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八章 一只绣花鞋

作品:《捞尸人

    “胖爷我不是跟你说了吗?建国后本来鬼道居功甚伟,那破四旧的运动都跟鬼道的教义有关,后来有人想要鬼道的个东西,鬼道不肯给,这才决裂的。”胖子说道,我看胖子说话的时候眼神有点躲闪,似乎不愿意就之后的事情多说什么。

    “既然都决定坦白了,这么核心的秘密都说了,还在乎这点吗?”我看着胖子道。

    “接下来的胖爷我不是不说,而是我也不知道,胖爷我只知道当时玉皇道貌似是用了不太光彩的手段接触到了新的权利核心圈子,但是这也不全怪师门,鬼道行事风格太过偏激,而且不去迎合当时权贵圈子的需求,兔死狗烹鸟尽弓藏也是必然,就算没有师门的参与他们也不可能长久,而胖爷我虽然也是玉皇道的人,但是我师傅因为当年玉皇道做的些事跟师门之间有了间隙,平日里都在紫府山里修行,胖爷我来这里,跟你们样,就是比较好奇,是想知道玉皇道当年是用什么收买了那么多人倒戈,二是也想知道鬼道到底是要守护什么东西,甚至不惜放弃那样的地位,好了,你们别看胖爷了,该说的我都说了,其他的我真不知道了。”胖子摆了摆手站起来道。

    柱子叔看着胖子脸上带着微笑问道:“真不知道了?”

    胖子瞪着柱子叔,看他的脸都有点生气了,他指着柱子叔道:“别用这种语气来跟胖爷说话,告诉你,我刚说的也不是被你诈出来的,能告诉你们这些,是看叶子的面子上,这家伙太单纯了,胖爷我都不忍心骗他,至于其他的,胖爷说不知道就不知道,你爱信不信。”

    胖子跟我接触这么久,还真的没有有意骗我什么,还是刚才那句话,就连他现在说的秘密,其实在之前都多少给我透漏过,就算今天没有柱子叔的相逼,想必胖子也会在日后告诉我,而且看他现在的语气,并不像撒谎,再说他都已经生气了,我就站出来道:“好了好了,不说了,多谢胖爷今天告诉我们这切,不管怎么说,起码这边的事情到现在为止是告段落了,大家不要把气氛搞的那么沉重嘛。”

    我们在屋子里说了这么久的话,此时天都已经亮了,我妈跟韩雪去厨房忙碌,开始给我们这大帮子人做早餐,大哥去了爷爷的屋里,拿出了爷爷的那杆烟枪待在院子里,坐着爷爷天天坐的那张小板凳就这么发着呆,而我跟胖子则出去走走,经历了昨晚的系列的事情,残局也需要收拾下。

    出了家门之后,胖子对我说道:“叶子,胖爷我真没骗你,接下来的事情我是真的不知道,但是可以这么说,A的队伍,当年你爹参与的A计划,都跟当年的事情有关。这就是胖爷我不相信陈东方的原因,不说那个层面的人没有个好东西,而是他们那个层面的人,习惯了两面三刀,就算心里多少还有点善念,很多时候也是身不由己。开始胖爷我以为是长生,毕竟那时候的批元老年纪都大了,好不容易从战场上活下来有了荣华富贵,但是我发现切似乎没有那么简单,长生可能是部分人的追求,比如说那个刘老,他的目的很单纯,就是想要那么龙元,怕就怕在,很多事情远不止如此。”

    我点了点头,勾住了胖子的肩膀道:“你今天能说这么多,我就已经很高兴了,长这么大,就你这么个真心朋友,我不信你信谁呢?只不过我心里还是不踏实,特别是知道了爷爷的秘密之后,我感觉很不靠谱,十二道鬼窟是由爷爷以后在里面看守着的,但是里面的龙元还在,只要这东西还在,就难保刘老他们不会善罢甘休。”

    “善罢甘休肯定不可能,不过经了这事,估计会消停段时间,你也别想太多,这不是有你大哥在吗?鬼道虽然倒了,但是绝对不可小觑,现在你爷爷把切都搬到了台面上来未尝不是好事,起码所有人都知道你是鬼道之后,伏地沟这里有鬼道至宝,谁要想再打这里的主意,也是要掂量掂量的。”胖子道。

    “你以为之前就没人知道吗?”我看着胖子道。

    胖子没说话,之后我也没说话,现在切的问题,都似乎回到了“我”的身上,我家是鬼道人不假,但是似乎当年因为我爹把我从神农架带回来惹怒了鬼道。所以就算鬼道厉害,在这次的事情上也并没有帮忙。

    我摇了摇头,只感觉非常的复杂,想了会儿就是阵的头昏脑涨,我苦笑着对胖子道:“以前我只以为伏地沟是唐人杰有兴趣,我认为顶了天去,十二道鬼窟大不了有古时候谁埋下的宝藏,后来刘老加入,陈东方看似无意,其实也直都在参与,我还以为这些大人物都是吃饱了撑着了,现在看来,哎,狗日的,我个小小村官,真的是应付不来啊。”

    接下来无话,我跟胖子在外面转了圈,刘老跟唐人杰的人已经撤退的非常利索,而陈东方和A包括那个李青的车也已经开走了,不在陈东方的家门口,我们又去了十二道鬼窟,洛水河切都开始变的平静,只有岸边的两个我跟陈青山点起来的火堆在诉说着昨晚的事情是真实的发生的。

    等我们回到家里的时候,他们刚做好了饭,等吃过饭之后,我跟大哥再次的进了爷爷的屋子,去整理爷爷的遗物,不管现在爷爷现在是个什么样的状态,在众人的眼里,他其实已经算是死了,起码是不会再回来了,再说我们也想从爷爷这里找到些线索。

    我很少来爷爷的屋子里,这次进来之后,屋子里全是爷爷的味道,他喜欢抽烟,咳嗽后总是有浓痰,但是地面上却十分的干净,就连他的床铺和柜子,都是干净整洁。

    而之后,在爷爷的柜子下面的夹层里,大哥发现了个盒子,这个盒子很精美,像是以前大户人家小姐的首饰盒样,大哥看了看我,我摇了摇头道:“我从来没见过这个,也没听爷爷说过。”

    “要不要打开?”大哥问道。

    “打开吧。”我道,对于神秘而隐忍的爷爷,我十分的好奇,所以我也好奇爷爷藏在夹层里的东西里面到底有什么,会有城隍的印玺?还是有鬼道的面具,又或者是本武功秘籍?

    在大哥打开之后,我走了过去,看这盒子里的东西就傻眼了,这里面竟然是只绣花鞋。

    绿色的绣花缎面,上面纹着几多蓝色的小花。

    “这是什么?难道是奶奶的遗物?”我愣住了,爷爷这么珍贵私藏的东西,竟然只是只绣花鞋?我拿出来看了下,发现这鞋子是全新的,不像是人穿过的。

    “为什么只有只?而不是双?”我再次纳闷儿的道。

    我的确是想都没想过,这盒子里竟然会是只鞋子!还是看就是女人的鞋子!

    我没有见过奶奶,小时候听爷爷说过,奶奶在生我爹的时候难产死了,我就理所当然的认为这或许是奶奶的遗物,爷爷是因为思念奶奶所以才收藏着。

    “这是死人鞋。”大哥却在这时候轻声的说道。

    “什么?”我吓的差点把这个鞋子给丢了。

    “死人的鞋,是不分左右的。你看它,就是不分左右脚的。”大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