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六章 胖子的坦白

作品:《捞尸人

    就在我还在思索胖子说的话的时候,柱子叔看着胖子道:“都称呼你为胖爷,我就也按照你们年轻人的规矩称呼你声胖爷好了,事到如今了,在这里的都没有外人,老叶叔现在已经不在了,我想你应该该说实话了吧,比如说你胖爷为什么会来这里,为什么不方便说出你真正的身份。”

    胖子听完柱子叔的这句话,下子站了起来道:“老头,胖爷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柱子叔看着胖子冷笑起来,道:“你以为所有人都跟叶子样,你说什么就信什么,你这个高人真的会因为唐人杰的人情就来了这穷乡僻壤,并且不计任何回报的留在这里,别说回报了,其实胖爷你来这里之后,甚至直都是在贴钱?”

    胖子的脸色开始变的奇怪。

    我拉了拉柱子叔,此时我的心里非常的为难,我其实心里最抵触的,就是这天的到来,柱子叔说的没错,不会每个人都像我这么容易相信人,这么不会区分善恶,但是这并不代表我真的傻,随着事情的深入,我渐渐的也能猜到胖子的身份,我断然也不会傻到真的信任他就是因为唐人杰而来,后来更是因为对伏地沟事情的好奇这才留在这里无偿的对我们进行帮助,胖子在这里,可不仅仅是付出了时间和金钱,甚至好多次为了帮我们,都把自己给陷入了绝境,更是不惜搬出自己的师门去得罪刘老这样位高权重之人。

    他不会这么闲,也不会这么单纯,在我心里有个模糊的猜测,那就是胖子或许来这里是报着定的目的的。

    我之所以直没问,不是因为相信,而是因为珍惜我跟胖子之间的友谊,有些时候,揣着明白装糊涂得过且过,要比你真的知道了真相要好的多,因为真相往往会比较残酷,比如说胖子旦真正的身份和目的全部暴漏在我面前,或许我就失去了这样个可以对我说叶子你别怕有胖爷我在的朋友。

    起码,迄今为止,胖子并没有害过我,甚至任何对我不利的事情都没有做出来。

    我拉柱子叔的意思,是不想让他再多问,但是柱子叔拍了拍我的手,对我笑了笑,之后对胖子道:“叶子看重你们之间的关系,他不问,是因为他太珍惜你这个朋友,所以胖爷,作为肝胆相照的朋友,我不否认谁都会有自己的秘密,但是有些东西可以瞒,有些东西却不能瞒,你若是真的自己说出来了,或许叶子还可以理解,若是有天这个秘密被别人告诉了叶子,那切就都不样了。”

    胖子紧皱着眉头,看起来非常的纠结,他点了根烟,对柱子叔摆了摆手道:“你别说了,让胖爷我想想。”

    这句话,让我心头震了下,胖子能这么说,就证明我心里那隐藏的担忧是对的。胖子,真的是有自己的目的。这让我多少感觉有点可悲,这世间就没有真正的朋友了?为什么我身边定要充满了算计?

    “算了,我不想听,也不想知道。”我下子站了起来,我实在是害怕在胖子说出真相的时候我再也无法面对他。

    我站起来就要出去,胖子却皱着眉头对我说道:“叶子你坐下。”

    我瞪着他道:“为什么要坐下,我不想听不想知道还不行吗?”

    “听胖爷的,坐下。”胖子捏了捏眉心道,说完他对柱子叔道:“老头,你别把事情说的那么严重,挑拨离间也不是你这个挑拨法,叶子,你要是还把胖爷我当兄弟,你就给我坐下,该对你说的,今天胖爷我都说了,胖爷之所以瞒着你,目的有,但是没那么不可见人,我就是怕你爷爷巴掌把我给呼死了,现在他老人家人都不在了,胖爷我自然是无所忌惮。”

    刚才柱子叔也说了句我爷爷都不在了,胖子就没有必要隐瞒了,胖子此时自己也这么说,我就纳闷儿了,这跟我爷爷又有什么关系?就在我想的时候,胖子拉了拉我道:“贼王哥哥,叶子欧巴,当胖爷我求你告诉你行了吧?”

