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一章 血月当空

作品:《捞尸人

    因为我们人数太多而且不是很好联络,所以很早就到了这边,而在我们等的时候,刘老和唐人杰的人也渐渐的来到了河边,之后陈东方李青还有那个神秘的A也到了这边,看着A和陈东方,我不由的佩服他们真的是有底气,那个混世魔王现在十有九是在陈石头的手里,更是今天晚上陈石头要献祭给河神的祭品,陈东方就算了,那可是A的亲闺女,他就这么沉的住气?是对胖子有信心,还是说就连神秘的A,都没办法管教自家的那个丫头?

    A他们看到了我跟胖子,远远的对我们打了个招呼,之后刘老那边的人还给他们三个也搬来了椅子,最后,A陈东方他们这些真正的“大人物”竟然坐在了起,看他们气定神闲的模样,似乎成了看戏的人样,这让我忽然有了不好的预感,所谓的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他们本来就是属于个层次的,而我们对于他们来说,其实完全可以不必放在眼里,十二道鬼窟里面的东西是可以牵动无数人神经的至宝,真的可以让我们去争,而他们只是看戏?

    毕竟公平竞争的前提,也是有旗鼓相当的实力。

    胖子看了看我,这么长时间以来跟胖子的相处,我俩的确是有了足够的默契,他走过来递给我支烟,之后我俩都点上,就这么默默的看着在我们那边坐着的A刘老等人,胖子道:“其实你完全不用妄自菲薄,且不说你爷爷的实力,他是鬼道人,又是本地城隍,可见他就算在鬼道也绝对是个核心的人物,没听A说吗,当年你爹惹了众怒,他们最终也只能让你爷爷按照鬼道的规矩执行家法,其实他们对鬼道也很是忌惮,还有你大哥,他可不仅仅是介武夫,如果胖爷我没猜错的话,你大哥过继过去的那个孙家,也是个很神秘的家族,你没接触过那个层次的人,其实真到了他们那个层次,权利是很大,但是大家都各有实力,所以忌惮的东西更多。没有谁就比谁强到哪里,说到死,都是条命,谁又怕谁呢?”

    “鬼道很厉害吗?”我看着胖子道,他直对鬼道有很高的评价,但是我却没有细问过,只是听他说过鬼道传人稀少。

    “厉害,极其厉害。叶子,等你的天灯点起来了,可以接触更多的东西了,胖爷给你讲讲那段历史,你就会明白鬼道有多么的可怕。”胖子说道。

    “比你的师门呢?”我心血来潮的问道。

    “以前旗鼓相当,但是在五千年未有之变局面前,我的师门却棋差招,如果不是鬼道有太多的隐秘,现在当之无愧的天下道教执牛耳者。”胖子说道。

    我听的有点心潮澎湃,就对胖子说道:“反正现在还早,你大概给说说呗。”

    “你见过山里的古庙,也听陈东方说过神农架里鬼道斩首众神,可以说,鬼道是跟众神对立的,而纵观整个历史,历朝历代的要么重道,要么重佛,到后来佛道几乎不分,君王总是敬神的,你想想,有哪个帝王不敬天下众神有唯我独尊之势,非但不敬,甚至有灭天下神佛之行?”胖子道。

    我再怎么蠢,也是个大学生,胖子的这句话下子就把我点醒了,我浑身的血液都被我这个想法给点的沸腾起来,我看着胖子问道:“破四旧?”

    “嘘!不可多说,现在你明白了吧?”胖子看着我神秘兮兮的道。

    我点了点头,的确是不敢说太多,但是我心里还是不可阻挡的激动,鬼道俯视众神,戴枷锁,斩首,而当年那场达到切牛鬼蛇神,这跟鬼道的做法是多么的相似,不是胖子提点,我根本就想不到这层,这么说来的话,那胖子对鬼道如此的推崇,的确是有理可据!因为这代表了什么,仔细想自然会明白。

    胖子的话对我触动很大,这让刚才心里多少有点没底的我再次有了底气,那么强大的鬼道,我爹是鬼道人,我爷爷更是鬼道的核心人物,这其实已经足够我们去跟刘老甚至A去公平竞争。

    不知不觉,我竟然已经原谅了爷爷,就算他没有解释,我也理解了他的苦衷,这或许就是那血浓于水的感觉。

    我们就这么静坐着,跟那边刘老和唐人杰的马仔个个站的笔挺言不发不同,这边的村民们则是格外的热闹,几个活泼的老嫂子们甚至无聊放起了音乐跳起了广场舞,这也让我放松不少,我没有去告诉他们今晚到底有多危险,对于他们来说,无知而无畏挺好的,而我,目光就来回交织在两个地方,个是村里陈石头家的方向,而另外个,则是三里屯大哥的家。

