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二章 风水

作品:《捞尸人

    经历了这场风波,其实我心里也明白个道理,权利固然可贵,自身的实力也非常重要,相对于大哥跟胖子他们,我还是太弱了,今天若是没有我被刘破军打倒,这切才叫完美,假如今天我有大哥的本事,或许根本就用不上胖子去给那个我迄今还不知道名字的表妹打电话。

    但是冰冻三尺非日之寒,我也知道有些事情是急不来的,我甚至现在都有个冲动拉着胖子去把我左肩的这个天灯给点上,因为现在切的线索都指向如果我点上了这盏灭掉的天灯就会变的不这么平凡,但是我又不敢,胖子也绝对不敢。

    现在的情况就是,我其实就活在父亲和爷爷在我出生前就设好的个局里,以父亲和爷爷的睿智与能力,我什么时候点魂灯,什么时候展现出他们认为的不凡,这切都在他们的计划之,而这个计划不仅涉及鬼道,更是涉及各方面的利益纠葛,就是胖子这个胆大包天的人也只能是按部就班不敢有丝毫的越界。

    韩雪的大姨跟那个叫凯凯的小孩儿现在看我的眼神很奇怪,其实我也没有说去找他们再去冷嘲热讽翻,韩雪的大姨表现的并不算过分,至于说这个小孩子跋扈点,毕竟是个小孩子,而且有些时候,我什么都不对他们说,这种无声的耳光才是最疼的。

    就在这时候,韩雪的大姨夫拉着那个凯凯走到了我身边,对我尴尬笑道:“叶子是吧,我是韩雪的姨夫,这小子平日里被我惯坏了,今天的事情多谢你,等于是替我管教了番,以后你们也算是表亲了,你平日里要是闲的话可以多帮我教育教育他。过来,给你哥道个歉!”

    “爸!”凯凯脸红脖子粗的道,到底是个孩子,其实我已经从他的脸上看到了歉意,但是他这个年纪正是要面子的时候,肯定是开不了口。

    “没事,都是自家人,还希望今天的不愉快别影响咱们家人以后的相处。”我道。

    韩雪的大姨夫愣了下,可能在他的印象里,有后台的年轻人都非常跋扈,所以没想到我这么好说话,之后他笑着伸出手跟我握了下道:“别的不说,就这胸襟,雪儿没有找错人。”

    等韩雪的七大姑大姨都告辞以后,韩雪的妈妈表现的还好,但是韩雪的父亲在人走之后却是难以掩饰的高兴,他对我招了招手道:“走,跟我上楼,老实交代些事情。”

    楼上是韩雪爸爸的办公室,他的办公室装修的倒是挺有格调,不管看不看,两侧的书柜里都是塞满了书,进来之后,我们坐在了沙发上,韩雪的爸爸给我跟胖子人丢了根儿烟道:“说说吧,伏地沟是怎么回事儿?”

    我跟胖子对视了眼,都没想到韩雪的爸爸竟然也好奇这个事情,难道他也对其有所算计?因为最近发生的事情有点多,我这脑洞打开就收不住了,甚至想韩雪去支教之后接近我不是也是有预谋的吧?

    我转了下脑袋,制止了这疯狂的想象,道:“叔叔,您也好奇这件事儿?”

    “看你俩的意思是不方便说,算了,我就知道,那我也就不问了。”韩雪的爸爸倒是知趣的说道。

    “不是,叔,你怎么知道伏地沟的事儿的?”我问道。

    “废话,你真以为伏地沟三里屯洛水河段的十二道鬼窟是什么秘密啊?我怎么也算是父母官,辖区里生人勿进的地方能不知道?如果是寻常的地方早就平了,只不过是上面有人交代过,睁只眼闭只眼,大家都假装不知道而已,比如说前几天的北京大人物来的事情,戒严令都是我发的,我能不知道里面有秘密吗?我本来想过去看看,只不过怕是引火烧身罢了。本来这事我不该多问,但是你既然现在是我的准女婿,我总得为我的宝贝丫头负责吧?”韩雪的爸爸笑道,在这办公室里,他整个人变的更加的随和,连话都多了起来。

