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七章 破而后立

作品:《捞尸人

    我在听到郭庸拿着幅画,画上是条死去的金龙的时候,只感觉这郭庸非常的帅气,特别是人上龙虎山,又上胖子的师门,有种书生意气威震方的感觉。

    可能是胖子看到了我脸的痴迷,嗤之以鼻的说道:“当时名不见经传的郭庸能忽然崛起,是因为光绪皇帝的赏识,做皇帝的想要救国不假,但是更多的也是想救自己家的天下,毕竟那时候割地赔款丧权辱国举国上哀鸿遍野,谁都知道大清国没了,郭庸在当时人的眼里,跟光绪皇帝说的样,是满清的最后根稻草,所以他拿出那幅画着金龙死了的画,不管是龙虎山还是胖爷我的师门都是看不起他的,更是嘲笑他不配卧龙二字,诸葛亮辅佐蜀汉,可是明知不可为而为之,而他郭庸既然受了光绪皇帝的命,就当为满清延续皇祚,非但没有,竟然宣扬金龙已死,皇帝是条龙,金龙已死,就是满清将亡的意思,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东西,并不意外,所以说郭庸的这幅画,没人放在心上,真正让龙虎山跟胖爷我的师门对他刮目相看的,是郭庸的言论,他说他这幅画的意思,不是满清将亡,而是金龙已死,天下再无真龙天子,未来不再有皇帝。这个言论,可谓是离经叛道,自秦始皇统天下之后有了第个皇帝之后,这天下不管怎么改朝换代都是朝天子朝臣,天子不在了,何来天下之说?所以那时候,大家都认为这郭庸是个疯言疯语之人,龙虎山跟胖爷我的师门也都是这么认为。接下来的事儿你们就猜到了,满清亡国后,就有了大总统,竟然真的没有了皇帝,整个西方化的入侵彻底的把国五千年的传统给打碎了,这时候,大家才知道了这个郭庸的远见之明。上次郭庸上龙虎山上胖爷我的师门,是捧着光绪皇帝的圣旨,不然他还真的没资格进,而这次,他则是被请进的山门,奉为座上之宾。”

    “师门里的长老与这个郭庸密谈了很多天,最后不欢而散,说到这,就不得不说胖爷我的师门了,我的师门乃是玉皇道,我知道叶子你好奇很久了为啥胖爷我可以对神仙不敬,那是因为我们玉皇道是元始天尊嫡系,修炼的也是元始天尊秘法,跟元始天尊扯上关系,自然是辈分极高,所以胖爷我其实算是修道人里面的贵族,师门平时都在昆仑山隐居修行,恰逢乱世而出,所以有天下乱而玉皇出的说法,昆仑山作为华夏祖龙根基,师门在昆仑,自然也有守卫华夏祖龙龙脉之职,这下你们知道胖爷我师门的厉害了吧?当时师门里的长老没有跟郭庸谈妥,是因为发现郭庸是鬼道人,二是师门长老向他求教让国走出当年乱局的办法,郭庸的办法是破而后立,他说皇帝没了,金龙已死,在千年未有变局之后,国将是千年未有之大气象,他要师门把昆仑龙气归入天下,因为郭庸描述的未来的社会,是个天下人当家做主的社会,龙气入天下,天下便是天下人的,这已经不能算是离经叛道了,据说师门的长老差点直接联手把郭庸给诛杀了。认为他其实是别有用心。”

    胖子说到这里的时候,叹了口气道:“其实从选择不跟郭庸合作开始,师门就开始输了半步棋,胖爷师门的长老把郭庸赶出了昆仑山,这郭庸直接上了龙虎山,他竟然说动了天师府,跟他起进行这场疯子样的风水运动,这场运动,被风水界称之为郭庸的破而后立。”

