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三章 血海深仇

作品:《捞尸人

    该来的,总归会来,到现在为止,那十二道鬼窟里面的石棺还未曾现身,载着A女儿那个混世魔王的木筏还在那水面上飘荡,天空之上的圆月,还是片血红色,而大哥,已经再次的撑起了鼓,他抡满了鼓槌,砸了上去。

    随着他的击鼓,拿到围绕着那面鼓的水龙,对着那城隍爷的船声怒吼就冲了过去,龙本身就是华图腾,看起来就有无比狰狞威严,如此扑,更是携着雷霆万钧之势,但是城隍爷就那么站在船头,在水龙靠近他之时,他只是轻轻的挥了挥手,那道水龙则开始溃散,最后化为水撒入河。

    大哥继续擂鼓,刚溃散条,则再来条,水龙是以水化形,而随着大哥的鼓点密集的响起,在大哥的周围,竟然聚起道有道的水龙,细数之下,竟有条,这条龙争鸣盘错,愣是把鬼气森森的十二道鬼窟整的有如仙境般。

    大哥把鼓放在祭坛上,他丢弃了鼓槌,跳了上去以脚踏鼓。

    条条的水龙朝着城隍爷的船激射而去。

    条水龙齐扑,这场面让人心惊。

    但是这条水龙的龙扑,在城隍爷的面前,他再次的轻轻挥手,道透明的屏障挡在他的身前,那条水龙触碰到这道屏障,无法再进丝毫,最后皆是化为水,散落河。

    胖子捂着眼道:“我真佩服你大哥的勇气,明明不是对手,还是愣上,要是胖爷我就不打了,自己的亲爷爷,有那么大的仇吗?就看不出来你爷爷随便就还能打的他生活不能自理?”

    我叹了口气道:“要是知道打不过就不打,那就不是大哥了。胖子,送我过去吧,我去劝劝。”

    这时候,我已经不能再退缩,他们两个人这么打下去,虽然注定爷爷只要还手大哥肯定会立马败下阵来,正如那天爷爷随便就可以要大哥的命样,但是不管他们俩谁伤了谁,那都不是我想要的结果,作为他们俩最亲近的个人,我必须过去阻止他们。

    胖子点了点头,他抱起我,他用黄符召唤的那四个神兽早已因为黄符的燃尽而消散,他丢下张符,这张符在水逐渐的变大,胖子抱着我跳上黄符,就这么渡着我们俩,到了那祭坛上,胖子把我丢上了那个祭坛,道:“叶子,你也别太勉强了,他们俩都有分寸,神仙打架,不小心殃及到你,你的小命就没了。”

    我点了点头道:“我有分寸。”

    我的到来,的确让这两个人暂时平静了下来,我走了过去,我知道这事情想要解决,想要化开大哥心的结,必须爷爷给个解释,哪怕是句“我也是迫不得已”的话,其实我跟大哥在知道父亲是爷爷给剥皮的之后,我们俩所执念的,也就是爷爷的句解释而已,我没想到的是,爷爷这个人竟然是比大哥还要高冷,现在的切都说明了他当年所做之事是不得已而为之,可是他却愣是连句解释都没有。

    到了大哥身前,我对着坐在船头的爷爷跪了下来,我对他说道:“爷爷,作为孙子,理应跪拜于您,这跪,也是报答这二十多年的养育之恩,我知道大哥对你动手也是不对,但是您也应该知道,我爹的死对于我们家来说意味着什么,爹不死,大哥就不会被过继出去,我也不会在小时候被人嘲笑是没有父亲的孩子,我也知道作为个父亲,亲手毁掉自己的孩子绝对有不得已的苦衷,我只求你给我们个解释,我跟大哥也期待你能回来,我们家人能够团圆。”

    爷爷就站在船头看着我,他的脸上挂着那张脸谱,我看不到他的表情,因为此时没有了照明弹,只能接着红色的月光,我更不能看清楚他的眼睛里写着什么,他就这么静静的看着我。

    “我来告诉你吧。”大哥这时候说道。

    我回头,发现大哥眼神冰冷的盯着爷爷,他指着爷爷对我说道:“当年,他指使着父亲去做件事情,就把你把你从神农架带回来,父亲所做的切,都是由他来指使,他明知道有些事是鬼道的禁忌,不可做,却还是让父亲去做,父亲也真的做到了,真的把你从神农架给带回来了,他又指使父亲要从十二道鬼窟里拿出另件鬼道的至宝龙元,这举动,彻底激怒了鬼道人,可是当鬼道人来找父亲算账的时候,为了保全他自己,他却把自己的亲儿子给推出了出来,亲手把他的皮给剥了下来,当年所有的事情,都发生在这个祭坛上,他用刀,寸寸的把自己孩子的皮活生生的剥了下来,他的孩子死了,他抽身事外,保全了自己的地位,自己的性命。叶子,这样的个人,不配你叫他爷爷,他更不配去当个父亲!”

    “当年如果叶天华不死,我要死,你要死,包括叶子,也要死。”这时候,站在船头上的爷爷说道。

    “别说了,无论你怎么解释,都掩盖不了你是个懦夫!既然你要做件事,你更知道这件事的代价,在鬼道找上门来的时候,你和爹起反抗,未尝没有线机会,可是你甚至连反抗都没有,直接就把自己的孩子没卖了,我告诉你,我们宁愿当时死了,也不愿意你用这样的方式让我们活着!”大哥双眼瞪着爷爷,几乎要瞪出血来。

    “你这孩子,跟天华太像了,刚过易折的道理你懂吗?”爷爷看着大哥说道,他说话的语气很温柔,这次才真正的像个长辈对孩子说的话。

    “你见过这个鼓吗?”大哥却在这时候轻抚着这个鼓看着爷爷道。

    站在船头的爷爷轻轻的摇了摇头。

    “你自然是没见过,你当年连去领会他人皮的勇气都没有。”大哥轻声的道。

    我大吃了惊,扭过头来看了看大哥手拿的鼓,只感觉鼓皮上面有着不少褶皱,这么说来的话,这面鼓,其实就是我爹的人皮做的?

    爷爷不再说话。

    “我爷爷把这面鼓交给我之后,这么多年,它就这么直陪着我,永远在提示我,我有个血海深仇未报,我爹当年被人剥了皮,挂在了村口的大树上,我永远忘不了爹当年把我驼在脖子上的样子,我更忘不了他临死前那晚上给我的糖果,他告诉我爹要走了,我以为他要出去办事,但是就在那天晚上,你把他给杀了!”大哥说着,再次的擂起了鼓。

    这次的鼓点,是真正的打在我心里,让我的心疼到无以复加。爹死的时候,我还在娘胎之,那时候的大哥,已经三岁了,我直以为三岁的孩子或许还没有那段记忆,现在看来,切都在大哥的脑海里。

    我也理解了大哥为什么直以来那么少话,那么不爱笑,那么喜欢个人待着。

    个人的心里,装着个血海深仇,他又如何能够开心起来?

    相对与大哥而言,我做的真的太少了。

    “大哥。”我看着他叫道。

    大哥低头看了我眼,我看到他眼里泪光闪烁,他道:“叶子,本来我想找到凶手的时候,你我兄弟二人亲手剥了他的皮,屠戮他满门,不过我没想到竟然是他,我知道你下不了手,所以这件事我来,杀父之仇,唯有血债血还。”

    “可是他是爷爷啊!”我道。

    “那又怎样?”大哥冷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