    “您还知道些什么?”胖子看着韩雪的爸爸道。

    “你我不知道,这小子早就被我查了个底朝天了,你们别以为我就不是什么俗人,我就这么个丫头,你以为我真的会什么不了解就让个小子进家门?虽然我不知道这小子到底是什么来头,但是在北京那些人面前都能不落下风,勉强配的上我女儿了。”韩雪的爸爸叼着烟道,他这话说的不客气,但是听在我耳朵里却格外的顺耳,能这么跟我说话,才算是把我当自己人了。

    “所以今天的饭局,是你故意安排的吧?是想敲山震虎震下你的那些亲戚,二来你知道那个叫刘破军的小子肯定会来找麻烦,所以想借叶子的手给刘破军的老子下个套?箭双雕啊!”胖子道。

    我都想拉下胖子让他别那么多的话,这毕竟是我未来老丈人,能什么话都往外撂吗?结果没想到韩雪的爸爸倒也实诚,他点了点头笑着指了指胖子道:“你这小胖子聪明,不过不是箭双雕,正好我也可以看看这小子的分量,是箭三雕。”

    “结果满意了?”胖子笑道。

    韩雪的爸爸点了点头道:“还凑合。”

    猛的把话都说开之后,接下来忽然不知道说什么了,就在我跟胖子发呆的时候,韩雪的爸爸忽然用手指敲着沙发,他眯着眼看着胖子道:“听说你是个高人?”

    胖子拍大腿指着他道:“看吧,狐狸尾巴露出来了吧?从进这个书房的门,胖爷我就知道你早晚要说这个。”

    “这话怎么说?”韩雪的爸爸道。

    “你这办公室里,看似平淡,暗藏玄机啊,书柜玄关的摆放,沙发茶几的位置,甚至你窗台上放着的那盆仙人球都有讲究,特别是你背后的那块靠山石和你身旁的那个鱼缸,是你整个屋子里小风水的点睛之笔,刚胖爷我没事儿的时候在这个市委大院转了圈儿,我发现你们这些当官嘴上说是唯物主义,其实心里比谁都迷信,这个市委大院的风水做的不错,从外表上来看,整个风水的核心在贯穿整个大院的路上,那个姓刘的是书记吧?把手的那个小楼从构建的这个小风水上是风水最佳的龙首,但是这只是二流风水师能看出来的,其实你这个小楼,看似风水稍弱于那栋,但是因为市委大院门前的那颗大树长的不是笔直,而是歪了寸许,还有那两个石狮子的位置也被人暗的动了几分,导致整个风水轴线都出现了些许偏差,这就导致了真正占了风水眼的不是刘家的那栋,而是你的这个小楼,要是胖爷我没猜错的话,石狮子应该是你有意动的,楼外大风水,楼内小风水,说明你这个人非常信这个,你既然信,那就肯定会求胖爷我指点你,毕竟这个机会可遇而不可求。你说对不对?”胖子道。

    胖子说的我阵迷糊,但是听起来似乎非常的高大上,韩雪的爸爸在胖子听完之后下子站了起来对胖子竖了竖大拇指道:“点不差,这个风水格局,我请了三个大师,用了年才完成,你竟然能这么短的时间看出来。厉害!”

    胖子白了他眼道:“你请的那些人,能跟胖爷比?我还真告诉你,你请的那三个,说不上什么大师,屋子里的风水摆的算是规矩,但是却忽略了点,从风水轴线往你的这栋楼里走,看似很平,其实是个下坡路,只不过寻常人感觉不出来罢了,这是盖楼的时候布的个小玄机,为的就是让市长的楼比书记的楼低上几厘米,所以你把风水做到极致,这些年也是停滞不前,因为你总是再走条下坡路。得亏这坡度不明显,不然你早就出事儿了。”

    这时候,韩雪的爸爸,已经变的脸震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