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四章 不败战意

作品:《捞尸人

    “我当年能杀了叶天华,今天就能杀了你,孙仲谋,我已经给你留有余地了。”这时候,站在船头上的爷爷似乎失去了耐心,对大哥说道。

    他的这句话,让我瞬间心惊,我其实明白,大哥只是太过于恨,他知道自己不是爷爷的对手,在这样的情况下,他还在说血债血偿的话,我真的担心爷爷就这么出手把他给杀了。正如那天样,如果不是陈东方在紧要的关头出手相助,或许在几天前我们出山的时候,大哥就已经死在了爷爷的手上。我看着爷爷摇了摇头道:“爷爷,我爹已经死了,不要再错下去了。”

    之后,我又拉了拉大哥道:“大哥,真正逼爷爷动手的人是鬼道,爷爷是不得已而为之,放下吧。”

    “我放不下,鬼道的账,我自然会算。”大哥说道。

    说完,他举起了鼓,要再次出手。

    船头上的爷爷冷笑了声,他道:“你若再敢对我不敬,这次我不会留手。”

    “何须你手下留情?”他们这两个样骄傲样偏执的人,似乎今日是无法善罢甘休了。

    我上去拉了下大哥,大哥推开了我,看着胖子道:“带叶子走!”

    “我不走!”我甩开了要来拉我的胖子,现在我怎么能走?我知道,若是这两个人动起手来,大哥将是必死无疑的局面。

    “仲谋!”这时候,岸边忽然响起了声歇斯底里的哭叫声,这个声音我再熟悉不过,这是我妈的声音,我回头看,岸边的韩雪搀着我妈,也不知道她们是什么时候来的,在我妈看到爷爷跟大哥要继续打斗的时候,她挣脱了韩雪的手,整个人踩着淤泥往这边走来。她边走边对大哥摇头。我看了阵心疼,再回头看着大哥道:“大哥,妈都这样了,不要了,都是家人,这是我们的家事,定要这样吗?”

    大哥低头看了我眼道:“是我要这样吗?”

    我忽然感觉无话可说,这个事情说简单简单,说复杂也复杂,以大哥的脾气,放不下也是正常,就算我妈这时候出面阻拦大哥也并没有任何收手的意思,我对胖子说道:“胖爷,别管我了,我没事,去把我妈带到岸上,不要让她来这。”

    胖子看了看我,点了点头道:“你注意安全。”

    说完,胖子乘着符咒走了过去,任凭我妈怎么挣扎,他还是抱起我妈送到了岸上,就在我妈上岸之后还要继续冲进来的时候,我看到有个人忽然从背后摁住了我妈的肩膀,他对我妈点了点头道:“金枝,我来吧。”

    我妈回头看了眼那人,这才安静了下来。

    这个人,穿着身黑衣,口上戴着口罩,他步跨入淤泥之,朝着我们走来,胖子要拦他,他摆了摆手,之后摘掉了脸上戴的口罩。

    口罩摘掉之后,露出了他的整张脸,这张脸面目狰狞,甚至到了可怖的地步,就算如此,我还是眼就认了出来,他就是被唐人杰给抓走的柱子叔。胖子明显也是认出了他来,正因为认出来了,所以并没有继续拦他,任凭着柱子叔朝着我们走来,他走的很艰难,最终还是跳上了这个祭坛。

    “柱子叔。”我对他叫道。

    他对我点了点头,拍了拍我的肩膀,没有继续跟我说话,而是走到了大哥的身前,对大哥说道:“仲谋,放下吧。”

    大哥摇了摇头。

    柱子叔看了看站在船头上的我爷爷,之后他对我爷爷说道:“老叶叔,事到如今,就不要瞒着孩子们了。”

    爷爷对他摇了摇头。

    柱子叔却也对爷爷摇了摇头道:“孩子们都大了,该知道了。”

