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九掌 真正的风起云涌

作品:《捞尸人

    其实这时候奇怪的人不止是我,刘老身边的人貌似都很奇怪这令牌是什么,不过那个黑衣人还是把令牌给拿了过来递给了胖子,他脸上已经没有了刚才对胖子开枪的傲慢,我知道胖子这人的脾气,那是睚眦必报肯定不可能这么放过他,果不其然,胖子在接过令牌之后对正要扭身回去的这个黑衣人道:“站住!”

    那人站住身子,回头看了看胖子。

    “刚是你对胖爷我开的枪不?”胖子问道。

    那人的脸上开始沁出汗,他站也不是走也不是,最终只是点了点头道:“是我,刚不知道你的身份。”

    “现在知道了吗?”胖子笑道。

    他摇了摇头道:“不知道。”

    胖子走了过去,伸出手就要巴掌打过去,打到半却放缓了速度,只是在这人的肩膀上拍了拍道:“别紧张,你有头屑,没用海飞丝吧?”

    那人整个人都懵逼了,摇了摇头,满头大汗的道:“我用的飘柔。”

    “下次用个去屑的,回去吧,你们主子专门欺软怕硬,胖爷我怎么也不能跟他学。”胖子笑道。

    胖子的这句讽刺,让刘老的脸色变的越发的阴沉,他盯着胖子道:“这件事,我势在必得,你以为单凭这张令牌我就会怕了你?要是我没猜错的话,就算你是那里的人,以你的资历,也没资格拿这张令牌吧?”

    “凭他不够,再加上我呢?”这时候,陈东方走了过来,这次,他的出场,再次如同我在医院第次见他的时候样走路虎虎生风极具气势,而他身后的李青,再次换上了我首次见他的时候他身上穿的那身功夫装,只是这次,手盘的已经变成了串星月菩提。

    “真要撕破脸,你够格吗?”刘老似乎怒极,他瞪着陈东方道。

    “够。”这时候,辆车忽然呼啸而至停在了外面,个穿着身西装的男子下了车,那皮鞋擦的锃亮,这个人张国字脸,那两条剑眉特别的浓,这让他整个人看起来异常的威严庄重,我眼就认出来了这人是谁,因为那个混世魔王样的女娃跟这个人在五官上非常相似,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就是那个女娃的父亲,也就是陈东方对我们说当年故事的A。

    我跟胖子曾经估测过这个A的真实身份,他应该就是百姓传说的龙组的人,龙组肯定是不存在的,但是那应该是个类似的机构,如果说的恰当点的话,应该是叫特别行动组,专门处理些不足为外人道的事情。

    A走了过来,走到了刘老的身边,他倒是没有跟我们样和这个刘老针锋相对,而是勾住了刘老的肩膀道:“刘老,这么大岁数了,跟群年轻人较劲儿,不怕丢了您的牌面?怎么说这也是您当年带兵打过仗的地方,这么不念及点旧情?”

    刘老冷哼了声道:“既然来了,那就把话都说明白了,这东西我虽然想要,但是我还不够格,那人是谁你应该知道了,所以与其说我势在必得,不如说是那人。你明白了吧?”

    “六爷说了,龙元是人间至宝,自然会择主,它选了谁就是谁,这是天命。”A笑着对刘老说道。

    “六爷这么说?”刘老愣道。

    就在这个时候,刘老身边的人的手机忽然响了,他看号码给刘老递了过去,刘老接了电话,说了几句之后,把手机丢在桌子上道:“倒是好大的手段,既然如此,伏地沟的事情,那就伏地沟的人来了!”

    “这就对了,鬼道没有那么简单,当年叶天华,不也是鬼道的人内部解决的吗?”A对刘老说道。

    刘老站了起来,他看起来依旧生气,只不过现在的形式随着方又方的势力纠结变的复杂,他再也不能像欺负我跟大哥那样肆无忌惮,我就算再傻,也能感觉出关注这件事的人,甚至有比刘老分量更重的人,刘老站起来之后转身就走,而唐人杰也赶紧招呼他的马仔跟了上去,他们没有走,倒是没有开始那么张狂,所有人的人都驻扎在伏地沟的门口,似乎并不死心。

    A这样的人,站在人群,真的有种焦点的感觉,就连陈东方的锋芒都完全被他给掩盖,他可能也是我见过的最后身份的人了,在刘老走后,他走到了胖子的身边跟胖子寒暄了几句,声音很小,我听的并不真切,好像是问何真人怎么样了之类的话,说了几句之后,他走到了我身边看着我大哥笑道:“我是A,天华的大儿子吧,不错,有天华当年的风采,六爷对你很有兴趣,有没有兴趣见见他老人家?”

    我看到跟在A身后的陈东方在听到这句话之后双眼放光,他不停的对我大哥眨眼,示意大哥答应。我也意识到,A口的六爷绝对是顶了天的大人物,这可以说是场大机缘,要是大哥能跟六爷搭上线,那可谓是前途不可限量,我都恨不得替大哥答应了,谁知道大哥还是那副万年不改的淡定模样道:“没兴趣。”

    陈东方幅懊恼的表情,似乎都在为大哥感觉到惋惜,他赶紧替大哥解释说道:“他可能不知道六爷是谁。”

    “是谁重要吗?”大哥反问道。

    这下,就连A都愣了下,不过他随即哈哈大笑道:“有性格!怪不得六爷都能另眼相看。”

    说完,A看向了我,我的心开始狂跳,我不禁阵激动,我就在想,万这A接下来说句你大哥不愿意,要不你加入我们去见见六爷的话?我都在考虑到底是跳着答应呢,还是学着大哥装装逼不同意?谁知道我他娘的在这边激动了半天,A句话也没对我说,而是扭头看了看陈东方道:“丫头呢?”

    我心现在简直是千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你就这么看我眼就把我忽视了?

    虽然哥们儿现在的确是无是处,但是胖子都说了,我是魂灯没点上,点上之后就能白日飞升的主,你就这么不把我看在眼里?

    这刻,我真的想立马就让胖子把这盏灭了的魂灯给点上,这种被人忽略的感觉,我是真的蛋疼。

    “本来是找到她了,结果她又走了,是我没看好。”陈东方道。

    “哎,这丫头,不怪你,就是我也不定看得住她,晚上看好她,别让她真整出什么事儿来。”A道。

    陈东方点了点头道:“好。”

    “天华的坟在哪,带我去看看,给他上支香。”这时候,A终于回过头来对我说了见面之后的第句话。

    “就是个衣冠冢。”我道。

    “我知道,走吧,带我过去。”他道。

    ——当年我爹惨死之后,肉身直都没有找到,他的人皮作为证据被警察给收走,后来说是直接火化了,也没有领回来,所以埋我爹的时候,就是埋的几身他生前的衣服而已,我们带着A去给我爹上了香,最后,A更是跪下来在我爹的坟前磕了几个头。

    磕完头之后,A站了起来,拍了拍我的左肩道:“别着急,龙潜于渊未必是什么坏事。”

    我左肩的魂灯是灭的。

    他的这句话,似乎另有深意。

    可是他没接着说什么,而是抬了抬头看了看天边出现的那轮圆月,轻声道:“六十年甲子,鬼门又要开了吗?”

    他说话似乎是在自言自语,说完之后又喜欢转折,似乎大人物都喜欢这样,上句说的这个,下句就变换话题,让人直都跟着他的节奏走。

    他下句则是看着我们众人道:“都准备好了吗?”

    胖子大哥他们都点了点头,我其实什么也没做,也是点了点头。

    接下来的这夜,才是真正的风起云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