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章 还你

作品:《捞尸人

    以前我认为个人的嘴巴可以撒谎,眼睛却不会。

    但是经历了这么多事情之后,我连眼神都不敢去相信,我也看着他苦笑道:“就比如我现在让你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我,你会吗?”

    陈东方点了点头,道:“明白了,切都会有水落石出的那天的。”

    陈东方说完,抱着那个姑娘转身上了辆车绝尘而去,而李青还站在那里看着我,大哥拍了拍我的肩膀道:“走吧。”

    我点了点头道:“好。”

    相对于陈东方的复杂我有所准备,李青在地下古庙里把我个人丢下我真的是猝不及防,我直以为就算李青是陈东方的贴心人,但是我偏向于他是个武痴样的人,没有任何的心眼,而事实证明他不是盲僧,而我他娘的才是睁眼瞎,看人压根儿就没个准的。

    我跟着大哥,还有胖子,三个人绕过了李青,直接往村里走去,我没有看到独眼老四,实际上这时候看不看到他已经不重要,我甚至连动手打他顿的欲望都没有,更别说现在的法治社会,我也没有动手大人的权利,至于他要害我,多半也是受陈东方指使罢了。只是我想不明白的是,既然独眼老四跟李青都算知道那个地下古庙的地址,为什么不个人悄悄的进去把那个东西给拿了,偏偏要带着我,难道就是为了顺带把我神不知鬼不觉的弄死在里面?

    就在我们走过李青的时候,他忽然在身后叫了声:“喂。小子。”

    我知道他是在叫我,就回过头去,看着他道:“有事吗?”

    “我知道我现在就算告诉你,其实我知道你大哥已经去了才走的你也不会信,不过不管我说什么都改变把不了我把你丢下的事实,我李青不喜欢欠人的,你现在想对我做什么都可以,只要别要命就行,因为我这条命不是我自己的。”李青说道。

    我没想到他会忽然这么说,但是说实话,他能对我说这个,多少让我有点欣慰,起码证明他还他娘的算是个人!

    “我信。”不知道为什么,我憋了半天,就憋了这么句话出来。

    “谢谢。”李青本正经的道,本正经的都让我有点不习惯,不过他接下来忽然手下翻,怎么就变成把匕首出来,他看着我,裂开嘴笑了下,笑的非常明媚。

    之后,在我的目瞪口呆之下,他的手再次翻,对着自己的小腹就刺了下去,他就这么直看着我,脸上挂着他招牌似的笑容道:“还你了。”

    “你神经病吧你,干什么呢?!”我从衣服上撕了个布条就走了过去,随着李青的这么刺,我心对他的怨念顷刻之间荡然无存了,只剩下了担忧。

    隔了很远,李青对我摆了摆手道:“别过来,我不想再欠你了。”

    说完,他拔出了匕首,自己撕开衣服绑上,转身朝着陈东方刚才离去的方向走去,边走边对我挥手。

    我站在原地,心情复杂,无疑李青是骄傲的,但是他最后对我的拒绝让我感觉到,或许在某天,我们会成为敌人,所以他不愿意跟我在有纠葛。

    这时候,胖子走了过来拍了拍我的肩膀,递给我支烟,他叼着烟看着走路略微摇晃的李青道:“别担心,那刀胖爷看了,刺的很深,但是不伤内脏,不过这都很难得了,没看出来,这李青倒是条汉子。”

    也就在这时候,那个小木屋的门忽然打开,独眼老四走了出来,他就站在门口看着我们,眼睛里的东西我完全看不懂,不知道是深深的戒备还是怨恨,又或者两者都有。

    “你他娘的还敢出来?信不信胖爷弄死你?”胖子对他挥了挥拳头道。

    独眼老四也不动,他就这么看着我们。

    “走吧。”我拉了拉胖子。胖子也真没继续跟这个老头纠缠,我们就回了村子,大哥其实很少回村子,我以为在村口的时候他会跟我们分别个人回三里屯,谁知道这次他就这么默默的跟着我们,并且随着进村,大哥变的越发的奇怪,我问他几句话他都不给我回,并且他整个人整张脸都有点发黑。

    连胖子都拉了拉我道:“你大哥怎么了?怎么跟谁欠了他五百万似的。”

    “我咋知道?刚还好好的,谁知道怎么变成了这样?”我道。

    我俩虽然奇怪,但是也不敢多问,主要是大哥这会也不知道到底想到了什么,整张脸发黑发的厉害,眼睛里更是冰冷的都能结出冰来。

    我忽然想到了在胖子去之前黄皮子老太跟我们说的话,他说杀我爹的人是城隍爷,也就是鬼道人,大哥当时说的不信,但是其实我能感觉出来他是信的,就马上对胖子道:“胖爷,那城隍爷厉害吗?”

    “鬼道人,以凡身司阴职,能不厉害吗?不是,你这时候问这个干嘛?”胖子道。

    “你说我大哥跟城隍爷动起手来,能有几分胜算?”我问道。

    “说不准,你大哥虽然厉害,但是估计大概可能也许不是对手。难道是?”胖子道。

    “没错,大哥极有可能是要跟城隍爷去干架了。”我道。

    “我操!这下热闹大了啊!世纪大战啊!不行,胖爷我得去看看。”胖子是个典型的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人,他就差跳起来穿个比基尼当拉拉队了,不过就他这身材,真要穿个比基尼的话估计得挨打。

    “得了吧你。”我道。胖子这样目空切的人都说厉害的人物,那肯定是真厉害,就算我对大哥再有信心,我也不敢让他去冒险。

    我往前走了走对大哥道:“大哥,算了。”

    “有些事能算,有些事不能算。”他绕开我,继续往前走去。

    我跟胖子赶紧跟上,我心是无比担忧,但是却还有丝的期待,期待大哥能找出隐藏在村子里的那个城隍爷,以那个城隍爷的身份,估计很难用人间的法律去匡扶正义了,但是杀父之仇,总是要给个说法的。

    但是走着走着,我就感觉不对劲儿了,因为大哥走的方向,竟然是家里的方向,胖子对我说道:“叶子,你是不是想错了,他就回家探个亲,你说他找城隍爷干架?”

    “不是最好。”我舒了口气道。

    谁知道胖子接着惊呼道:“胖爷明白了,这是回来先交代交代后事!”

    “交代你二大爷!你能不能说点好听的!”我对胖子道。

    而这时候,大哥已经走到了家门口,我跟胖子走了过去,他回了回头,看着他的眼睛,我忽然吓了跳,此时大哥的眼珠子里全是血丝,看起来极其的恐怖,他没有看我,而是看着胖子道:“接下来的就是家事了,你走吧。”

    “胖爷我就看看,我保证不说话。”胖子嬉皮笑脸的道。

    “走!”大哥忽然提高了声音对胖子叫道。

    胖子脸拉,马上伸出手指道:“孙仲谋你别过河拆桥啊!”

    眼见着这俩人都要打起来了,我赶紧推了推胖子,对他道:“你先回去!胖爷,就当给我个面子!”

    胖子这才收下了手,边走边骂道:“孙仲谋,你别真当胖爷我怕你,胖爷我是给小叶子面子!不想让看,你当胖爷我想看呢!”

    “你再说句。”大哥道。

    “胖爷说了咋地,句!句!句!”胖子扯着脖子叫道,说完撒蹄子就跑,跑的尘土飞扬。

    胖子走后,大哥回头看了看我家的大门,他深吸了口气,抬起脚,步跨入。

    院子里的我爷爷,正在抽着旱烟。

    抽口。

    咳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