柱子叔已经给我说了原因,在我的印象里,我的大哥,不会容忍任何人对他弟弟的威胁,他会支持他弟弟的决定,不管是对的还是错的,我没想到你会阻拦我。这不是你,不是我印象里的你。”

    “坐下。”大哥回头,双眼布满血丝的看着我道。

    “不坐!”我叫道,我平日里绝对不会反抗大哥,但是任何人都有逆鳞,而韩雪,就是我的逆鳞。

    大哥站了起来,瞪着我,我也瞪着他,而这时候,胖子轻轻的推开我,他挡在了我的身前,胖子本来也是很怕我大哥的,但是这次,他昂着头盯着大哥,用手指顶了顶大哥的胸膛道:“雪儿这丫头,没有任何毛病,叶子也是个无邪的孩子,他们两个在起,胖爷我看了高兴,很少有年轻人能给胖爷我这么干净的感觉了,今天我陪的他俩回家,所以胖爷我就算是他俩的媒人,我想说的,刚叶子已经替我说了,没有任何人能阻止他们俩,就算胖爷我是外人,这事我也管定了,孙仲谋,你是吃死人肉长大的,可以心如铁石,但是叶子他是正常人,他有自己的感情!”

    大哥看了看胖子,又看了看我,最后道:“我让你坐下。”

    “我也说了我不坐!”我道。

    胖子这时候转身摁了摁我道:“叶子,坐下,好好说话咱就听,不好好说咱就撤,怕什么,有胖爷我在,他们还敢吃了你不成?”

    韩雪也拉了拉我,对我摇了摇头道:“不要吵架,都是家人。”

    我再次强行压制住自己的怒火,坐了下来,大哥看着柱子叔道:“我支持他们在起。”

    “仲谋!你想清楚,叶子没有成长起来之前,鬼道要是过来!我们谁也拦不住!”柱子叔激动的道。

    “我知道。来就来吧,谁让他是我弟弟,谁让我是他哥哥。”大哥耸了耸肩道。

    大哥的这句话,让我心揪在了起。

    我妈抬起了头,对我们摇了摇头道:“不可以,你们不知道鬼道有多么可怕,不可以。”

    “妈,我有办法。”大哥说道。

    柱子叔站了起来道:“仲谋,你什么办法?你要想清楚,想想你爹是怎么死的!”

    “我知道,我会回趟孙家,孙家认识个人,是鬼裁缝,如果他肯为韩雪做嫁衣的话,蒙蔽了天机,悄悄的成婚,鬼道就不会知道。”大哥道。

    “鬼裁缝?做寿衣的?”胖子愣道。

    大哥点了点头,之后他扭头对韩雪道:“弟妹,委屈你了,为了你们的安全,这是大哥唯能为你们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