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三章 老太太

作品:《捞尸人

    就这样到了天亮,陈青山和几个平日里跟我交好的村民们大早就来了家里,左邻右舍的也来了不少,农村红白之事,都是大家张罗着办,嫁娶添丁之喜人多了是热闹,而丧葬白事,是个非常需要人手的活儿,得挖墓坑,得抬棺,得做饭,得主持祭祀等等,大家来就先看我的胳膊,那只猫下手可真是狠,这几条深深的血印子那是生生的疼,他们问我怎么了,我就说是野猫抓的,当下他们就都不乐意了道:“你也太粗心了,得亏这棺材里没尸首,不然猫诈尸了这还了得?”

    看来这猫诈尸的传闻大家都知道,我对他们笑笑,也没说太多,我要是跟他们说那只猫可能是个吃小鬼的猫,估计他们都得吓死。

    等张罗好了这边的事情,已经十点多,农村埋人的话都会找个风水先生看日子,以前都是何仙姑来主持,但是这边有了胖子,自然就不再需要其他人,等棺材上批上了顶盖,也就是棺材上蒙的层布,上面跟绣着各色的图案,上面的图案都类似寿衣上的,又架上了绳索之类的,就开始由胖子来祈福看时辰了,至于说坟地,胖子自然是早已看好,就在伏牛山下,胖子说那个地方风水极佳,旺子旺孙。

    胖子今天穿的也比较正式,因为我们的关系好,他甚至也带上了白头巾,眼见着十点多了,胖子就走了过去点上了香,开始算时辰,但是奇怪的是,在胖子点上香之后,三支香,有两支燃烧正常,而正间的那支却直灭掉,换了两次香都是如此,这时候大家伙都看着呢,也都感觉奇怪,我就走了过去问胖子道:“胖爷,又整什么幺蛾子呢?”

    “这哪是我整?老爷子太厉害了,这棺材里就放几身衣服就这么厉害!他竟然有话要对我说。”胖子道。

    “爷爷?他要对你说什么?”我吓了跳道。

    “间这支香正对着北方,老爷子在等北方的个客人。”胖子说道。

    我想,我家压根儿就没亲戚,更别说是北方的了,这不是胡扯吗?这时候围观的村民们也道:“胖爷你是不是算错了,老叶叔就没亲戚,哪里来的北方的客人?”

    “你不信你去抬下棺材,棺材里就没老爷子的尸首,你们去三五个小伙,要是能抬动,就当胖爷我算错了。”胖子道。

    我赶紧制止胖子道:“这是闹什么呢?”

    “没闹,我只是想确认下,让他们抬。”胖子对我说道。

    那几个小伙自然也是不服气,叫叫了几个人走了过来,架起了棍子就要抬棺,但是抬他们的脸都绿了,这个空棺材,六个正当年的小伙子,憋的脸都发紫了,愣是不能撼动分毫!

    这时候大哥走了过去,在我的眼里,大哥可是力拔山河西气盖世的人物了,他走了过去,晃了下棺材,对那几个小伙摇头道:“棺材自己不肯走,你们别费力气了。”

    这下,那几个小伙是脸都白了,个个的跑过来奉承胖子,被陈青山给喝退,陈青山走了过来道:“胖爷,就是叶老叔的个衣冠棺,竟然也有别的意思?”

    “你的老叶叔,不是寻常人,来的这个客人,也不是寻常客人啊,这下妥,别算时间了,就这么等着吧。啥时候那个北方的客人来了,咱们啥时候起棺。”胖子干脆拉了张凳子坐了下来。

    ——也就是村民们最近见识的多了,所以对这事也没多害怕,不然以这玄乎劲儿,估计早就议论纷纷,我们就这么等着,过了差不多个小时,在门外望风的小伙叫道:“来了来了,有车来了。”

    其实不用叫,我也听到门外刹车的声音,大哥直接就走了出去,我也赶紧跟上,等出去之后,发现外面停了几辆大奔,挂的是天津的牌照,呼啦啦的从车上下来了不少人,最后,在辆头车上,先是下来了个看起来古灵精怪的小丫头,接着就是个看起来无比华贵的老太太下了车。老太太穿着身发亮的绸缎亦,花白的头发梳了个大背头背在脑后,再加上她额头挂着的那颗痣,让她整个人都有幅不怒自威的太君模样。

    这老太太真的走下了车,我看到她的怀里,抱着直黑色的大猫,那猫条腿包扎着,看那眼神,不是昨晚的那只大黑猫吗?!

