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 影子

作品:《捞尸人

    想象下就可以知道这是种什么感觉,这个人,在搬弄批半腐烂的尸体,不说气味有多么的难闻,就说感官上恶心和刺激就是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他们这个人虽然是兵王,但是只是身体素质包括各方面的素养在部队上是精英,实际上他们真正的上了战场之后,特别是初次上战场并不能做到像那些在死人堆里爬出来的老兵样,说到底,他们是没有经受过炮火和鲜血的考验的。

    这些尸体是半腐烂的状态,而且多半已经发软,你去抬的时候更是艰难,很多时候都是你拖着脑袋想要抬起来,但是真抬的时候你就发现他们的脖子已经无法承受他们的重量,所以到最后你的手上只是抓着个脑袋,而且这个脑袋里会有腐肉,他们的身上还会不停的有尸蹩爬来爬去,除了尸蹩,还有其他的叫不出名字的小虫,但是他们知道,这些在尸体堆里生存的虫子,不管是谁被咬上口,哪怕是兵王你也会立刻殒命。

    在抬到半的时候,这个人其实已经不耐烦了,他们是兵王,骄傲的兵王,是执行别人不能完成的任务的,不是来做搬运工的,因为有我爹叶天华的存在,所以唐人杰跟陈东方没有罢工,因为我爹这个大哥不允许他们这么做,而大龅牙他们几个则无法忍受,并且把不肯罢工的他们三个洛阳人称之为叛徒。

    五个人,来自不同军区的兵王,其实并不怎么把他们的领队A放在眼里,毕竟这个A是个连军衔都没有的家伙,可是他们刚坐在地上,就见识到了A的手段,这个看起来名不见经传的年人,把这五个兵王个个的丢进了尸堆之,他们发现五个人联手都不能在A的面前讨到便宜,甚至连还手之力都没有。

    被丢进尸堆的他们有多惨想都可以想的到,他们的衣服上已经全是尸堆里的东西,甚至那些发绿的液体流进了他们的衣服里,所以这五个人从这尸堆里爬出来的时候个个的都吐了起来。

    “我给过你们机会,刚才不走,现在走的,律当逃兵处理。”A对他们五个说了这样的话。

    ——因为A在他们面前展现出的强大的战斗力,瞬间就降服了这个人,对于武力值超群他们的来说,唯能让他们心悦诚服的也是武力,无疑A在这上面是远超于他们的,所以他们也没再说什么,更不敢说什么,就这样真的把前面的那个尸堆给清理出来。

    按照陈东方他们的推测和理解,清理这个尸堆,或许是为了找什么东西,但是直到清理完,除了这些尸体上会带着些小物件之外还真的没有什么,但是他们却发现在清理完之后,地下有个机关。

    这个机关,就在这个尸体堆的底下,这是个类似漏斗样的东西,看材料似铁非铁似铜非铜,上面也没有铭刻什么花纹,但是无疑,这些尸体的尸液在出来之后,都会通过这个漏斗流下去。

    开始都没有吐的陈东方,在看到这个漏斗的时候吐了,因为他忽然想到了农村榨油,他们会把菜籽炒熟,然后搅拌挤压,最后就是把油通过层纱布和漏斗漏下,剩下的才是菜饼。

    所以,这个装置,真的太像是在榨油了,这些尸体被放在漏斗上,经过自然的发酵和沉淀,尸体产生的尸液,有尸油也有骨髓之类的液体,会通过这个漏斗流下。

    之后,他们做了个定点爆破,把这个漏斗给炸掉,炸掉之后,发现在地下其实有个暗暗的管道,这个管道是就那个漏斗的链接装置,不难看出来,那些尸液都是通过漏斗流向这个管道,再由这个管道流到地下的更深处。

    接着,A句话都没有交代,他则带着这个兵王,沿着这个地下的管道前进,旦找不到路的话,就会在地面开挖,只要挖到管道,就继续往前面走,他们做的这个工程,倒像是现在的地下管道清淤样,也就是那个年代没有地沟油说,如果有,他们就会发现,这个漏斗包括那些尸体和管道,其实跟现在的地沟油采集工作几乎模样。

    自始至终,那个影子都跟着他们,到后来他们都麻木了,就权当这是个十人的小队——他们个兵加个A,还有这个影子,刚才凑成十人小队。

    在前面,出现了个岔路,山体的结构是不讲点道理的,他们在岔路的时候准备找出管道的所在,沿着管道前进,但是在挖开地面之后却发现,管道竟然也在这个岔口处分裂成了两个岔路。

    A在这个时候决定分成两队,两队分别进入两个岔路。

    跟着A是死气沉沉的,并且因为A的沉默给了他们很大的压力,从这点上看,似乎没有人愿意继续跟着A,但是事实上,他们都愿意跟着A,除了A有比他们强大的多的身手之外,在这个他们谁都猜不到前面有什么东西的路上,A是他们队伍唯知道前面情况的人。

    他们商议分队的时候,因为我爹唐人杰包括陈东方他们是同乡,可以更好的交流所以他们三个被自然的分成了对,之后又分了个大龅牙,还有个四川老乡。他说着口四川口音很严重的普通话,非常搞笑。

    他们五人,而A的队伍有四个人,分开之后分别进入了条岔道,刚分开之后,大龅牙看A他们走远了,就直接屁股坐在了地上,他拿出了根卷烟点上道:“兄弟们歇歇成不?”

    名义是,在分开的时候,A认命我爹为他们这个小队的小队长,所以我爹就说要继续赶路,这时候就算是起了分歧。

    大龅牙叼着烟道:“你们这些何南仔,就是太实在了,本来来之前我以为是有敌特潜进来了,起码也是国际上的大毒枭,这要是用的上我们肯定得走,但是现在呢?死了这么多人,怎么死的,谁对我们说声了?这完全是拿我们当枪使呢,连到底给谁卖命都不知道,那么老实干什么?”

    唐人杰也坐在了地上道:“对啊大哥,休息会儿,我们走到这,还没遇到能致命的东西,所以让那些人死的东西肯定在前面,不休息好养好体力怎么跟前面的危险做斗争?”

    最后,他们也只是在原地休息了十分钟,就继续赶路,就这还是他们投票的结果,四川仔站在了我爹和陈东方的这面,三比二,所以决定继续出发。

    他们继续前进,但是并没有遇到什么危险,就这么走着,路程是无比的漫长和枯燥的,就这么走着走着,四川仔忽然凑到了我爹的面前,压低了声音对我爹跟陈东方道:“队长,大龅牙有问题。”

    我爹当时就停住了,不过他很快就继续走,并且小声问道:“什么问题?”

    “影子,影子上他的身上了。刚分开的时候,我看了,我们这边五个人,却有六个影子,而A的那里,影子正常,我直都关注着影子,最后我看到,那个影子和大龅牙的影子重合了。”四川仔道。

    我爹扫了眼地面,果不其然,那个直跟着他们的影子,的确是没有了,而大龅牙的影子,要比其他的影子要深很多。

    “要怎么办?”陈东方也注意到了这个,他问我爹道。

    “先走,戒备。”我爹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