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八章 以命博命

作品:《捞尸人

    我看不懂其的门道,正所谓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所以我在看李青打架的时候能感觉到很秀很飘逸,但是这个韩昆仑的枪给我的感觉就是连贯并且没枪都直击要害要人的命,从他动手开始,舞,拍,挑,到现在的刺,这四个动作极其的连贯,招招都见杀意,也就是大哥,换做其他人或许能避开其个杀招,却躲不过那立马手到拈来的第二招。

    “果然是暴雨梨花枪,如同暴雨般而来,根本就不给人喘息的机会啊。”胖子这时候念叨道。

    而我,在看到这枪刺向刚落地身形未稳的大哥的时候,心也是提到了嗓子眼,我看大哥出手很多次,这还是第次几乎没有还手之力。

    事实上,也就是在大哥刚稳住身形的时候,那闪着寒芒的枪头就到了,这枪,依旧直取大哥的咽喉。

    而接下来,我张大了嘴巴,因为避无可避的大哥竟然伸出手了手,挡在了这枪头之前。

    白衣年男子叫道:“找死!”

    他提枪的手臂略用力,枪速更快,朝着大哥刺来,我听到了划过肉的声音,大哥挡在枪头之前的那个手掌,瞬间血花四溅,而枪头则在那瞬间搅烂了大哥的手心,之后刺破肉而过。

    大哥的那只手,只挡住了枪头两秒钟的前进,但是这两秒钟,却让大哥终于有时间侧了侧身子,枪头并没有刺大哥的咽喉,而是贴着脖子上的皮而过,在大哥耳下的脖颈之上,划出道血痕。

    我直接就要冲过去,却被胖子抱住了腰,他道:“别去,枪就把你撂倒了,你去只会让他分心,今天胖爷拿人头跟你担保,就算孙仲谋败了,胖爷也会保他条命!”

    听了胖子的话,我回头看着他道:“胖爷,算我求你了!”

    而就在这时候,我看到胖子的眼睛却死死的盯着场的两人,在我的眼里,其实大哥已经败了,他从头到尾没有挨到这个韩昆仑的身子,现在手掌又被洞穿,哪里还会是对手?可是我回头的时候,刚好看到大哥的冷笑。

    他在对着韩昆仑冷笑。

    下刻,这个直气定神闲的年人韩昆仑终于变色,他猛然抬手,要把那卡在大哥手掌的长枪拉回来!

    可是已经晚了!

    大哥那已经被洞穿的手掌,却抓住了韩昆仑的枪!

    之后,他微微侧步。

    身子开始往前欺进。

    长枪刺了他的手,此时他却也是拿手卡着这杆枪,韩昆仑抽了几下,依旧无法撼动,随着大哥的往钱欺进,大哥的手,也随着枪杆而往前。

    他的动作极快。

    快的眨眼间就到了枪柄。

    场上的形式,这时候发生了巨变,韩昆仑在退,大哥在进,但是大哥进的速度,要远超韩昆仑进的速度。

    终于,韩昆仑弃枪,身子开始往后飘去。

    而大哥不依不挠,他的这招我见过,陈东方说这是贴山靠,乃是至刚至猛的路子,上次大哥用这招,还是李青的挑衅。

    在韩昆仑弃枪的时候,大哥的身子欺进他的身前,大哥的肩膀顶在韩昆仑的胸口之上。

    这切,从我转头看到韩昆仑的身子如同根离弦之箭冲出去,仅仅三秒。

    韩昆仑的身子砸在了地上,他想要站起来,但是还是忍不出口血喷了出来,而大哥从手掌之拔出长枪,此时,这杆银枪已经变成了杆血枪。

    大哥把银枪丢给了韩昆仑,再次对他招了招手道:“还能战否?”

    韩昆仑撑着地站了起来,他提起枪,我以为他还要打,谁知道他对大哥抱了抱拳道:“输了便是输了,韩某艺不如人,心服口服,但是年轻人,你还年轻,不要每次都这般的以命博命,易伤身。”

    “命都没了,谈何伤身?”大哥笑看着他。

    “韩昆仑,你废什么话,还不打!”刘老这时候对他叫道。

    韩昆仑回头看了看刘老,对刘老抱了抱拳道:“刚这位兄弟已然手下留情留我条性命,已无脸再打,韩昆仑已经败了,此次自然分不取,刘老,后会有期。”

    说完,韩昆仑对大哥弯了弯腰道:“兄弟以后若有需要,可以到山东找韩昆仑。”

    说完,韩昆仑提着枪,叫上那个帮他拿枪的年轻人转身走了,没走几步,却再也坚持不住几乎要跌在地上,多亏了那个年轻人扶起,这才艰难的离去,之后上了辆车,绝尘而去。

    ——韩昆仑走后,见识了场真正高手过招之后,场面上寂静无声,唐人杰的那些喽啰们没有个人再敢上前,大哥身上溅了不少血,他走了过来看了看我道:“茶怎么凉了?”

    我下子笑出了声,擦了擦刚才眼角沁出的泪道:“看你那熊样!凉了我给你烧上就是了。”

    我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对他竖了竖大拇指,开始给大哥沏茶。其实我还是担心刘老,上次唐人杰摆的鸿门宴,刘老是见识过大哥的手段的,所以他这次就请了韩昆仑这个高手来,韩昆仑败下阵来之后,以刘老这次的势在必得,他肯定不可能就此善罢甘休。

    果不其然,我刚把茶炉烧上,刘老那边的几个人就已经拔出了枪,我想到了小王的话,他说今天已经接到了命令,不管伏地沟附近发生什么都不出警,这就意味着今天的伏地沟已经没有道理可言,成了个三不管地带,所以刘老就算真的开枪也不奇怪。

    就在我担心我们三个都要惨死枪下的时候,胖子走了出去看着刘老道:“你确定你真的要开枪?”

    大哥说了,今天的胖子会显现真正的身份,刚胖子自己都说,就算大哥败了,他也能保全大哥的性命,胖子不是信口开河的人,他说这话的底气,或许就是他真正的身份,连陈东方都无法确定却深深忌惮的身份。

    “站住!”拿枪的黑衣人道。

    胖子指了指自己的胸膛道:“来,朝这打,朝胖爷我这里打。”

    他边说,边往刘老那边走去。

    接着,那人就开了枪,枪声很大,却是打在了胖子的脚下,刘老看着胖子道:“你确定你要自己找死?”

    “是吗?”胖子冷笑了下,说完,他从口袋里摸了个东西出来,直接丢给了刘老,刘老身边的人以为是暗器,下子接到了手里。

    之后,我看到胖子丢过去的那个,是个龙头形状的令牌,但是材质却似乎是青铜,我看这个就想起了那皇帝的令牌,见令牌如见皇上,这要是在古代的话,可能胖子这手意味着他是皇上身边的人,但是现在已经没有皇上了,就算还有第人,也不流行用这种令牌了啊。

    “姓刘的,认识这个吗?”胖子站着,冷笑的看着刘老道。

    刘老扫了眼那个令牌,脸色开始变的古怪,之后他伸了伸手,身边人递了个手机过去,他拍了下那个令牌,似乎是发给谁,之后又打了个电话,没说几句电话就挂断了,之后,这个刘老的脸开始发黑。他闷闷的看着胖子,言不发。

    胖子看着他道:“确认了吗?确认了还不还给胖爷?”

    “你知道你是在跟谁说话吗?”唐人杰指着胖子叫道。

    刘老抓起水杯砸在了唐人杰的身上,骂道:“滚!这就是你招惹过来的人?你以为你能控制的人!”

    说完,他对身边的人使了使眼色道:“还给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