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四章 最珍贵,独一无二的宝贝

作品:《捞尸人

    等地上的东西收拾完,我们四个坐在楼上,不知道为什么,我忽然感觉现在的气氛非常尴尬,韩割虏坐在那里默默的抽烟,而韩雪的妈妈就那么静静的坐着,胖子可能也感觉到了气氛的不寻常,他走了过去勾住了韩割虏的胳膊道:“叔,你也别想太多,虽然叶子的前途不可限量,但是起码他现在是个废物不是?”

    “你说谁是废物呢?”我瞪了他眼道。

    “你给我闭嘴!”胖子看了我眼对我挥了挥拳头,他接着对韩割虏说道:“你们二老呢,也不用心里压力,雪儿是在叶子什么都不是的时候看上的他,就算叶子真的有那么天,你放心,他要是敢对不起雪儿,胖爷我第个收拾他。”

    韩割虏看了胖子眼道:“怎么?你以为我跟你阿姨是怕你们认为我们攀高枝了?你真想多了,别说叶子还很稚嫩,就是他现在已经有了比我高的多的成就,我家丫头也配的上他!雪儿可贵的地方不是她是我韩割虏的女儿,而是她是她自己!相反的,女婿有出息,我跟你阿姨肯定是高兴的,但是说实话,我宁愿叶子是个普通人,能跟雪儿安安生生的过辈子,你什么也不用说,伏地沟的事情我能猜出来多复杂。”

    我站了起来,韩割虏的话说到这里,我已经知道他在担心什么,我对他说道:“叔叔阿姨你们俩放心,不管伏地沟的事情发展成什么样子,我都不会牵连雪儿,并且在任何时候,我哪怕拼了命也会照顾雪儿周全!”

    韩割虏瞪了我眼道:“是你们!个女婿半个儿,我们俩就这么个丫头,女婿那就是整个儿子!别的我不说了,你阿姨那边的工作我会做,我现在别当我是你的准岳父,就当我是你个长辈,作为过来人,男人年轻的时候历点磨难这都不算什么,但是定要注意自己的安全,毕竟你们那边的事情太过特殊了。”

    韩割虏的话让我感慨万千,我是没有见过我爹的,甚至在很长时间里关于我老爹除了家里那个黑白照片之外我是片空白,最近脑袋里对我老爹建立起来的大概的形象还是通过陈东方和A他们的描述,所以韩割虏这个我未来的岳父的确让我体会到了个男人长辈的感觉。而且他们两个,也的确让我出乎意料,我本来以为这顿饭会被百般刁难,没想到虽然有点小插曲,却是这么快就让我们有了家人的感觉。

    “恩,叔叔,我知道的。”我笑道。

    “好了,不说那些有的没的了,什么时候把你大哥跟你妈带过来,我们作为家长的见个面,你们俩也老大不小了,现在的年轻人多开放我也知道,早点把事情定下来我也安心。”韩割虏道。

    “叔叔,爽快!”胖子哈哈大笑道。

    韩雪的妈妈红着脸瞪了韩割虏眼道:“你个长辈,说的什么话!”

    “实话!”韩割虏硬着脖子本正经的说道。

    ——我们下了楼,韩雪正脸紧张的等着我们,看到我们聊着天欢快的下楼,她脸的不可置信,但是我也能看出她发自内心的高兴,她像只小鹿样跑了过来,抱住了韩割虏的胳膊道:“爸,您同意啦?”

    “我其实对这小子很不满意。”韩割虏道。

    “啊?”韩雪张大了嘴巴。

    “不过谁让我最疼你呢?又最了解我的宝贝丫头呢?你看上的人,爸要是不同意,你要跟爸断绝父女关系了吧?”韩割虏看着韩雪脸的溺爱。

    说完,他转头拉起韩雪的手放在我的手上道:“小子,别的话我不说了,我不管你有什么样的亲戚,我也不管你现在多穷,以后会有多富贵多有权势,请你记住今天我把我这辈子最重要的东西交到你手里,她在我的心里,是最完美,最独无二无可替代的宝贝。”

    韩雪的眼眶瞬间红了,她扑进了韩割虏的怀里叫道:“爸!我爱你!”

    我对韩割虏深深的点了点头道:“以后,她就是我的命。”

    之后我们聊了会天,又出去转了转,在楼上的韩割虏很亲切,但是出门之后的韩割虏很有威严,作为二把手,这个大院里自然很多人跟他打招呼,他每次都是微笑着点点头,之后别人就会把目光头像直十指紧握的我跟韩雪。

    等回来之后,我们吃了顿其乐融融的饭,胖子这个人其实对人非常的挑剔,这点从他对陈东方的态度就可以看的出来,但是他似乎也很喜欢韩雪这家人,路上包括这个饭桌上都跟韩割虏相谈甚欢,交谈的内容自然是韩割虏感兴趣的风水方面,慢慢的,韩割虏也对胖子的学识钦佩不已,看他们俩的架势,要不是我跟胖子称兄道弟我又是韩雪的男友导致他们俩差个辈分,估计他们都要磕头喝血酒成拜之交了。

    吃完了这顿饭,韩割虏本来还想让我们再留天,但是我比较担心我妈个人在家,主要是也比较着急想回去跟她报喜,就执意要回去,之后韩割虏派了他的司机把我们给送回了伏地沟,在车上,我忽然接到了个来自北京的电话,里面有个小丫头的声音道:“这次我帮了你个大忙,你准备怎么谢我?”

    “你谁啊?”我道。

    “好啊,你个没良心的,本姑娘就不该管你!”那对面的丫头懊恼道。

    “表妹?”我忽然想起来,这可能是那个古灵精怪的丫头。

    “哼,谁是你表妹,我嫂子呢,我要跟她说话。”那丫头道。

    我把电话递给了韩雪笑道:“你表妹的电话。”

    俗话说两个女人台戏,这话真的不假,这俩女人也真的是聊的投机,愣是聊了路,从喜欢什么颜色的唇膏到用什么牌子的香水再到衣服最后到偶像,那路真的是聊的昏天暗地,韩雪不停的哈哈大笑,笑的像个孩子。

    我就躺在座椅上安静的看着她,忽然感觉,如果切就此宁静了,多好。

    等到我们回了家,我发现我对我妈的担心完全是多余的,因为我大哥跟柱子叔都在家里,他们三个正坐在院子里乘凉。

    “妈,大哥,柱子叔,你们都在啊!告诉你们个好消息,我岳父岳母被我搞定了!”我刚说完,韩雪的龙抓手就拧在了我的腰上,她瞪了我眼道:“什么叫搞定了?说的那么难听?”

    “是他们俩同意我们在起了,准岳父还说,等你们去见个面,就把婚事给定下来。”我高兴的道。

    我在说完之后,忽然感觉气氛有点不对劲儿,因为这样个好消息,在说出来之后,他们三个似乎并不高兴,甚至我妈脸上还愁云密布。

    “你们怎么了?不高兴?”我问道。

    他们三个互相对视,都不说话,这下我有点恼怒了,我这样的人生大事,终于得到了未来岳父岳母的认可,你们作为我的家人,不应该为我高兴吗?

    “你们是什么情况?!”我怒道。

    “我不同意,你们两个不能在起。”这时候,我大哥站了起来看着我道。

    韩雪整个人都颤抖了下,而我的脑袋在这瞬间嗡的声炸了,我不可思议的看着大哥道:“你疯了吧?搞什么?!”

    “我说不行。”大哥道。

    “你是不是神经病!!”换做平日我真不会这么跟大哥说话,但是这次我真的是怒极了,看着他的那张没有表情的脸,我都想拳头砸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