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章 最后的准备

作品:《捞尸人

    刘老和唐人杰的人已经从村口驻扎到了村外,可能高手都是不屑于以人数来压人的,所以A这边也就陈东方跟李青他们三个人,跟我们分别之后就住在了陈东方家里,也就是三爷爷的老宅子。临分别的时候A又嘱托了我们几句,似乎今天晚上的主角是我们,他和刘老应该都不会过多的干预。

    A走后,我直接抓住了胖子道:“胖爷,看不出来嘛,你身上竟然还有个皇帝的令牌?你师门貌似也挺叼的样子,藏的够深啊!”

    胖子笑道:“胖爷藏了吗?难道胖爷不是每天都身的王霸之气?”

    “比跟我说别的,快老实交代,那到底是什么东西,你又是师承何门的,好像刘老都非常的忌惮。”我笑着说道,之所以笑着说,其实就是也不指望胖子真的能告诉我,万他拒绝了,我也不会显的很尴尬。

    胖子却把令牌拿出来递给了我,我接过之后只感觉这东西触手冰凉,还非常的沉,而且现在近距离的看,它整个透漏着非常古朴的味道,它的正面是个龙头,而背面却有个老写的“皇”字,如果真这么看的话,的确是像电视上演的那些皇宫里的令牌,毕竟以前的皇帝以真龙天子自居,而“皇”字,更是绝对的权威无人可用。我就纳闷儿的看着胖子道:“胖爷,难不成你还是个满清遗老不成?”

    “屁的满清遗老,胖爷我根正苗红的汉人。”胖子道。

    “那这个令牌是什么意思?”我问道。

    胖子有点为难的看了看我大哥,我大哥走了过来,从我手拿过了令牌还给了胖子,之后对我说道:“不该问的就不要问,不该知道的你知道也不好。”

    “得,现在这又成了你俩的秘密了,胖爷,你这人不地道,我又成了外人了不是?”我看着胖子道。

    “叶子,这是真的胖爷我不方便说,就今天这事,如果传回师门,胖爷我起码三年的禁闭是少不了的了,你只要知道,这是个避世不出的门派,且极其不愿意插手世俗的争斗就行了。”胖子道。

    我其实也理解胖子,以胖子这心直口快的脾气,要是方便的话他早就说出来了,我就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得了,我明白,我就是开个玩笑,这年头谁还没有个秘密不是?”

    之后我跟胖子起回了伏地沟,而大哥则个人继续待在三里屯,我本来想让他跟我们起,万刘老那边再来找麻烦就不好了,但是转念想,事情如今都已经变成了这般模样,想必那刘老也不会再来,真的再来,那得罪了圈人的就是他姓刘的了。

    我跟胖子去了村委会,对于村民们来说,就晚上帮个忙就有五百块的酬劳,又能跟胖子这样的高人交上朋友,那肯定是求之不得的事情,所以这才刚过午,陈青山找的那七七四十九人就已经来了村委会大半,在吃过韩雪给我们送的饭之后,胖子把碗丢对陈青山说道:“既然大家来的差不多了,干脆就把没来的也召集下,胖爷我先把定金给大家发发,顺便也对大家伙说说晚上要干什么,想干的留下来,不想干的我们也好先做准备。”

    陈青山去把剩下的村民们召集了下,胖子拿出了沓钱,他那个黑色背包似乎跟银行的取款机样,不管怎么从里面拿直都是拿不完的钱,他先给这来的四十九个人说道:“今天晚上这个日子,对于大家来说或许是很普通,但是对于道家来说,是个天阴之日,若是在这伏地沟洛水河的说法里,今天是每逢六十年甲子的开门日,想必大家也都知道,十二道鬼窟自古不太平,传说鬼窟之有河神居住,实际上胖爷刚来伏地沟的时候大家也都见了,那所谓的河神就是尸王,是藏在石棺之,因为十二道鬼窟之有太多的尸体,阴气聚集,让这尸王成了气候所以极难对付,今天胖爷我召集大家来,实际上就是想结个道家的纯阳大阵,男属阳,女属阴,所以以四十九个男人之身结出纯阳大阵,目的就是对抗那尸王满身的阴气,也不需要大家做什么,胖爷我傍晚的时候会给大家在河边演练番,大家就按照胖爷给你们的位置坐好,至于说黄河尸王出来什么的,那自然是有胖爷我来对付,对大家来说绝对是安全。”

    胖子说完,下面的人下子议论纷纷,我这才发现胖子提前把事情对大家说明白了的确是个明智之举,很多人听是对付那洛水河里的尸王,都觉得这事不靠谱,这钱虽然好赚,但是有钱赚也得有命花才行啊不是?