    “没有昆仑山的祖龙龙气,郭庸和龙虎山的天师府开始了把龙气分天下的活动,昆仑山虽然是华夏祖龙,但是龙生九子字字不同,天下自然还有无数支龙脉,寻常人寻龙穴便贵不可言那种,龙虎山和郭庸的鬼道,竟然把所有的支龙脉给破掉,把龙脉之力分散给了天下,满清作为最后支皇族,皇陵都是被挖,为的就是泄掉龙气,在他们的大胆作为之下,天下很快就乱了套,军阀混战,就是因为龙气太过分散,到处都是真命天子,谁他娘的都想当皇帝,所以那时候,龙虎山跟郭庸,几乎是受到了天下能接触到那个层次的修士的口诛笔伐,下子陷入了风口浪尖当,结果在之后,也不知道郭庸到底给天师府许诺了什么条件,天师府竟然把整个龙虎山的龙虎二气也归于了天下,这可是整个天师府的根基,山养人,人养山,龙虎山本身钟天地之灵秀自然不必多言,但是龙虎山历代天师的修行也无疑是给龙虎山反哺,所以龙虎山此举,几乎是把龙虎山的老婆本棺材本全给砸进去了,结果就是因为支龙脉龙气泄露的龙气导致的军阀混战结束,天下则变成了龙虎相争的格局。这龙虎分别指的什么,胖爷我不便多说,你们自然也是明白的。”

    “日本人打走之后,这天下则彻底的变成了龙虎相斗的局面,郭庸跟天师府支持的是谁,你们大概也能猜到,这时候天下的形式逐渐的明朗,郭庸破而后立的布局正在步步的实现,可以说这次龙虎山的豪赌是对的,不管是郭庸还是龙虎山,在这次的浩劫的豪赌无疑是赚了个盆满钵溢,这时候的胖爷我的师门悔之晚矣,已经错过了最开始的赌局,如果这时候再晚,那损失将是惨重,所以我的师门在那种情况下抱着亡羊补牢的心态,再次走了步昏棋,准备与郭庸和天师府放手搏,龙虎相争,郭庸和天师府都支持的龙,而我的师门孤注掷支持了长江以南的那条虎,那条猛虎,当时的确是要比那条瘦龙要强壮的多,但是结果却是以惨败收场,所以胖爷我的师门在那场争斗,可以说是完败,败在了鬼道的郭庸手,最后师门好歹给那条没了牙的猛虎最后个机会,这才有了溃逃宝岛说。你爷爷就是当年郭庸手下的干将,这下你知道为什么你爷爷在的时候胖爷我不敢说明身份了吧,玉皇道跟鬼道,那是有仇的,仇人见面分外眼红,胖爷我又打不过他,不被巴掌呼死了才怪。”胖子道。

    胖子说完,听胖子说了这个故事,结合了我脑袋里的那段历史,不知不觉之我竟然已经满身大汗,我看了看韩雪,发现她的额头上也是沁出了细密的汗珠,看到我看他,韩雪对我笑了笑,不过她接下来对胖子道:“我才不信你说的话呢,真是行说行,难不成那时候的斗争都成了风水的斗争呀?”

    胖子白了她眼道:“小姑娘懂什么,战场上的瞬息万变自然是不可捉摸,但是风水说玄而又玄,有些冥冥的东西,自然是寻常眼睛看不见的,你之所以不信,是这东西没人会说罢了。等你接触了这行,就知道到底有多么的玄妙。”

    我的想法跟韩雪类似,我多少有点小不相信,但是胖子的话却是那么的符合逻辑,让人不得不信。而且胖子说这么多,我真的是点怪他的感觉都没有,因为他在平时说话的时候都跟我透漏过这些东西,只不过从来没有像今日这般说的这么完善。

    “那既然你的师门败的这么惨,为什么你们现在还这么吊,天师府我也是知道厉害,可是鬼道如果没有最近的事情,我却是听都没听说过,不是直都是成王败寇的吗?”我看着胖子问道,如果说胖子的话里有不合逻辑的地方,那就只有这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