    说完,他对我招了招手让我过去,我走了过去,他让我们兄弟俩站在起,柱子叔笑了下,他的脸上疤痕密布,笑起来的话看起来非常可怖,但是在我眼里却是那么的慈祥,他摸了摸我的头道:“印象里你俩都是小时候的模样,这转眼就这么大了,时间真快啊!都长成大小伙了,仲谋,放下鼓,当年你爷爷选择自己去剥他的皮,是因为只有这样,你爹才有线生机,如果是鬼道里的人动手,他是必死无疑的。”

    我瞬间大喜过望,而大哥却是皱了皱眉头看着柱子叔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柱子叔指了指学校风水眼龙头碑的方向,压低了声音对我们说道:“龙头碑打开的那天,切就真相大白了,你爹能不能回来,也看那天了。”

    我已经明白了柱子叔的意思,或许,我爹是否能活着,就跟那龙头碑有关,我看了看我爷爷,问他道:“爷爷,柱子叔说的是真的吗?”

    站在船头上的他轻轻的点了点头。

    “既然是这样,你为什么不说?如果不是柱子叔告诉我们,你就不准备开口了?”我看着爷爷道。我忽然非常不理解爷爷的做法,如果说这事不足为外人道,为什么柱子叔说的时候他没有拦着,但是能说,为什么他冒着被我跟大哥误会大哥更是要跟他殊死搏的危险也不说?

    “你爷爷,想用他成为你的磨刀石,磨练你的不败战意,仲谋,你修行的道太过霸道,需要你往无前不能败,这在无形之影响了你的心性,正因为如此,你在败在你爷爷手上之后,才会那么迫切的想跟他战,这是你的道,也是你的心魔,所以你爷爷决定今天跟你打场,败在你手上,甚至是死在你的手上,你的对手越强,你的战意就越猛,杀了他,报了你心的血海深仇,你这几年来的停滞不前就会打破。”柱子叔看着我大哥道。

    我大哥看着爷爷,脸上的表情变的非常复杂,他虽然没有张口,我却能明白他的意思,他此时也想问我爷爷为什么要这么做。

    柱子叔叹了口气,摸了摸我大哥的头道:“你爷爷做了这个决定,本不让我告诉你,可是我害怕,真相总有被揭开的那天,今日你杀了他能继续成就你的不败战意,但是他日若是真相大白的那天,你会死于你的心魔,你本是个善良的孩子,若是你知道了你爷爷的苦心,那你也便废了。所以我必须要告诉你真相。”

    说完,柱子叔拿出瓶酒,打开自己先喝了口,道:“来,喝了这瓶酒,给你爷爷送个行吧。”

    刚才柱子叔的话,解开了我大哥跟我的心结,我爷爷跟我们之间的误会,终于真相大白,可是我还没来得及轻松下来,就被他的最后句话整的整颗心都揪了起来,我接过他递给我的酒,不可思议的看着他道:“给我爷爷送行?这又是什么意思?”

    “十二道鬼窟无尽的尸气与亡灵,成就了洛水河尸王,但是也镇压着尸王,今日超度了这些亡灵,尸王失去了这些亡灵的镇压,才算是真正的重见天日,今天乃是六十年甲子的鬼开门日,恰逢天狗食月,又有血月当空,尸王若出必定生灵涂炭,十二道鬼窟的龙元也将无人看守,叶子,你爹当年就是因为想为你拿出龙元而死,你能活下来,除了你爹死之外,就是你爷爷要为鬼道看守龙元,不让外人夺走。”柱子叔说道。

    我看了看我爷爷,他已经调转了船头,船逆流而上,驶向十二道鬼窟的方向。

    “不要!”我叫道。

    “看到岸上的那些人了吗?活着的你爷爷拦不住他们,只有进了鬼窟的他才能守住,叶子,你早晚要明白,活人,比任何尸王都要恐怖。只有把秘密埋在地下水下才最安全。”柱子叔抱着我道。

    这时候,我看到十二道鬼窟里面,激起最大的层浪。

    有口硕大无比的石棺,冲出水面。

    “胖子能帮忙的!不用这样啊!”我看着爷爷的船步步的靠近石棺,着急的叫道。

    “鬼道何须他人来帮忙?”柱子叔苦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