    自始至终,陈石头跟大哥,这两个今晚的重要人物,都未曾现身。

    ——我们直等到了近十二点,这时候,月亮就在我们的头顶,胖子让那些老嫂子们都回去,女人属阴,今天要对付的还是水里面的尸王,遇阴则强,所以女人应该回避,在老嫂子们回去之后,胖子在这四十九个人摆成的先天卦阵放了两个火盆,这两个火盆之装满了木柴和木炭,之后在表面浇上了猪油。两个火盆在这先天卦阵的位置,正好是两个阴阳眼的位置。

    直等到十二点。

    陈石头和他的三个孩子,终于从村口献身。

    陈石头今天,穿着身黑色的衣服,他默默的走在前面,而在他的身后,他的三个孩子抬着个木筏,木筏上面放满了鲜花祭品,在鲜花的间,躺着个穿着绫罗绸缎的女子,她就这么安静的躺着,如果不是那天在宾馆跟她的接触,我或许还真的以为她会是个恬静的女子。

    A在那瞬间站了起来,他眯着眼看着陈石头的方向,却是没有去阻拦,而陈石头和他的三个孩子,就这么抬着这个木筏,放在了水边,到了水边上的时候,陈石头先跪,之后他的三个孩子也跟着跪了下来,之后,陈石头拿出刀割破了自己的手掌,任凭自己手掌里的血流入水,之后,他把脑袋深深的埋在地上叫道:“主人,你最恭敬的奴仆,等待你的重生。”

    胖子看了下手表,再看了下天。

    实际上,这时候几乎所有的人,都在看着天上的月亮。

    此时在我们的头顶,条黑线,正在悄悄的蚕食着天上的月亮。

    “就他娘的知道没这么简单,天狗食月,阴气加倍!六十年甲子,果然!孙仲谋的,怎么还不出来!”胖子低声咒骂了声。

    而这时候,借着天上的月光,在十二道鬼窟的方向,忽然条黑线,在水快速的激射而来。

    本来平静的洛水河河面,忽然起了第道波澜,道之后,又道,道接着道,波澜逐渐壮大,变成巨浪。

    随着巨浪的翻滚,似乎洛水河的整个水位,正在快速的下降!

    河起了巨浪,问题是在河岸上我们,竟然感受不到丝风的痕迹!

    这难道就是传说的无风起浪?!

    胖子这时候直接挥了挥手叫道:“到时候了,点火!举符!”

    我和陈青山拿着火把走到那两个火盆之,点燃了里面的木柴,因为有猪油的原因,火势下子变的非常汹涌。

    而与此同时,那四十九个壮年劳力,则按照胖子的吩咐举起了胖子早就发好的符纸,时之间,符纸发亮,火盆火光四射。

    在我们的周围,真正的成为了个发光的太极图!

    天上,天狗食月。

    地上,轮太极图。

    而水里,波涛汹涌,水线下退。

    当天上的月亮彻底消失的时候,接着这边的光亮,我看到那陈石头已经跟他的三个孩子,把那个木筏推向了水。

    那水浪,卷着那道木筏,卷的方向,就是十二道鬼窟里面的方向。

    我不由的为那个姑娘担心了起来,到现在,她还在装睡,难道这个女孩就真的不怕死吗?这要是换做韩雪,估计早就吓晕过去了。

    “孙仲谋搞什么鬼!阴胖爷,他还不来?!”胖子咒骂道,他丢出四张符,我曾经看过的四大神兽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再次的出现在了胖子的头顶。

    就在这个时候,刘老那边的人,忽然打出了颗照明弹,之后砰砰的打出了几颗,这几颗照明弹,几乎把十二道鬼窟的方向照的如同白昼。

    也就是因为这几颗照明弹,我看到了以前陈东方给我描述过的场景。

    无数尸体行走。

    此刻,我看到无数的尸体,沿着十二道鬼窟的孔洞,开始往外出。

    他们像是人样,在水行走,渐渐的走出水面。

    尸体不计其数,十二道鬼窟之自古淹死的人沉入的就不少,加上那时候日军的屠杀,里面的尸体根本就数不出来,而在那些尸体之后,还有几十具女尸,这些女尸各个不腐,她们看起来是那么的青春美好,个个的穿着白色的纱衣,如同是在水起舞般。

    这幅场景,简直就是人间地狱。

    而天上,经历的天狗食月之后,月亮在慢慢的出现。

    但是再次出现的月亮,却变了色。

    变成了片的血红色。

    不会儿,天上,轮血月当空而立。

    整个世界,都似乎要成片血色。

    水位,这时候已经下降到了十二道鬼窟的方向,我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见过洛水河的水位能下到这样的地步。

    就在这时候,我才发现,在十二道鬼窟之前,有个巨大的祭坛。

    当祭坛露出的时候,那水的具具浮尸,开始往岸的方向走来。

    “孙仲谋呢?!”胖子这时候再次的大叫道。

    而这时候,又是个照明弹打了过去。

    这次,我看到了我大哥孙仲谋的影子,他走向了那个祭坛。

    他的背上,背着个巨大的鼓。

    红色的鼓。

    他单手撑鼓,单手擂。

    鼓响,天地变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