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七章 状元枪

作品:《捞尸人

    胖子叫完就往里面冲来,外面的人自然是要拦着,但是此时的胖子也是发了狠,他像是头牛样的冲进人群里,整个就是个横冲直撞,时之间虽然人多,但是真还没有人拦的住他。

    本来胖子那边都动了手,我也开始磨拳擦掌的准备大干番,虽然我没有别人的身手,但是跟在他们两个后面出个黑拳什么的总是可以的吧,谁知道大哥却直还在淡然的喝茶,并没有动手的打算。

    我小声的对大哥道:“大哥,胖子帮我们出头呢,我们不动手,会不会太不讲义气了点?”

    大哥回头看了看我,他的脸上难得的挂着微笑道:“你不是直都好奇胖子的身份吧,刚好可以给你看下他师门有多厉害。”

    我没说话,我明白大哥的意思,就是想让胖子在刘老面前表明身份,但是这样有点不妥,我只能死死的盯着刘老和胖子那边,旦胖子真的陷入险境,不管大哥动不动手我肯定是要冲进去的。

    就在这时候,刘老皱了皱眉头,问唐人杰道:“这个胖子不是你的入幕之宾吗?”

    唐人杰挠了挠头道:“此人脾气古怪不受控制,开始我是想着让他来破局,谁知道这家伙现在不跟我们站到块了。”

    刘老瞪了唐人杰眼道:“看看你办的好事!”

    说完,他冷笑着道:“既然不是自己人了,也没必要留手,我没有太多的耐心了。”

    唐人杰点了点头道:“是,我知道怎么办了。”

    说完,唐人杰对身边的人使了使脸色,直站在刘老和唐人杰身边的几人都掏出把明晃晃的开山刀,对着胖子就冲了过去。

    “胖爷小心!”我看他们都动了家伙了,胖子这人并不是个擅长打架的人,我看大哥的身后还有张长板凳,提起长板凳就冲了出去,站在我身边的人看我要动手,几个人也是对着我就冲了过来,我不管三七二十,对着冲在最前面的那个人板凳就砸了过去,现实生活哪有那么多像大哥李青陈东方这样的高手?我又发了狠的拍,他根本就躲闪不及被我板凳砸在脑门子上,他惨叫了声就趴在了地上爬不起来。

    这板凳砸过去之后,我极少打架,之后只感觉脑袋里似乎是片空白,我咬着牙抡起板凳,舞的虎虎生风,又砸倒两人之后,我自己身上也挨了几拳头,这几拳彻底的把我的血性给激了出来,我咬着牙,像个疯狗样的抡着板凳在人群之乱砸气,但是不会儿我就被打倒在地,板凳也脱了手,我抱住了头,只感觉拳脚如同雨点样的落在我的身上,奇怪的是这个时候我竟然没有感觉疼,唯的感觉就是想站起来,打倒个够本,打俩就是赚的!

    之后我感觉身上轻,接着我整个人就被我大哥只手给提了起来,而刚才围着我打的人已经倒地了大片,大哥对我笑了笑,帮我拍了拍身上的尘土道:“打架的事情不适合你,去吧,把茶烧着,别凉了。”

    说完,大哥就冲了出去。

    大哥动手,压根儿跟李青的美感不同,他似乎就是力的碰撞,他冲进人群之,拳头什么落在他的身上他不去躲避,他的眼里,似乎永远只有离他最近的那个人,而他的力量,总是足以让他拳头就把那个人给打倒。

    他就这样往前冲着,冲着冲着发现已经无人敢靠近他,那些本来合围着他的人,此时竟然看着他的身影步步后退。

    而大哥的勇猛也终于是让深陷囫囵的胖子解了围,胖子此时脸的血,也不知道是他的还是别人的,但是他也终于是从人群之冲了出来,手提着把带血的开山刀,跟大哥站在了起,俩人背靠着背,但是却无人再敢去近身战。

    “废物!”刘老骂了声,之后对身边直站着的那个穿白衣服的年人道:“这就是我上次跟你说的孙仲谋,看清楚路子了没有?”

    “走的是极拳大开大合的路子,俗话说极加披挂神鬼也害怕,他外家拳已臻化境,不过似乎是个野路子,刚看他出拳,也多少有点咏春寸劲儿的底子,看不出是师承何门。”年人轻声的道。

    “有把握吗?”刘老问道。

    白衣服年男子皱了皱眉,没有说话,他伸了伸手,身边那个年轻人递上来杆长枪,这是电视上经常见到的武将用的那种马枪,我以为这是古代人的兵器,现代几乎除了街头卖艺的人很少用了,现在这人竟然要拿个这个出来,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个年人提起长枪的时候,我忽然感觉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握枪的他,跟赤手空拳的他,几乎是换了个人样。

    就连唐人杰的那些马仔,此时也感受到了这个人的气势,主动的退到了边,给他腾出战场。

    “大哥小心!”我对大哥叫道。

    此时,场上的大哥也注意到了那个人的进场,胖子低头对大哥说道:“孙仲谋,小心点,这人叫韩昆仑,江湖上叫这个人状元,也是武状元之意,别轻敌。”

    只见这个白衣年男子倒提长枪,开始朝着场的大哥走去,他走的速度越来越快,后面变为跑,枪头在水泥地上都拉出道火星。

    胖子把开山刀递给了大哥,大哥摆了摆手道:“去看好叶子。”

    说完,大哥跨出步,伸出手,对那个横冲进场的年男子招了招手。

    “竖子尔敢!”大哥的这个动作,让这个年男子大怒,他抡起长枪,在空舞起了个枪花,舞动枪花的同时,他的身子还在欺进,这时候我几乎已经看不到枪头,只能看到道虹光扫向大哥,那锋利的枪头如果划过大哥的脖子的话,能招毙命。

    这就是武者与寻常人的区别,如果这枪是扫向我,我避无可避。

    这可能就是电视上演的那种传统武术,也是我第次见人用冷兵器,我身上的鸡皮疙瘩从起来就没退过,看到这个人舞枪,我忽然想到了陈东方对李青说的那句话:

    功夫,是杀人技。

    就在那枪头几乎要扫在大哥脖颈的时候,大哥轻轻的退了步。我看到大哥的衣领飘动,个布条缓缓的飘落在地上。

    也就是说,刚才,那锋利的枪头,离大哥的喉结,只有寸之遥。

    大哥后退步,再次对这人招了招手。

    而那个年人,在那枪落空的情况下,他的身形在空个扭转,那落空的枪却被他高高的抡起,这次,枪如同杆朴刀样,对着大哥顺劈而下。

    大哥再退步。

    这次,枪刃贴着他的脸,砸在了他的脚下,地上那坚硬的水泥地面,被这枪给砸出个深坑。

    而这次,年人不等大哥招手,下招就接踵而来,那枪头在地上个翻滚,年人扬手往上挑。

    这挑,似乎大哥避无可避。

    枪很快,但是大哥的动作更快,他单脚点,整个人离地而起,而另只脚,竟然踩在了那枪头之上。

    年人咬牙,继续扬枪,这扬,大哥的身子也同时被扬起两米多高。

    大哥脚踩着枪头,另只脚却在这时候踏在了枪杆之上,随着年人扬枪的力道,他整个人在空个翻滚,避过了这看似避无可避的锋芒。

    但是大哥的身影刚落地。

    长枪已到。

    点寒芒先至。

    这枪,横冲而去,枪出如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