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一章 压不住的棺材板

作品:《捞尸人

    “什么情况?”我小声的问胖子道。

    “那只鞋子有诡异,他娘的,胖爷赶明就把他给丢油锅里炸了!”胖子说道。

    而这时候,那个棺材板晃动的更加剧烈,以大哥的身手,好像并不能压制住那个棺材,棺材板似乎随时都要把大哥给掀飞,我对胖子道:“胖子,我没事,快去帮大哥!这方面你是专家!”

    “没事,我顶的住。”大哥却在上面斩钉截铁的说道,说完,他整个人忽然凌空而起,我以为他是被棺材板给掀飞的吓了跳,大哥的身子在离开棺材板的时候,这个棺材板瞬间也就飞了起来,可是大哥的身子在空转了圈之后,他竟然整个人倒立在了棺材板上,用两根手指顶住了这个棺材板,硬生生的把那个飞起来的棺材板给压了下去。

    这次,大哥压着这个棺材板,任凭棺材里面砰砰作响,棺材板却是纹丝不动。

    “阴阳倒行镇尸法,看来水鬼脉还是有些道行的嘛。”胖子道,我虽然听不太懂,但是估计跟大哥的倒立有关。

    “叶子,你们去找绳子,捆住棺材,小心棺材撑不住了。”大哥刚才没有让胖子帮忙,此时估计实在是腾不开身子,对我们说道。

    我跟胖子赶紧冲出去,在杂物间找到了绳子,回到屋子的时候,我看到韩雪跟我妈俩人抱成团,估计是外面的动静太大把她俩给吵醒,看到这阵势给吓坏了,我也没时间跟他们去解释,跟胖子起赶紧把这个棺材给五花大绑了起来,做好这切,我已经是满身大汗,而这个棺材里面的东西直挣扎了半个小时,这才消停了下来。

    大哥从棺材上跳了下来,我走了过去递给他条毛巾让他擦擦汗,他的额头上此时也是沁出了层细密的汗珠,等到切安静,我此时已经没有了点的困意,我们几个都围在棺材前,此时就连胖子也是句话都说不出来。

    “怎么回事啊,爷爷不是没有在棺材里吗?”韩雪小声的问道。

    “不知道,可能是那只鞋子在作祟,胖爷说那鞋子带着阴气,是死人穿过的鞋子。”我本不想对韩雪说的,但是现在我要是不说,她能被自己的想象力给吓死。

    韩雪听我说这个,脸下子就白了,我拉住了她的手道:“没事,有大哥和胖爷在,这不是都解决了吗。”

    “就是,丫头,阿姨,放心,这边有胖爷我在呢。都回去睡吧,明天早还要招待来人呢。”胖子道。

    我妈站起来回了房间,我看韩雪个人实在是害怕,就陪她起进了屋,进屋,韩雪个转身直接就把我抱住了,她死死的抱着我,整个人都是颤抖的,不会儿,我感觉我胸前片湿润,这才知道她哭了,她这哭,哭的我十分心疼,最近这么多的事情,我已经很少有时间陪她,甚至很多时候我回来她已经睡着了,虽然很多事情我都没有告诉韩雪,她也没有多问,但是我知道以她的冰雪聪明很多事儿都能猜的出来。本来我穷二白让她跟着我受苦就算了现在还要担惊受怕接触到很多人想都不敢想的事情,这让更加的自责,我拍着她的背道:“雪儿,对不起。”

    她直接捂住了我的嘴,接着张温热的唇就印了上来,这让我的大脑片空白,却也是无比享受这种感觉,许久过后,韩雪伏在我的胸前道:“叶子,跟我起走吧,去我家,离开这个地方。”

    “倒插门啊?”我笑道。

    她改温柔,直接拧了我下,这次却是拧的点都不疼,她道:“倒你个头,我只是想你离开这个地方,知道我每天多担心你吗?就算知道有大哥有胖子我还是担心,我不想干预你,却不想看你这么累。还有,我跟我妈说了咱俩的事情,她说她想见见你。”

    韩雪说着说着脸就红了起来。

    我下子紧张了起来,在面对洛水河尸王的时候我都没有这么紧张,只感觉头皮发麻,我道:“我这清二白的,阿姨能看的上我吗?”