    这人下了车还没说话,那猫就先对着我大哥呲牙咧嘴,像是在大骂大哥伤了它的腿样,这群人看就也是显赫世家的人,先是群黑衣人开道,之后老太太走了过来,扫了人群眼,这老太太的华贵气势愣是把村民们给镇住了。胖子压低了声音对我道:“我想我知道这人是谁了。”

    “谁是叶江南的家人啊。”这时候,那个古灵精明的小丫头对着人群叫道。

    我跟大哥走了出去,大哥黑着张脸,来即是客,我笑了下道:“我是叶继欢,这是我大哥孙仲谋。”

    “大老远的跑过来,连个看座送茶的人都没有,老叶家就活成这幅德性了?”这时候,老太太操着浓重的天津口音道。这出口说话就让我无法接话。

    我愣了下,挤出个笑脸道:“还不知道您的身份,更不知大驾光临,走,院里坐。”

    我做了个邀请的手势,这老太太反倒是不走了,她眯着眼看着胖子的方向道:“没想到这里还能碰上熟人,怎么了,见了我老太太也不出来打声招呼?”

    胖子赶紧是舔着笑脸走了过来道:“什么风把您老太太给吹过来了?小胖我不是不来打招呼,主要是不敢相信在这能碰见您啊,您真是越活越年轻了,什么时候整这么只猫将军?”

    胖子跟谁都是自称胖爷,这次竟然改口自称为小胖,我简直惊的不行,看来这老太太是真的大有来头,胖子说完,老太太点头道:“不在我老太面前自称爷了,看来你也是长了记性,至于这只猫嘛,小辈儿们看我老太个人寂寞就送了我只,本来我都稀罕养,谁知道这小家伙倒是有灵性,慢慢的我也喜欢的紧,就是不知道被哪家的小王犊子昨晚给打断了条腿,要是让我找着他,肯定是灭了他。”

    老太太这话让我打了个哆嗦,下意识的都把自己手臂上的伤痕给掩在衣服后面,心道你的猫挠了我我还没有找你算账呢,你倒先说灭了我了?

    “那谁知道是谁,这么可爱的小家伙也舍得下手,您找到是谁,胖爷我第个教训他,走,老太太,院子里坐。”胖子弯下腰道,这殷勤劲儿,简直就不像是我认识的胖子。

    等老太太到了院子里,我搬了张凳子过来,老太太嫌弃的看了下我家,又看了眼我的凳子,楞是没坐,不会儿,就有个黑衣人从辆越野车的后座里搬了张太师椅过来,老太太这才坐下,我看这太师椅,像极了红木的,心里虽然有怨念这老太太会摆谱,也不好说什么,但是我本来是想去泡茶的,这也不去倒了,给人倒了再不喝,哥还要不要面子了?

    胖子就守在这老太太身边,我也没机会问他这老太到底是什么来头,反而是胖子问道:“老太太,您还没回答小胖呢,什么风把你吹来了?”

    “亲家死了,虽然是几十年的没了来往,知道他死了,我好歹来上支香不是?”老太太说道。

    这句话出,四周片的议论,就连我都慌了,老太太这是什么意思?我爷爷是他的亲家?

    就在这时候,我妈从屋里走了出来,她看着这个老太太,老太太也看着她,气氛下子就诡异了起来。我心里有个大胆的猜测,虽然看不出我妈跟这老太太有什么相似,但是老太太身边的那个丫头,倒是长的跟我妈有点神似。

    老太太看了我妈会儿,冷哼道:“跪下!”

    我妈往前走了两步,扑通声直接就跪倒在了这老太太的身前。

    这跪,满院皆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