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三章 他会回来的

作品:《捞尸人

    我冲过去把抱住了胖子,胖子的身子僵了下,不过他还是拍着我的背道:“好了好了,别哭了,你可是贼王啊,杀人不眨眼的贼王啊,哭什么?”

    “走,去村委会。”我看,越来越多的村民们听到了我们这边的动静走了过来,我不想被人指指点点,更不想让别人知道,那个二十多年的悬案,我爹的死杀人凶手竟然是我爷爷。

    胖子本来还不肯走,要进去帮我报仇,到了村委会之后,李青跟我妈在照顾我大哥,我则跟胖子起走出了屋子起抽烟,我对胖子说道:“胖爷,你信吗?杀我爹的人,竟然是我爷爷,我爷爷就是你口的那个城隍爷,鬼道人。”

    胖子手夹着的烟都直接掉了,掉在他的裤子上把裤子给烧了个洞,胖子拍飞烟头张大了嘴巴看着我道:“我操,我操!不是吧?你爷爷?”

    胖子是见过我爷爷的,但是他肯定不会对个寻常的农村老头有太深的印象,相信我这句话说,下次他肯定就会过目不忘了。

    “真是他,那个黄皮子老太太昨晚告诉我跟大哥的,开始我也不信,但是他亲口承认了。”我道。

    “那孙仲谋也是他打伤的?”胖子惊诧道。

    “恩。”我点了点头道。

    “老头没给解释解释?没有什么苦衷之类的?”胖子再次问道。

    我摇了摇头,他的这句话无疑是戳了我的软肋,我眼酸道:“我倒是宁愿他给个解释,但是他没有,而且态度嚣张,说儿子不听话,当老子的想杀就杀了。”

    胖子听完,张了张嘴,但是最终也是句话都没有说出来,我知道,在这件事面前,就算是谁也会不知所措,爷爷的冰冷和无情的确是让人感觉到窒息。

    “胖爷,假如这件事发生在你身上,你会怎么办?我没有诅咒你的意思,我是说假如。”我问胖子道。

    “胖爷我会杀。。。”胖子说了半停住了,接着他揉了揉他的脸道:“哎呀,说实话,想都不敢想,真是胖爷我,那也是真没办法,总不能爷爷宰了老爸,孙子又宰了爷爷,以前那个年代就算了,这个年代是法治社会,警察再把孙子给枪毙了,这得,灭门了。”

    我苦笑了下,又点了根烟,我现在只想大哭场,就算在地下的古庙里我几乎就嗅到了死亡的味道我都没有这么心冷过。

    胖子拍了拍我的肩膀道:“既来之则安之,别想太多了,以胖爷我的经验来看,这事情肯定是有苦衷的,毕竟这里的事情非常复杂,复杂的程度超乎你的想象,就比如说陈东方,我们刚出山的时候我也以为他以后就是我们的敌对了,但是转眼间,他跟李青冲进你家院子的时候,我又感觉这人不错。所以胖爷我跟你说了,我喜欢唐人杰那样的真小人,他就是个小人,你根本就不用跟他废脑子,反倒是陈东方这样的人,有时候正,有时候邪,你疏远他吧感觉他不错,你接近他吧他是不是想背后捅你刀,伤脑筋,你也知道的,胖爷我最缺的,也就是脑筋了。”

    “胖爷,不用说了,我都懂。等陈东方回来吧,他让我们都走,或许会给我们点答案。”我道。

    胖子点了点头,正要说话,他忽然话锋转笑道:“得,救星来了,胖爷我就不会劝人,这把我累的,现在好了,能劝你的人来了。”

    我以为是陈东方回来了,转头看,发现是韩雪,她脸慌张的跑了过来,走到我身边下子扑在了我的怀里娇嗔道:“你干什么去了?走的时候不打个招呼,回来也不提前说!还有家里是怎么回事儿,为什么大家都在看热闹?”

    我闻着韩雪身上的味道,这种沁人心脾的味道让我想现在就抱着她永远的睡下去,她的问题,我却也不知道怎么去回答,最终我捧起了她的脸,直接对准了她的嘴唇就吻了下去。

    她吓了跳,我能感觉到她整个身子都热了起来。

    要换做平时,这大早上的我这样她肯定是要拒绝,可能今天感受到了我的异样和索取,她慢慢的有了回应。

    她勾着我的脖子,我抱着她,想把她揉进我的骨子里。

    在身边的人个个露出真面目的时候,我才真正的知道我深爱韩雪的到底是什么地方,她是那么的单纯,那么的纯粹,那么的真诚。

    最后,我们两个分开,我看着韩雪道:“雪儿,我发誓,我定娶你为妻,此生定不负你。”

    “行,胖爷给你作证,丫头,他要敢对不起你,胖爷我把他的老二切下来喂狗,再把狗吃了,让他找都找不回来。”这时候,胖子的声音忽然从柱子后面冒了出来。

    我以为胖子走了,没想到这家伙是躲在柱子后面呢,韩雪开始也是以为没人,这胖子忽然出来,那脸红的都要滴出水来。

    胖子举起手道:“我什么都没看到,是真的没看到,我就是想来告诉你叶子声,陈东方回来了,估计马上到。”

    胖子的话刚落音,陈东方就走了进来,他对我点了点头道:“走,屋里说话。”

    我们正要进屋,陈东方忽然拦住了韩雪,他对我说道:“叶子,我知道这是自己人,不要让她知道太多,不是说害怕,我想你明白我的意思。”

    我点了点头,我的确是不想让韩雪知道这件事情,让我未过门的媳妇儿知道我家的复杂总归是不好的,我扭头对韩雪道:“雪儿,你在这里等我,等下我就出来,可以吗?”

    “好。”韩雪看了看我们,对我们笑了笑,我知道她肯定也知道想发生了什么,但是她更愿意去听我的话。

    进了屋子之后,我大哥还是紧闭着眼,我知道他肯定不是醒不过来,而是不愿意醒来,这个屋子里,要说高傲,除了我那都是个比个的傲气,但是要评个第出来,我大哥肯定是第的。

    陈东方点了根烟,我看他毫发无损,明显是没跟我爷爷动过手,我还以为他把我们叫进屋子里是要给我们解释什么呢,谁知道他竟然是看着我妈道:“嫂子,事到如今,告诉孩子们吧。”

    我妈的眼睛有点肿,她擦了擦眼泪,点了点头,道:“天华当年在调查个事情,具体是什么我不知道,他那个人是不喜欢对别人说的,直到有天,他很晚才回来,他慌里慌张的拿出个东西让我吃掉,那是个药丸,跟那些道士炼出来的丹药很像,我以为是山楂丸,但是进嘴里很苦,很苦很苦,我根本就咽不下去,但是看他的态度坚决,我还是给咽了下去,吃完之后,我全身火烫,整个身子都跟火烧了样。后来烧的太严重,我直接就晕死了过去,而第二天早上醒过来之后就正常了,但是从那天开始,天华每天都忧心忡忡的,之后我就怀了叶子,我以为他会高兴,但是在差不多我怀孕三个月的时候,他对我说他要死了,有人要杀了他,我问他是谁,他说是爹。”

    “我当时不信,还吓坏了,就问他是怎么回事儿,他没有告诉我,只是说他做了件必死无疑的事情,他不死,肚子里的孩子就会死,还让我不要怪爹,当做切都不知道的样子。”

    我妈说着,就抹起了眼泪。

    陈东方看着我妈问道:“天华哥还说了什么?”

    我妈捂着嘴道:“他说他还会回来的,可是二十多年了,他在哪里啊!我真想见到他,我问问他知道这二十多年我是怎么过来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