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三章 点魂灯

作品:《捞尸人

    不得不说,我虽然听不懂胖子说的是什么,但是却能感觉胖子说的条理清晰头头是道的,韩雪的爸爸韩割虏信这个,肯定也有研究,所以胖子说的他断然是能明白,他站了起来看着胖子道:“那以你的意思呢?”

    “我的意思?你知不知道胖爷我刚才说的那些东西值多少钱?”胖子道。

    “胖爷,不地道了啊,咱们这关系说钱多俗?”我赶紧拉了拉胖子道。

    “怎么,替你老丈人心疼了?”胖子白了我眼道。

    韩割虏笑着看着胖子,又看了看我道:“叶子,你运气不错,能结交胖子这样的朋友。”

    “那可不?可惜这小子身在福不知福,不说他了,叔叔,刚胖子我是给你开玩笑,我能跟您谈钱吗?我也知道你的意思,官场上的人谁又不想更上层楼呢,这我也理解,不过说实话,我观你眉心道青紫之气,乃是受了大阴德护佑的,就算风水上有这么点瑕疵,也不应该止步于此,命二运三风水四靠阴德五读书,所以咱们单看风水还不行,等我闲下来了,给你系统的看下,不过你要相信胖爷我的话,收下叶子这个女婿,比所有的东西都重要。”胖子道。

    “哦?”韩割虏面带微笑的问道。

    “当然,我也跟你说实话,叶子的那些亲戚都有点尴尬,未必能帮的上你什么忙,叶子跟你的脾气也都不会为了仕途去开口求人,胖爷我指的,是你这个未来女婿自身的气运,有蜡烛吗?”胖子说着说着,来了个转折问道。

    胖子这把我吹的都有点不好意思了,我外婆外公家那叫什么亲戚啊,我那个表妹今天能帮我我都算是意料之外了,人家承认不承认我还不定呢,更别说上次我们跟那个老太太之间闹的其实并不愉快。不过胖子忽然要找蜡烛让我有点好奇,不仅是我,韩割虏都表现出了极大的兴趣,他给韩雪的妈妈打了个电话,不会儿,韩雪妈妈送上来了根红色的蜡烛,看就是家敬神的,韩割虏拿了过来道:“这个行吗?”

    胖子接了过来道:“行,怎么不行?阿姨,您就别下楼了,来,小胖给你变个戏法。”

    韩雪的妈妈本身是要下楼的,被胖子这么说,她站住了脚步,可以看的出来韩雪的妈妈是属于那种特别知书达理的人,起码知道在外人面前给自己丈夫最大的面子,她看了看韩割虏,等到韩割虏点头她这才笑道:“看不出来,你还会变戏法,那阿姨倒是要好好看看。”

    胖子对我们招了招手,把我们叫到了韩割虏的办公桌旁边,在韩割虏的办公桌后面,放着个靠山石,在他的右手边,则是个鱼缸,里面喂养了几条锦鲤,虽然是普通的锦鲤,但是品相却是非常的好。

    “你想干嘛呢?”胖子搞的神神秘秘的,我就问他道。

    “胖爷我现在肯定是不敢给你点上那盏魂灯,真点了你大哥不弄死我你爷爷也从十二道鬼窟里出来巴掌抽死我,甚至会害了你,但是我倒是可以用这根蜡烛,充当下临时的魂灯,虽然肯定不能与真正的魂灯相比,但是多少有点那个意思就行了。”胖子道。

    “行不行啊?”我诧异问道,根蜡烛,替代我左肩灭掉的魂灯?

    “没事儿的,这方面你还不相信胖爷我?”胖子白了眼,拉了拉我的衣服道:“上衣脱了,光起膀子。”

    我看了下韩雪的妈妈,脸微红的对胖子道:“阿姨在呢,你搞什么?”

