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二章 鬼门关

作品:《捞尸人

    大哥撑的那个鼓并不算大,但是擂鼓的声音却是震天彻底的响,声又声,鼓点似乎是擂在人心头样,随着大哥的擂鼓,似乎有道狂风从天而降,那狂风入水,卷起道巨大的水柱,水柱在空激荡之后,形成条巨大的水龙,这条水龙龙头盯着十二道鬼窟走出的干浮尸,发出声震天彻底的龙吼之声,龙吼过后,在水底出现了幅异常诡异的画面,那些浮尸,竟然个个的对着大哥擂鼓的方向跪拜了下来。

    “果然是吃死人肉长大的水鬼,厉害。”胖子说道。

    胖子这句话是对近在咫尺的我说的,没想到远远的站在那个祭坛上的大哥却如同听到了般回头对胖子叫道:“强开鬼门,诵度人经,超度亡魂!”

    胖子黑着脸看着大哥骂道:“你说的轻巧,就知道最苦最累的活你肯定是交给胖爷我的!”但是胖子说归说,他扭头对众人嘱托保持这个姿势不变,而他招手,头顶的青龙俯下脑袋,胖子跳上龙头,这样脚踏龙头平地而起,显的非常的霸气,胖子脚踏青龙到往大哥所在的那个祭坛,这时候,那个照明弹已经燃烧干净,之后的事情,我竟然看不真切。

    刘老那边,在这个时候再次打出了颗照明弹,通过这颗照明弹,我看到胖子整个人已经在那祭坛上开始起舞。

    大哥擂鼓,胖子起舞。

    胖子身形臃肿,但是他的舞动却看起来非常的和谐自然,从这点上来看,他可以当的上是我见过最灵活的个胖子了,特别是他的舞动配合着大哥的鼓点,时之间看这俩人还有琴瑟和鸣之感。而随着胖子的起舞,在胖子的身后,也就是祭坛的方向,空气似乎被撕裂了般,慢慢的出现了批黑色的混沌。

    在混沌之,有道古朴的大门耸立着,大门之前,有十鬼王怒目而视,有守门小鬼形象生动,在这大门之上,有行金字:“幽冥地府鬼门关。”在大门之后,朦朦胧胧之间,可以看到座城,这是座满是黑色建筑的古城,城鬼气森森,但是万家灯火齐明,如同另外个世界般。

    就算没有大哥刚才的话,我也能看出来,此时胖子强开的就是通往阴曹地府的鬼门关,在鬼门关之后,或许就是传说的幽冥鬼城,在鬼门关开口,胖子对上面的十鬼王叫道:“鬼门既开,汝等还不度亡灵入阴而去更待何时?此地亡魂尸首无数成阳间鬼地,已是尔等失职,此时既已出现还不赶紧亡羊补牢,定要等胖爷我去往天师府参你们本?”

    若是寻常人看到这幽冥鬼王早已吓个半死,也就只有胖子这家伙能在鬼王面前还说话如此放肆,不过这鬼王并未动怒,这让我更好奇胖子的师门,按照胖子的说法,他的师门虽然是阳间的门派,但是品级却是极高,所以不管是天神还是阴司都要给面子,这鬼王被胖子这样大声的呵斥,竟然也不气恼,而是站了出来对胖子拱手道:“我等早知本地幽冥无数,也早想引渡归引,但是幽冥过鬼门,需有黄泉路引,路引早已在我等手上,阎王爷,酆都县太爷也早已盖上宝印,唯独本地城隍吃吃不盖印章,缺了城隍印,路引便不完整,更不可渡鬼门入鬼界,故非我等失职,只要本地城隍盖上宝印,我等可即可渡亡灵入阴。”

