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二章 活在灭灯, 成在点灯

作品:《捞尸人

    村子里的很多人都知道我家里出了点状况,但是他们都不了解详情,纷纷猜测我大哥跟我爷爷起了点矛盾,结果我那个爷爷就把我大哥给打的倒地不起了,这倒不是村民们的想象力不行,主要是谁也想不到我爷爷是杀我爹之人,在陈东方跟李青走之后,我们家人也不方便在村委会住着,这会更让人非议,加上陈东方说我爷爷已经走了,也不用考虑现在没有办法面对他的事情,就提议说先回家。

    我妈自然是没意见,可是我大哥却要回三里屯,他不愿意住家里,不得不佩服我大哥的身体素质是真的棒,开始还倒地不起的他现在就已经能站了起来,我们也没有勉强,毕竟大哥从回到村子到现在就不喜欢住在家里。最让我欣慰的是韩雪,别人都能看出我家出了事情的她愣是没有多问句,或许在她的心里,能说的我就会告诉她。

    到了家里,我安顿好了我妈,让韩雪照顾现在还情绪不稳的他,之后我个人出了门,准备见见陈东方口的大小姐,这个人算起来也算是我多年的友了,虽然只见过面,但是我却感觉十分的熟悉,我给陈东方打了个电话说现在就可以见面,他答应道:“好,我让李青去接你,我在乡里的招待所住着。”

    在等李青开车来接我的时候,我忽然想到了我这么个人去也不是个事儿,主要是最近发生的事情让我很没有安全感,就给胖子打了个电话叫他起去,刚好我还有事要问他。

    “什么情况你这是?小贼王你还有没有良心,刚亲了人家韩姑娘,现在就又去找小姑娘约会?胖爷我看不起你这样的人!”胖子道,他这个人倒也真的是心宽体胖,不管什么时候想跟人开玩笑都是手到擒来。

    “陈东方说她要见我,你别瞎扯,现在大爷也没心情跟你开玩笑,我在村口,你爱来不来。”说完我直接就挂断了电话。

    没过会儿,胖子就风尘仆仆的跑了过来,见到我就道:“小样儿脾气见长啊,敢挂胖爷我的电话?怎么,陈东方席话就把你收买了?”

    “都到这时候了,咱们说话能不能正经点,什么叫收买?”我瞪了胖子眼。

    胖子举起了手道:“得,胖爷知道你现在心情不好不跟你般见识。”

    我没跟他闹,问他道:“胖爷,陈东方跟我们说的话,你怎么看?”

    胖子耸了耸肩道:“还是那句话,听半丢半,他讲的故事里,把他自己讲的跟白莲花样,那唐人杰就剩下贪生怕死了,不对劲儿,你想想看,陈家老祖宗陈近之在这里的动作,杀尽了叶家满门,后来又立龙头碑,那是对这里的事情了解的非常清楚的,从陈近之之后,叶家的那些后辈族长死后更是尸首无存,你要说他们陈家人不是在等什么胖爷我才不信,所以他陈东方肯定也有自己的目的,只不过他这个人是个绝对的伪君子,隐藏的很深罢了,你再想想,以当年在队伍的表现,陈东方绝对要比唐人杰表现好,但是在你爹临死前为什么把东西交给了唐人杰,而不是陈东方?就这就很说明问题。我知道你肯定认为胖爷我对他有意见,你放心,意见有,但是胖爷理智的很,绝对不会因为这个影响判断。”

    我看了看胖子,我感觉胖子这个人是两个极端的纠结体,方面他大大咧咧的,而在有些时候他的心却极细,陈东方的话,我听起来几乎都毫无破绽可言,但是跟我样几乎无所知的胖子却能从他的话里分析出这么多东西来,而且我听胖子的分析,还感觉非常的合理。要知道陈东方讲那个故事用了几个小时,胖子却能从那么厄长的个故事里挑出毛病,这非常的难得,我对胖子竖了竖大拇指笑道:“胖爷,别的不说,鸡蛋里挑骨头的本事,我服!”

    胖子哈哈大笑道:“你这马屁拍的胖爷我舒服。”

    “好,我最后问你件事,你定要老实回答。”我看着胖子道。

    “问吧。”胖子道。

    “黄皮子对你说的什么悄悄话,那句话,竟然值得你放过它们的性命?”我看着胖子问道。

    我就知道胖子不会轻易说出来,果不其然,这家伙听我问的这个,马上幅贼眉鼠眼的样子,我拉住他的胳膊道:“老实交代,胖爷,你忘了咱俩路上是怎么熬过来的吗?”

    “得,胖爷就实话告诉你,但是叶子,这句话你任何人都不能说,包括你大哥,你先向胖爷我发誓。”胖子道。

    “我发誓,我要是对别人说了。。”我举起手道,还没说完,胖子就制止了我道:“活在灭灯,成在点灯。”

    这句话,是胖子趴在我耳边轻轻的对我说的。

    我听完之后,头雾水的看着胖子道:“什么意思?”

    胖子指了指我的左肩膀道:“你别忘了,你那灭掉的盏灯,还有关二爷说你命盘里的鬼气。”

    胖子这么说,我倒是理解了,我问胖子道:“难不成黄皮子的意思是说,我活是因为灭了这盏灯,但是成在点灯,又是什么意思?”

    胖子皱眉说道:“胖爷我也不是很清楚,但是你的身体包括命格里的些东西,都随着这盏魂灯的灭给掩盖了,其实很多事情现在不难看出来,特别是你爷爷今天的话,你爹要是不死,你就活不了,所以咱们以前推测的你爹是因为你而死是对的,这么看来,你爷爷跟你爹达成了承诺,用他的命换你的命,而保全你的办法,或许就是灭掉盏魂灯。”

    “我还是不太懂。”我道。

    “修道人,修到定的程度会历经天劫,只要度过了天劫那便可飞升天界位列仙班,不过这天劫肯定是没有那么好过的,过不了就是灰飞烟灭,所以有种修道人,他们并不想飞升,就想在人间享受仙人的待遇,所以他们就会用特殊的办法掩盖自己身上的气息瞒过上天,我估计灭了你的魂灯就是这么种办法,以鬼道的底蕴,知道这种秘法也不奇怪,所以应该就是你爷爷用灭魂灯来保全你,但是魂灯旦点上,你身上特殊的地方就会显现出来,也就是成在点灯。”胖子说道。

    “那你还在犹豫什么?快给我点上!点上我就是大侠了,什么事解决不了?”我道。

    胖子白了我眼道:“以前胖爷是有帮你点上的想法,但是现在你让胖爷我点也不敢了,万你这灯点上,马上天劫就来了,别说九道天雷了,道就把你给劈成灰飞烟灭了,现在你的小身板还是太瘦弱了些,等这边的事情安顿下来,我带你去见下我师傅,以我师傅他老人家的能耐,肯定能看穿你爷爷在你身上的伎俩。”

    “你不是说你师傅云游四海你也找不到吗?”我笑着问胖子道。

    “那咱就也云游四海的找嘛!”胖子汗颜道。

    就在这个时候,李青的车停在了我们身边,他看到我跟胖子是起的,有点意外,我对他道:“最近很多事情个人没有安全感,所以带着胖爷也有底气。”

    我这句话本身就是个借口,谁知道李青的脸色变的下子很难看,我知道他肯定是以为我不信任他,就拉开车门上了车问道:“你的伤怎么样了?”

    “没事,我有分寸。”李青说道。

    本来我跟李青就很尴尬,加上我刚才的那句话,让气氛更加的诡异,路无话,等到了县城的招待所,陈东方已经在大厅等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