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三章 混世魔王

作品:《捞尸人

    陈东方倒是没有对胖子的到来感觉到稀奇,不过他站了起来对我说道:“小姐已经在房间等你了。”

    胖子这人也识趣,直接在大厅的沙发上坐了下来,抓了把瓜子笑道:“胖爷就说了不来当这个电灯泡,非叫胖爷我来,你看看这多尴尬?你们去开房,胖爷就在楼下等着?”

    陈东方瞪了眼胖子,不过估计也是见多了了这家伙的口无遮拦,陈东方对我说道:“2楼,211,去吧。”

    我点了点头,上了二楼,到了211的门口,还没敲门呢,那姑娘就先打开了门,我对她笑了笑道:“你好友,虽然认识几年了,但是这也算是我们第二次见面吧。”

    “你错了,这是第三次,那天晚上的事情我知道。”这个姑娘看着我道。

    她这么说,我的脸瞬间就红了,那天晚上柱子叔把她浑身上下的衣服扒个精光让我睡了她,问题是那天晚上她明明是昏迷不醒的,为什么还会知道?

    她走到桌子边上喝了杯水,撇了我眼,跟韩雪的动不动就脸红不同,她说起这个似乎是轻描淡写样,她道:“怎么,是不是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

    我挠了挠头打了个哈哈道:“这个还真是,虽然那晚多有得罪,但是你也知道,事出有因。”

    “我知道事出有因,而且那晚上你要有什么歪心思,你早就死了。”姑娘说道。

    我心里阵恶寒,难道说那天晚上的昏迷,也只是这个姑娘的假装而已,那么,能让人扒光还差点被我睡都不醒来,这得是多么大的定力才行?

    “我只是想知道那个人要干什么而已,不然就凭他打不晕我。”姑娘似乎知道我的疑惑般,给我解释道。

    “你胆子真大,怪不得东方叔都说你是女豪杰。”我对她竖了竖大拇指,这是真心的佩服。

    “得了吧你,他只会说我是怪物,才不会夸我是豪杰,叶继欢,你明明知道我是故意去的陈石头家,你这个王蛋为什么要把我救出来?”这时候,这姑娘话锋转瞪着我道。

    我瞬间感觉蛋都碎了,感情老子夜探黄皮子坟差点把命都给丢了把你救出来是我错了?我就道:“我怕你出事而已。你不感谢我就算了,还怪我?”

    “我几乎都要成功了,你害我功亏篑,现在好了,陈东方定要把我送回去,陈石头已经准备好拿我献祭了,现在我送回去,切不都泡汤了?”这姑娘说道。

    现在我都不敢相信站在我面前的是个女人,她的长相属于那种知性女人的类型,但是听她说话,那简直就是巾帼英雄的样子,她什么都是知情的,被陈石头送往黄皮子那边她知道,就连陈石头要把她献祭给河神的事情她都知道,并且还不想走,竟然还怪我干扰了她!

    “你胆子是真的大,不过我很好奇,你的生辰字并不是天命阴女,为什么陈石头会拿你献祭?”我问道。

    “我要不故意报个假的给你,你是不是早就去陈石头家里抢人了?我故意给个假的给陈三奎,你这个人怎么会这么傻?”这姑娘白了我眼道。

    我瞬间无语,就跟这个女人接触这么会儿,也就是说了几句话的功夫,我感觉我整个人的脑子都不够用了,印象的女人都是韩雪或者我母亲那样的类型,女汉子也不是没见过,但是你说女人这么大胆子的,还真的是此生头回遇见。

    “你现在怪我也没用,你早些时候应该把这些都通过三奎传给我,我就不会坏你的事儿了。”我道。

    “说你傻你还真憨上了,人家不跟自己爹派,跟你派?那个生辰字,我就算写上实话,到你手里的也让你看不出倪端,真不知道你这个人的脑袋是怎么长的,竟然能在这个地方活这么大,我也是服气,行了,不怪你了,今天叫你过来,就是想让你帮我出去。”姑娘说道。

    “怎么出去?”我问道,陈东方跟李青这样看着你,我怎么帮你?

    “你照本小姐说的做就行了。”她道。

    说完,她坐在了床边上,看着我,忽然对我抛了个媚眼道:“那个陈柱子说,只要你把我给睡了,这件事就结束了,其实我很想试试,真睡了之后是怎么个结束法。你想不想试试看?”

    说完,她忽然把衣服往下拉,露出两个香肩出来。

    听到她的这句话,我双腿都打了个摆子,这姑娘真的是不能以常理度之,肯定又是设什么套让我钻呢,我就摇了摇头道:“还是算了。”

    这姑娘忽然哈哈大笑了起来,笑了半天指着我道:“你还真是个怂逼,摆你面前都不敢上。”

    我正要反驳,谁知道这家伙止住了笑话锋转道:“给我支烟。”

    我悻悻的拿出烟丢了过去,她那酒店里的火柴点上,深吸了口,整个人像是个瘾君子样的呈字状趟在床上,闭着眼睛慢悠悠的道:“陈石头家的事情我已经搞清楚了,那家伙为了巴结那个河神把自己老婆都给献祭给了河神,为了就是让那个傻女人怀上河神的孩子,但是那个陈海跟你那个柱子叔,识破了陈石头的算计,所以当年从傻子肚子里剖出来的孩子,是陈海跟你柱子叔放在那个龙头碑的下面,想用龙头碑给镇压住那个鬼婴,结果陈石头就把陈海给杀了。他想把我跟那个孩子起献祭给河神,就是想要我把那个孩子给生下来,真他娘的恶心,老娘还是个黄花大闺女。”

    “你知道你还要去?”我不可思议的看着她道。

    “我不去,怎么知道到底有多么恶心?”她反问我道。

    我瞬间无语,但是我很快问道:“那河神,为什么这么想生孩子?他也想当爹啊?”

    “好像是那河神被龙头碑给封在棺材里出不来了,只有有人生了他的孩子,他才能借着孩子出来吧。这都是陈石头那天对那些黄鼠狼说的。”姑娘说道。

    说完,她已经把整支烟都抽完,之后她拉起床单道:“你过来。”

    “你要干嘛?”我戒备的问道。

    “强奸你!”她恶狠狠的道。

    “神经病。”我白了她眼,只感觉那天我见到这个姑娘还算正常,这才多少天,就变成这幅样子了?

    “快过来,帮我编个绳子。”她道。

    我就走了过去,跟她起把床单撕成布条,之后编织成了个绳子,吊在了窗户上面,我以为她要沿着这个东西走,谁知道不是,刚把这绳子给绑在窗户上,她拳头就砸在了我的脸上,我根本就猝不及防,之后我捂着脸道:“你打我干什么!”

    “我这么下去,李青肯定能捉到我,我现在藏起来,你叫李青他们,就说我打了你顿,然后沿着窗户跑了,敢出卖我我定会弄死你!要是切顺利,后天见。”这姑娘对我眨了眨眼,之后钻进了床底下。

    说实话,我都不想配合她,不是因为她打我拳,而是我不想她去冒险,但是这姑娘却是如此的胸有成竹,而且如果真的没有了她,月圆之夜的戏是不是就唱不下去了?

    “东方叔!李青,那姑娘跑了!”我站在房间叫了声。

    很快,李青跟陈东方就跑上了楼,我捂着脸道:“她打了我拳,之后跳窗户跑了。”

    李青跟陈东方赶紧跑到窗户那边,他们眼就看到了绳子,之后问我道:“她往哪个方向跑了?”

    “左边,直走的。”我道。

    陈东方对李青说道:“走,追,真是个混世魔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