    “静静,当然,若是大家感觉危险,大可回去,胖爷也好先做准备。”胖子道。

    下面依旧是议论纷纷,我看村民们也是纠结,既想赚这个钱,又怕真的有什么危险,毕竟今天晚上要对付的可是十二道鬼窟里的东西,对于我们本地人来说,十二道鬼窟里的东西的确是难以抗衡,我甚至听到别人说那天晚上也就是胖子刚来那会儿,他不就挑战过尸王?后来要不是我大哥孙仲谋出手,胖子几乎要被尸王给弄死,所以对于胖子今天的挑战,大家都没什么信心。

    “今天晚上,我大哥也会在旁边帮忙,大哥是能自由进出十二道鬼窟的人,尸王都拿他没办法,这大家可以放心了吧?”我赶紧对大家说道,这时候,也只能把大哥的虎皮拉来先用用了。

    大家听这个,纷纷点头,这时候陈青山也站了出来道:“都废什么话?我们守着洛水河,上游有靠着洛水河不管是捕鱼也好,旅游也罢,都富裕了起来,但是我们这里因为十二道鬼窟的关系,游客都没人敢来,如今胖爷帮我们处理掉尸王,不收钱就算了,甚至还给你们工资,就这你们还吞吞吐吐?到底还是不是吃伏地沟水裤裆里带把的爷们儿了?十二道鬼窟若是危险除,以鬼窟之名发展个旅游业,谁不好奇来看看?这边若是通了,平日里招揽游客划船垂钓,这对于咱们来说不都是百利而无害?”

    陈青山的话彻底的触动了村民们,伏地沟是真他娘的穷,老少爷们儿也都穷怕了,洛阳是个旅游城市,靠旅游发财的村子不少,这点大家都知道,本来伏地沟三里屯这两个村子背靠伏牛山,脚踏洛水河算的上是山清水秀,以前也有不少旅游公司来实地考察说要发展这里,但是都因为十二道鬼窟无法处理的关系最终作罢,陈青山不愧是伏地沟的父母官,最了解村民们的心思,他的这番话出,村民们群情激昂,纷纷表示就是不要胖子的钱,也会帮忙把这尸王给除了。

    别说村民们,同样作为村官的我,都知道如果真是十二道鬼窟变的安全之后,以以往十二道鬼窟的凶险作为个嘘头,以此来发展旅游业,那定然会让附近的几个村子重新换番模样。

    大家都愿意配合,胖子的工作也好开展,在彩排之后各回各家,都约好了傍晚的时候在三里屯集合,之后我跟胖子就在这村委会里,胖子开始制符,我张张黄纸的帮他裁,这次的胖子真的是如临大敌样的,愣是画了背包的符,这些符咒要是都贴在那个棺材上,估计都能把那个石棺给糊满了。

    就这么忙碌,就到了晚上,晚上的时候,村委会支起了大锅,陈青山买了头猪,又叫了村里的几个老嫂子们来做了大锅饭,我发现不了解真相的人民群众非但不认为晚上是件多么凶险的事情,甚至他们还非常的高兴,这顿大锅饭吃的感觉就跟今晚是个大喜的日子样,我想了想,其实归根到底,我之所以感觉到紧张,并不是因为十二道鬼窟里的尸王,又或者是那个积尸地,而是围绕在这件事的人。

    这让我想起了以前看的盗墓笔记里面句特别让人记忆深刻的句话:“比鬼神更可怕的,是人心。”

    吃过了饭,我们这个队伍,浩浩荡荡的奔赴三里屯,在河边,村民们被胖子人发了张符纸,之后按照我们午彩排的,这四十九人,排成了个先天卦图案的大阵。

    我抬头看了看天上的月亮。

    今晚的月亮,是真的圆。

    天上只有轮圆月高挂。

    点点星光,怎能与皓月争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