    我本来心里很难受,被胖子的这句话给逗乐了,就道:“那叔叔就给你这个机会坦白从宽抗拒从严,还有,不是我说你,早点老实交代不就完了?”

    胖子挠了挠头道:“得了吧你,别得了便宜就卖乖。”

    我坐了下来,胖子真的决定说的时候,其实并没有他刚才表现的那么轻松,胖子坐在我身边点了根烟道:“这件事如果详细去说的话,那真的是说来话长了,从今天开始讲,我能讲到下个月,没日没夜的去跟你们说胖爷我也讲不完,我现在只能笼统的去说下,如果叶子有兴趣的话,胖爷我可以改天跟你详聊下,之前我也跟叶子说过,满清末年之后的百年,可以说是华民族历史上前所未有之劫难,军阀混战这类的窝里斗还好,国人向都是自家人打自家人不算打的,最主要的那些年洋鬼子们是个国家都能来割块地,到后来的几乎没有人把国人给当人看,如果按照顺序的话,应该是清廷还在,列强瓜分国,之后清廷灭亡,再到军阀混战,最后打日本鬼子,再到最后的两党之争,这些看起来是历史的必然,但是外人不知道,真正的玄学核心圈子里,都知道有个人其实是罪魁祸首,也有了乱三国者贾栩也,乱天下者比为郭庸。这个郭庸,本是个三次科举都不及第的士子,但是忽然有天,他竟然自称卧龙横空出世,卧龙乃是诸葛亮的号,这个人竟然敢自称卧龙先生,开始就贻笑大方,但是他渐渐的,靠着自己的本事,成了满清风水第人。这个落榜三次的青年人,被光绪皇帝称之为满清的最后根稻草,更是被称之为能在华民族组危急存亡之秋力挽狂澜的人物。”

    胖子这话刚开口,就让我十分震惊,就连那直心情不定的大哥都睁开了眼睛仔细聆听着,更别说韩雪,更是像听个说书人讲故事样眼巴巴的看着胖子。

    胖子干咳了声道:“我之前跟叶子说过,清朝时候是最为特殊的时候,满清将亡谁都知道,但是接下来却帝星不显天象不明,整个星象极其混乱,却非是内乱之兆,有无数天外星座冲紫薇,所以不管是钦天监也好,民间修士也罢,都看不出所以然来,外人看来,龙虎山乃是道教祖庭,天师府出紫金光禄大夫,主持历代皇帝的泰山封禅,朝代的交替似乎跟龙虎山没有关系,不管是谁做皇帝,龙虎山都是地位超然,这跟龙虎山有秘法可以推演天象有关,老帝星陨落,新帝星出,龙虎山总能先人步去寻常新的受命于天之人尽力辅佐,这可以说是赢在起跑线上了,所以有些开国皇帝在正史上都会有出生之时百鸟来朝诸如此类的祥瑞,其实并不完全是杜撰给自己戴个受命于天的帽子,其实这都是龙虎山有意为之,但是那时候,龙虎山封山,叫回了在京的天师,因为在那时候,龙虎山竟然竟然都无法推算未来的走势。说来惭愧,别说龙虎山,就是胖爷我的师门那时候,竟然都不知道满清灭亡之后,这天下到底会变成什么样,未来会是哪家人当皇帝,因为不管是观星还是理地,都无法推演,就连师门里的高人问天卜卦,前路都是片混沌。”

    “也就是那年,郭庸先是上了龙虎山,后来了胖爷我的师门,山外有龙虎山为尊,山内自然是胖爷我的师门夺魁吗,郭庸在龙虎山和胖爷我的师门,都展示了他关于未来的推演,根据我师门里的记载,郭庸带着的是幅图,图上是条死掉的金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