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四章 外婆?

作品:《捞尸人

    我直接就吓坏了,第反应就是去拉我妈起来,事情还没搞清楚呢怎么能随便下跪?但是却被我大哥给拉住了,大哥盯着这个老太太,也不说话。

    “怎么着,是都没长眼睛还是揣着明白装糊涂?看不出来这是家事儿啊?闲着没事儿的外人还不散了,非得等我老太太撵是怎么的?”这个老太太说话实在是不听,特别是眯起眼看人的时候,给人的感觉就是个阴毒的小老太,格外的不是个东西,村民们听他说这话,马上有人不乐意了道:“嘿,老太太,今天您还真说错了,我们来这不是来凑热闹的,是叶家有丧事来添把手的,就算您是老叶叔的亲家,对叶家来说,您才是外人吧?”

    老太太听这话,那眼睛眯的更严重了,几乎都成了条缝儿,还不等她说话,胖子就直开口说话的二狗子道:“好了,吵吵啥,这是叶子的家事,大家伙先散了,给胖爷我个面子,也给叶子个面子。”

    村民们都看出来这个老太太或许是身家显赫,也没想跟她吵,主要是她说话实在是太不听,而且现在明眼人也都能看出来胖子其实是向着他们出来打圆场的,陈青山就走了出来问我道:“叶子,那今天老叶叔还出殡吗?”

    “出什么殡,今天不出了。”老太太说道。

    这下我都有点不乐意了,我爷爷出殡不出殡,怎么也轮不上你说了算吧?陈青山也是气恼的不轻道:“老太太,您说话还是注意点身份。”

    “我已经很注意了,不注意就你们我早就丢出去了,行了,我老太也没功夫你们说太多,该干嘛就都干嘛去,我跟这姓叶的五十年前就认识了,我这闺女自从跟了叶天华,二十多年娘家都不要了,怎么也得给我们娘俩叙旧的时间不是?难不成这母女重逢的场面你们也都想看看?”老太太看着陈青山道。

    陈青山的脸都气黑了,我也是对这老太太十分不满,但是胖子直在给我使眼色让我忍,我也没办法,看现在的情况估计这老太太还真是我从来没见过的外婆,我也不能跟她翻脸,就赶紧去拉住了陈青山,又给村民们散了圈烟让他们先撤,大家也都给了我这个面子,都出去了,我把他们送到门口的时候他们都还在交代我道:“你妈那样的性格,有这样个老妖婆的妈,怪不得不要娘家呢。”

    我只能对他们都笑笑,也不好说啥,等把邻居们都送走,我回到了院子里,气氛变的更加的尴尬,我妈从开始跪在地上就把头伏在地上,直到现在都没抬起头来,似乎对这个老太太十分惧怕,这老太太也不说话,就任凭我妈这样跪着,直等了十几分钟,愣是没人说话,这我有点忍不住了,就过去搀我妈道:“妈,起来吧。”

    我妈挣扎了下,甩开了我道:“叶子你别管,这是你外婆。”

    “什么情况啊这是?”我见我拉不起来我妈,就站了起来看着这个老太太道。

    老太太看着我,完全没有那种外婆看外孙的慈祥,脸上还是那种阴阳怪气的表情,道:“听不明白?”

    “明白是明白了,但是我还真是迷糊,要不您给我解解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说句不怕您生气的话,整个村子的人都知道我妈没有娘家,我也从来不知道自己还有个外婆。”我看着这个老太太道,不管现在是什么情况,她就这么让我妈跪着我心里就不舒服。

    老太太听完这话,冷笑的看着我妈道:“看来你的娘家真给你丢脸了,提都不提,还真的当你娘家人都死光了。”

    我妈抬起头,满脸泪痕的道:“妈,不是这样的。”

    看着我妈哭,我更不乐意了,但是我现在还真不知道说什么好,心里下子那叫个乱七糟,就在这时候,胖子道:“老太太,你听小胖我说句成不?阿姨呢肯定是有自己的苦衷,至于叶子跟他大哥是不知道您的身份,不知者不罪,这其肯定是有误会的,咱们好好的把话给说开了不就成了,现在在这院子里的可真没外人,都是咱们自己人。”

    “小子,在你印象你,你爸跟你妈是怎么在起的,你妈的娘家又是哪里人?”老太太看着我问道。

    我挠了挠头道:“您是要听实话?”