    “我妈不是那么势力的人。”韩雪道。

    “这不是势力不势力的问题,是我这条件实在是太差了点,我自己觉得磕碜,没车没房,就这几间小平房,家里亩三分地,你又是如此的优秀。”我挠着头道,这个问题我直有在想,韩雪断然不是那么世俗的人,可是我人活在现实社会,总得面对现实啊。

    “你别这么说,在我眼里,你已经很优秀了,我妈肯定也能感觉到你的善良。”韩雪道。

    我还要再说什么,韩雪推了我下道:“这事不着急,你出去吧,忙正事,我没事的。”

    “真没事?”我看着她道,她真的是个温柔又懂事的姑娘。

    “恩,没事。”韩雪道。

    ——我出了房间,看到胖子跟大哥正在爷爷的棺材前抽烟,胖子脸的愁容,看我出来,胖子就道:“叶子,你过来说说你大哥,那鞋子明显是个不祥之物,胖爷我本来想着它不闹就算了,埋了就埋了,但是现在这情况,最好就是处理掉,咱不说这么个东西对叶家的风水有什么影响,你我,你大哥,咱们都不可能每天都看着它吧?不可能直都守着伏地沟吧?万咱们不在,这鞋子要是从棺材里出来伤人,你说这事到时候怎么处理?老爷子生的清誉要不要了?”

    “那你的意思呢?”我问胖子道。

    “拿出来,把火烧了,实在不行油炸了,只要是在白天,胖爷的符镇不住它,也有的是办法对付它。”胖子道。

    “这是爷爷的东西。”大哥直接说道。

    “我真是服了你了,老爷子的尸身若是在这里面,以他的道行,就算人没了,还有城隍爷的身份,镇住这个鞋子自然不在话下,但是现在情况不是不样吗?老爷子的尸体不在,没人能镇住他,胖爷我现在是明白了,老爷子遗嘱的意思不是要这鞋子陪着他,就是怕他死后无人镇住这鞋子,这才要求陪葬的!”胖子道。

    我感觉胖子在很多时候,说的似乎都非常的有道理,哪怕是推测,总是能让人信服那种,所以时之间也不知道怎么办。不过我还是对胖子说道:“胖爷,你少说两句,随机应变是对的,但是也看什么事儿。”

    “你怎么也个尿性?”胖子瞪着我道。

    我把他拉到了边对他说道:“胖爷,不是我固执,而是我大哥现在总感觉自己逼死了我爷爷,心里有愧疚,你这时候让他烧了爷爷的心爱之物,你说可能吗?你还不知道他那人的脾气?”

    “做人不能太自私了,胖爷我也是怕惹出什么乱子来,这样的鞋子,真的流落出去,不知道得死多少人,以前胖爷我处理过件事,就是有个盗墓贼挖出个冰玉鼻烟壶,结果转了几次手,只要是过手那个东西的人都死了,后来那人找到胖爷的时候胖爷看,那阴气重的鼻烟壶都是冰凉的,可惜那些死的人还以为那是什么好玉,其实非常般,胖爷把上面付着的阴灵除,就成了个凡品,那人倒是保住了命,这冰玉鼻烟壶没了阴气也就没了灵气不值钱了,那个冰玉鼻烟壶可算是胖爷我见过阴气最重的物件了,是个满清贝勒爷喜欢的,那贝勒爷死后埋在了阴煞地成了气候,所以让随身的物件都沾染上了阴气,就算如此,那鼻烟壶的阴气也比这只鞋子差远了,可见穿这双鞋的女人是个多么厉害的人物。”胖子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