    “自己的丈母娘碍啥事儿?再说了,大老爷们光个膀子算啥?大街上多少人都光膀子呢?”胖子道。

    我看了看韩雪的妈妈,又看了看韩割虏,韩割虏对我点了点头,韩雪的妈妈也笑道:“没事的叶子,我也想看看,这个小胖是要变什么戏法。”

    我这才犹豫着脱下了衬衫短袖,韩雪的妈妈接了过去,顺手叠整齐放在了那边的沙发上,而这边的胖子,则把那跟红蜡烛放在了我的左肩之上,之后,用张黄符贴在了蜡烛上,我全神贯注的看着胖子,说我心里不激动那是假的,我现在最期待的就是自己的魂灯被点上的那天,只有点上了,我才能发生蜕变,所以我也想看看,自己要是这盏魂灯点上到底有什么不同。

    胖子搓了搓手道:“看好了!”

    说完,他掏出张符纸,画上鬼画符,之后手拿着符纸在空摇,那张黄符竟然燃烧了起来,胖子举着黄符,递到了蜡烛上。蜡烛的火苗被瞬间点燃,慢慢的摇曳着。

    “能行吗?”我看着胖子道,在这蜡烛被点上之后,说实话我其实是点感觉都没有。

    “别说话!”胖子瞪了我眼道。

    就在胖子的这句话刚落音,我感觉到股子的热流,顺着我的左肩传遍了我的全身,最后,从左肩而起的这股子热流流到了我的右肩,又流到了我的头顶,我只感觉我的全身暖洋洋的。

    就在这时候,韩雪的妈妈忽然捂住了嘴巴发出了声惊呼,韩割虏也是盯着我的后背紧皱着眉头,我都好奇我的后背到底怎么了,想要回头看,胖子却巴掌打在我的脑袋上骂道:“你别看!”

    而也就是在这个时候,韩割虏鱼缸里的那几条锦鲤,忽然变的躁动起来,并且这九条锦鲤忽然游成了条线,看起来非常的标准,像是在起舞样的装着鱼缸的盖子。

    “盖子可以拿开吗?”胖子问道。

    韩割虏点了点头,走过去取下了鱼缸的盖子,在盖子被拿掉之后,那几条锦鲤再次的汇聚成了条横着的直线,之后猛然的个跳跃,动作几乎是整齐划的蹦出了鱼缸,掉落在了我的身上。

    “锦鲤跃龙门?!”这时候,韩割虏瞪大了眼睛喃喃道。

    而此时,胖子吹灭了我左肩上的蜡烛,道:“阿姨,这戏法好看吗?”

    韩雪的妈妈有点呆滞,不过她还是点了点头,不自然的笑道:“很棒,很厉害。”

    “叔叔,你说呢?”胖子问道。

    韩割虏看了看我,低下身去捡那跳到地上的锦鲤,我看到他整个人几乎都是在颤抖的,我赶紧去拿了衣服穿上帮忙去把锦鲤给拿回鱼缸。

    他们三个这时候看我的眼神都是非常的奇怪,搞的我都不好意思了,我拉着胖子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什么是锦鲤跃龙门?我背上刚才有什么?”

    “有条金龙纹身。”胖子皱着眉头看着我说道,说完,他拍了拍脑袋道:“记得陈东方跟我们说的神农架的事情吗?在那个石头里,有条龙影,你爹就是把你从那里带出来的,鬼道又是不敬诸神唯敬神龙的。你肯定跟那里面的东西有关。”

    “那鱼呢?怎么回事儿?”我时之间大惊,在点上蜡烛之后,我的后背上,竟然有了个金龙纹身?

    “自古就有鲤鱼跃龙门化龙说,你身上的肯定不是金龙纹身这么简单,锦鲤感受到了龙气,所以前来朝拜。这跟胖爷我想的样,你果然跟鬼道的关系不般。”胖子道。

    “你猜的?”我看着胖子道。

    “不然你以为胖爷我知道啊?你老丈人的这锦鲤不般,九条锦鲤,而且是锦鲤之存在与传说的龙纹鲤,对气运风水这类东西最为敏感,叶子,现在胖爷我都有点激动了,你小子这盏魂灯要是真点上,会成个什么怪物。”胖子脸激动的看着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