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五章 当年的内讧

作品:《捞尸人

    我们就这样目送着爷爷靠近那个石棺,那个石棺之前胖子跟它斗过,说实话是极其的凶险的,里面的洛水河尸王可是直被当成河神样的存在,但是在爷爷的面前,这个石棺却非常的平静,爷爷舍弃了船,他跳上了那口石棺,之后他就这么坐在石棺之上,直到这样,石棺自始至终依旧是没有任何的动作。

    爷爷就那么坐着,石棺则是缓缓的沉入了水,连带着爷爷的身影,也渐渐的湮没在了水,这时候,天上的那轮圆月上的血色逐渐的消失,而洛水河下降的水位,也再次的涨了上来,很快,水位就没过了我们的脚踝,湮没了这整块祭坛。

    柱子叔拉了爷爷坐的那条船,把我跟大哥拉了上去,之后柱子叔划着船,我们出了水面,到了水面上之后,刚才欢快的村民们经历了刚才的场景,也都看着我们不说话,而刘老那边则是脸色阴沉的带着唐人杰和众人离开了。陈东方和李青也已经划着船进了河,去捞那个在木筏被献祭未成功的混世魔王去了。

    上岸之后,我妈扑在了我的怀里,韩雪也是眼眶发红,我拍着我妈的后背道:“妈,没事儿了,都没事儿了。”

    A朝我们走了过来,他看了看我大哥跟我,道:“其实这跟六爷想的样,老爷子成了这洛水河里最大的尸王,有他在下面,估计谁想下去图谋里面的东西就难了。”

    “他不是尸王,他是活人。”我看着A道。

    他点了点头,笑了笑道:“也对。”

    胖子此时是脸懵逼的看着我道:“就这么完了?胖爷我的纯阳大阵还没用上就完了?”

    我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没用上不是更好吗?”

    说完,我回头看了看身后,水面已经逐渐恢复了往日的平静,十二道鬼窟的秘密再次的被湮没在水,鬼窟里面从今天开始,没有了那成千上万的怨灵,却多了个我爷爷这个鬼道人。

    我在人群之扫了眼陈石头,他这个把自己都献祭给黄河尸王的人无疑是引发了场闹剧,按照我的想法,我是准备打电话给小王让他们来把陈石头给抓走,因为他的手上毕竟有着三爷爷的人命案。但是此时我已经顾不上他了。

    我们回到了家里,大哥的心结打开之后这还是第次愿意进门坐在家,只不过他似乎还无法从爷爷的事情走出来,整个人显的非常呆滞,此时已经是凌晨,熬了夜的村民们都回去了,A和陈东方他们并没有跟来,家里就我,韩雪,大哥,柱子叔,胖子,还有我娘,这可以说是我们现在的团队。

    柱子叔这次回来,没有像以前那样的无奈,或许到了现在,切该发生的不该发生的都发生了,他也没有了忌惮。

    胖子问他道:“你不是被唐人杰给带走了,怎么出来了?”

    “是老叶叔。”柱子叔说道。

    胖子点了点头,要是我爷爷去出手救人的话,唐人杰自然是拦不住。

    柱子叔身上经了上次的烧伤,落下了很多的伤疤,他在给我们倒了茶之后道:“事已至此,关于十二道鬼窟的些事情,我已经不需要对你们隐瞒了。”

    胖子道:“对嘛,早就发现你这人什么都知道,也早就该说了!”

    柱子叔笑了笑道:“我知道的其实并不多,陈家老太爷,就是陈东方的爷爷当年告诉我关于龙头碑的另外半秘密,其实就是陈家与叶家的纠葛,想必你们已经知道了,伏地沟,本身乃是叶家世代居住之地,是陈家的先祖陈近之几乎屠尽了叶家满门,这才霸占了这里。”

    我点了点头道:“这我听我大哥说过,的确是这样。”

    柱子叔摇头道:“表面上看是这样,其实不是,陈家以前有本陈近之写的古籍,这上面的确是这么写的,说自己灭叶家满门是为了霸占叶家在伏地沟的气运,但是叶子,你有没有想过,你叶家,世代是鬼道人,怎么可能去求救陈近之来处理十二道鬼窟的尸王事宜?”

    “那时候的叶家,就已经是鬼道人了吗?”我大吃惊道,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事情真的是可以完全推翻了!

    “不全是,但是鬼道之人虽然传人不多,却大多都是家族相传,每代只传人,跟其他家族不样,个家族的鬼道人不定要是家主,可能只是个奴仆,他们负责着整个家族的鬼道传承,会选个最适合修炼鬼道秘法的人传授下去。叶家就是如此,而叶家在伏地沟,其实也就是看守十二道鬼窟而已。陈家的到来,陈近之屠尽叶家满门之事,其实是鬼道的场内讧而已,他陈近之,也是鬼道人。所以你会发现,你三爷爷其实也是会些法术的。”柱子叔道。

    “内讧?”我皱眉问道,只感觉脑袋片眩晕。

    “可以说是场小的骚乱,很快就被平叛了,因为鬼道的鬼王在当年失踪,有部分鬼道传人联合了起来,想要争夺鬼道的宝物,结果被几大鬼道家族持着鬼王手谕给镇压了下来,陈近之就是当年反叛的人之,而陈家的族长脉,陈近之的嫡系,死后都会被纸人纸马石棺给带走,灵魂陷入永夜的黑暗之,就是鬼道对他们这些叛徒的惩罚。这就是陈家老爷子告诉我的龙头碑的半秘密。”柱子叔道。

    “鬼道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为什么到处都有他们的影子?”我问道,现在我是真的怀疑,要是古代有这样的门派也就算了,为什么到现在还在说鬼道鬼道的?

    “我不知道,这点,你应该问胖子,他最清楚。”柱子叔看着胖子道。

    胖子挠了挠头道:“你知道的就这些?胖爷我还以为有什么爆炸性的消息呢,搞了半天是你在套我的话啊!”

    “你就说吧,胖爷,我发现其实说到底,就你秘密最多,说吧!”我看着胖子道。

    胖子点了根烟叹了口气道:“胖爷我肯定现在不能往深了给你说,这么跟你们说吧,当年满清末年之后,皇帝没了,以往的时候,这颗帝星落,下颗帝星起,说白了,就是朵花了开就有朵花儿败的意思,这也就是所谓的朝代交替,但是那时候,天象片混沌,满清的帝星落了,却没有新的帝星起来,这天下没有皇帝怎么行啊?但是天下的修士,没有个人能看清楚这未来走势的,就连胖爷我的师门都无法推演未来的格局,之后满清之后,先是列强瓜分,后又军阀混战的,百姓民不聊生,经了那么多年的战乱,星象逐渐显现出了点端倪,在后来,日本鬼子打进来之后,所有的事情就都变的更加的明显,那时候,胖爷我的师门就选择了支持南边,而直都不参与政治斗争的鬼道,却选择了支持另面,结果你们也看到了,就是那次,胖爷我的师门棋输半招,其他的我就不明说了,就这你们也差不多明白鬼道有多厉害了。”

    胖子这么解释了下,别人明白不明白不好说,联想到他之前跟我说的话,其实我是明白了个大概,我就好奇的问道:“那后来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为什么现在你的师门显得很厉害,鬼道不管你们说多厉害,我看着却好像是民间组织样?”

    “太死板了呗,有人想要鬼道里的东西,鬼道却不舍得给,所以就决裂了,鬼道能在冷兵器时代称雄,但是这天下已经不样了,时代变了,很多东西也都不样了。”胖子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