    “废话,我自然是要听实话。”老太太道。

    其实我娘没有娘家人,这才村子里是人人都知道的事情,在我小时候,在妈是村里的支花,现在我叔叔伯伯辈的那些人,说起我妈年轻时候的相貌都是脸的向往,按照叔伯们的说法,当年我爹在村民们眼是个非常憨厚的小伙,大家只知道他当过兵,但是没有像其他军人那样转业参加工作,而是回村子里务农了,只不过我爹有次似乎是出了趟远门,回来之后就用驴车把我娘给拉了回来。

    叔伯们印象最深刻的是,我妈在下驴车的时候穿着身非常时髦的衣服,看就是大户人家的姑娘,长相更是惊人的漂亮,当时有人问我爸是从哪里把我娘给拐回来的,我爸对他们说是讨债讨回来的,大家问他是什么债,我爸笑着对他们说不知道,是我爷爷让他去讨债,结果那家人就把女儿许给他还债了。

    这是村民们跟我,对于我爹跟我妈故事的唯印象,因为这个事情,当时在我爹被人剥皮的时候,村里不少人都怀疑是我妈下的手,就算不是我妈,也是我妈的娘家人,原因就是我爹用了非特殊的手段把我妈娶到了手,这让我妈的娘家人心怀怨念。警察当时也调查过我妈,只是后来没有证据,也没调查出我妈娘家人的所以然出来,这才作罢。

    我就把这个告诉了这个老太太,以前我就感觉我爹的说法非常滑稽,又不是旧社会,哪里还能讨债讨过来个媳妇儿?结果老太太冷笑了声道:“这倒是九不离十,不过我这闺女倒是孝顺的很,替母还债啊!”

    我听了这话好悬口老血给喷出来,这话是什么意思?难不成当年我爹真是讨债把我妈给讨回来当媳妇儿的,而且其实讨债要讨的不是我妈,而是这老太太?结果我妈冒名顶替来了?

    我不可思议的看着这个老太太,看了会儿,我实在是憋不住笑了出来,老太太竟然被我看的脸稍微红了下,之后忽然怒,瞪着我道:“胡思乱想,去,掌他的嘴。”

    结果老太太身边那个古灵精怪的丫头点头道:“好的奶奶。”

    说完,她竟然真的大摇大摆的朝我走了过来,脸上带着不怀好意的笑伸出了手,要扇我的脸,我道:“喂,你要干嘛?”

    “掌嘴啊!”小姑娘道。

    “差不多得了,你还当真了!”我道,这真要是被小姑娘给抽巴掌我还要不要脸了?

    “那可不行,奶奶向言九鼎,她的话哪有戏言。”小姑娘抡起手掌,对着我的脸就扇了过来。

    “住手!”这时候,韩雪红着张脸走了过来,把拨开了这个小丫头的手道:“哪里轮的着你打了?”

    “谁拦就起打了。”老太太这时候在身后恶狠狠的道。

    “够了!你耀武扬威完了没?我知道你可能在天津是个人物,你也可能真是我外婆,你若是真像是个长辈,我还认了你,但是就冲你来的表现,是外婆又怎么样?我的字典里压根儿就没有外婆这俩字儿,想耍威风滚回你的天津去,这不是你撒野的地方!”听她要把韩雪也给打了,我瞬间火大,直接指着这个老太太骂道。

    有些时候对有些人,真的是忍无可忍就无需再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