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九章 遗书

作品:《捞尸人

    除了这只死人绣花鞋,大哥在那个盒子的夹层里找到了封信,奇怪的是,那只绣花鞋看起来异常的崭新,但是这封信却好似是有些年头了,信封并没有封口,里面是张村委会常见的稿纸,稿纸的纸张都略微有些发黄了,上面的钢笔字字迹也略显黯淡,明显是经受过时间的侵蚀的。

    “信上写的是什么?”我只是大概的扫了眼,大哥却在拿着信看。

    “你自己看。”大哥把信递给了我。

    我接了过来,发现这是爷爷的遗书,还是写在几年前的遗书,除了笔迹陈旧之外,看这个内容也说明这是写在几年前:

    叶子吾孙:

    我死后,尸体可以水葬,放入洛水河,尸体会流入十二道鬼窟之,你自不可理会。尸体在入十二道鬼窟七日之后,把我平日所穿衣物装棺出殡,这只绣花鞋可放入棺陪我下葬。

    在我死后三周年祭,村小学院有龙头碑,乃是陈家先祖在伏地沟风水眼所立,你可破碑,破碑之后,便能知道你想要的真相。

    谨记

    叶江南

    看这封遗书的内容,应该是爷爷在大哥回来之前写的,我能明显的感觉到,在爷爷进入十二道鬼窟之后,大哥直都沉浸在自责当,他应该是觉得爷爷走出这步都是他的逼迫。我拿着信道:“大哥,你看爷爷的意思,其实进入十二道鬼窟是他的遗愿,就算没有你,他还是会让我水葬进入十二道鬼窟看守那个秘密,你不用太过自责了。”

    大哥苦笑了下,他坐在了爷爷的床上道:“不样,从我回来之后,可以说最近关于伏地沟关于十二道鬼窟所有的事情,都是我搅起来的,如果不是我,这切可能会来,但是切都在爷爷的算计之,是我的自以为是打乱了他的计划。可怜我还直都以为自己很聪明,以为切尽在我的掌控之。”

    我看了看大哥,不知道怎么去安慰他,最后我只能坐到大哥的旁边说道:“这依旧不怪你,大哥,其实你已经做的很好很好了,问题是谁能想到事情会这么复杂?谁又能想到爹竟然是爷爷被人逼迫着亲手杀的?如果凶手另有其人,切就都不样了。”

    “哪里有那么多的如果。”大哥叹了口气,以前的他绝对不会叹气的,这让我有些伤感,其实对于我来说,最近发生的事情还可以接受,但是对于大哥这种偏激的性格,如果事情不是他想要的走势或者结果,他自然是会有心结,最近发生的事情,对于我这种没心没肺的人还好,对于大哥来说,想要找出杀父凶手,最后发现是自己的爷爷,在他定要血债血还的时候因为柱子叔的坦白事情变的更加的扑朔迷离,而他甚至在没有给爷爷道歉的情况下爷爷就进入了十二道鬼窟之,这点对他的刺激最大。

    过了会儿,大哥从床上站了起来道:“叶子,这封遗书是爷爷留的,按照他的意思办吧,我虽然不能跟他好好的说说话,作为长孙,却要为他抬棺,做他的抬棺人。”

    “可是爷爷这封遗书里是说他死后,现在爷爷的状态?”我道,我不难过,是因为我不太相信爷爷就这么死了。

    “他现在已经死了,就算他没死,也是死了。”大哥看着我说道。

    “好吧。”我看了看大哥,总感觉他的话里似乎有别的意思。不过爷爷在遗书里写了,他死后,让我把尸体放入洛水河,之后会流进十二道鬼窟之,现在唯的区别就是他没有死,也是他自己进入的十二道鬼窟,过程有点不样,最终的结果却是样的。按照这个来说的话,接下来按照遗书的吩咐去办,其实也是对爷爷的尊重。而且我估计爷爷也是这个意思,不然他不会在大哥回来之后,没有更改这写在几年前的遗书。

    我跟大哥从爷爷的房间出去,对外面的人说这两天要为爷爷操办丧事,我说完之后,坐在外面的人下子都沉默了,其实这个老人现在是大家心的个结,谁都不愿意主动的去提起,胖子站了起来道:“叶子,没必要吧,以老爷子的手段,在水底不是太大的问题,胖爷我也想过这个事,他应该不会就真的死在十二道鬼窟里,要不然让你大哥下趟鬼窟去确认下?”

    我瞪了眼胖子,这家伙真的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大哥心里正为爷爷的事情而自责,你让他下鬼窟去看爷爷?

    我这瞪,胖子就知道是什么意思,挠挠头道:“胖爷我是不是说错话了?”

    我拿出了遗书道:“本来这事情我就想该不该办,村民们都以为爷爷已经过世了,我们作为后人的,理应是操办丧事,结果我跟大哥刚才就发现了这封遗书。我想接下来的事,应该按照爷爷的意思去办。”

    胖子接过了遗书,之后互相传阅了番,传到我妈那里的时候,她的眼睛下子也是湿润了,我走过去安慰了她下,这时候柱子叔道:“既然这都是老叶叔的意思,照办就好。”

    而同时也在这时候,胖子的眼睛在我跟大哥的上上瞄啊瞄的,我知道他是在找什么,定是在找那遗书上所说的陪葬品绣花鞋,我爷爷不戴上那鬼脸面具之前就是个普通的邋遢老头,怎么也跟双绣花鞋扯不上关系,别人或许不会太在意这个,但是以胖子的心思缜密,他肯定能感觉到事情的不寻常。

    “你过来下。”大哥似乎感觉到了胖子的眼神,对胖子说道。

    胖子犹豫了下,还是跟着大哥起进了爷爷的屋子,在进门的时候,大哥说道:“叶子你也进来。”

    我们三个走进了房间,我轻轻的掩上了门,并不是现在不放心外面的人,经了这么多事,柱子叔是绝对可信的,我只是不太好意思让韩雪跟柱子叔包括我妈知道我爷爷竟然还珍藏着只女人的鞋子,因为这在我印象里,其实是只有变态才会干的事情。

    大哥拿出了鞋子放在了床上,看着胖子道:“你看看,能看出什么?”

    胖子是真正的修道人士,他在看到这只鞋子的时候,眉头皱了下道:“这鞋子不是给活人穿的。”

    他这么说,倒是跟大哥的说法致,大哥点了点头道:“不分左右脚,是死人鞋无疑了,能看出其他的吗?”

    “阴气很重。很重很重,这双鞋死人穿过,而且这个死人还大有来头。”胖子俯下身子仔细的看了看,又在鞋子上嗅了下,之后他拿出张符纸,用随身所带的朱笔画了张符,小心翼翼的贴在这只鞋子上。

    可是就在胖子的符纸刚贴在这只鞋子上之后,这张符纸在停留片刻之后瞬间符纸瞬间烧了起来,这把我吓了跳,胖子也是吓住了,赶紧去扑灭符纸的火,这时候他拿起了鞋子,发现鞋子并没有因为符纸的燃烧而烧出点痕迹。

    “什么情况这是,你贴的什么符?”我看着胖子问道。

    “镇尸符。”胖子的脸有些发白的道。

    “那符纸烧了又是什么意思?”我问道。

    胖子看了看我,又看了看我大哥,之后苦笑道:“还能说明什么?说明胖爷我的功力不够,镇不住上面的鬼气,我说两位大哥,这鞋子不会是老爷子相好留下的定情信物吧?老爷子是个怪胎,她的相好的也不俗啊,难不成是个万年僵尸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