    现在我已经知道,本地城隍爷,就是鬼道人的我爷爷,这鬼王的话其实毛病很多,胖子说过,城隍在阴间本是小官,那黄泉路引既然都已经有了酆都县太爷和阎王爷的印章,区区个小小城隍敢不盖章?所以这话很明显是在踢皮球。这就好比上头有个件,央跟省里都批示了,个小小的村长敢拒不执行?那肯定是不可能的,或者说唯的可能就是,这个村长其实是得了央的授意的,或者说,这是个心照不宣的默契罢了,联想到爷爷鬼道人的身份,我感觉这是种默契的可能性很大,毕竟以鬼道的神秘,切皆有可能。

    就在我想的时候,忽然,在九道河子,有条船缓缓的“流”了出来,这是艘黑色的船,说黑色其实并不恰当,它更接近种暗红色,在船头上站着个人,这个人脸上带着幅脸谱面具,负手而立在船头,不是我爷爷还会是谁?再次看到我爷爷,就算心里已经原谅了他,我还是感觉五味杂陈。原谅归原谅,如果以后还有机会相处,我实在是不知道该以什么样的态度来面对他,毕竟他已不是那个陪伴我成长终日不离旱烟的老头了。

    “城隍爷来了,还不索取印绥?”胖子道。

    胖子的话刚落音,那站在船头的爷爷随手丢,方黑色的宝印便漂浮在空,那宝印纯黑,上刻有九只麒麟,每只麒麟背上,则有小鬼,看起来非常的精致,宝印在空旋转番。

    “既有城隍印,我等自要渡人而去。”鬼王稽首道。

    胖子端坐在地上,双手合十,开始诵经,他所诵的经我并不能听懂,想必就是大哥口的度人经,而那天空之上的混沌之,十鬼王伸手,自空和水形成了道桥,那水的无数阴灵渡桥而上,最后在鬼门关外,由小鬼发下黄泉路引,这才开鬼门而进。那河有阴灵无数,但是阴灵亡人在鬼门关面前就如同蝼蚁般鱼贯而入,你看了这个,只会心里非常的难受,只感觉你在人间地位尊崇也好,卑微也罢,旦阴阳两隔,鬼门之外,哪还有高低贵贱之分?在鬼神面前,众生皆为蝼蚁。

    等到这无数的亡魂皆已度过鬼门,鬼王再对胖子和城隍爷稽首,在祭坛之上的这团混沌之门这才缓缓的消散。

    在鬼门和鬼王消散之后,我看着祭坛那边,大哥跟城隍爷再次的四目相对。

    我忽然担心起来,以大哥的臭脾气,不会说在这里直接就跟爷爷动起手来了吧?他们两个就这么站着对望着,以胖子的聪明,他肯定不会卷进这趟浑水之的,我的目光就在那对视的二人之,都不知道胖子什么时候已经回到了岸上,他满头大汗的对我说道:“你大哥这人忒狡猾了点,这完全是拿胖爷我当苦力来用了。这下完蛋,本来胖爷我是偷偷的来的,之前为了救你大哥就已经暴漏了身份,现在我又用师门令牌开了鬼门,想必师门已经知道了,你们舒服了,胖爷我可就惨了。”

    “你开鬼门渡阴灵,这是好事,是善事,道士们不都是已天下苍生为重吗?你做了好事,师门还会怪罪你?”我看着胖子问道。

    “你呀,就是太单纯了,十二道鬼窟的事情,阴间岂会不知?鬼道不敬诸神,诸神会不自知?之所以如此,无非是睁只眼闭只眼罢了,胖子我这么做,估计是捅了篓子了。”胖子擦了擦汗道。

    这点倒是跟我想的样,这或许就是个秘密,而这个秘密,就跟鬼道有关,但是此时我根本就没有时间想这个问题,我担心的是在十二道鬼窟之前的我大哥跟我爷爷,他们俩人已经对视了这么久,会不会真的打起来。

    “胖爷,他俩不会打起来吧?”我担心的问胖子道。

    “玄,你大哥那臭脾气,什么事干不出来?要不胖爷我把你送过去,你劝劝他俩?”胖子道。

    我想答应,最终还是摇了摇头,爷爷不想跟我们解释太多,大哥亦有他自己的骄傲,他们两个这样的人想干什么,怎么会听我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