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 大树

作品:《捞尸人

    直到现在,我才真正明白胖子的术业有专攻不是为自己打不过大哥,身手也不如李青所找的借口,只能说每个人擅长的领域就不样,刚在我跟大哥面前脸老佛爷派头的这个老太太在胖子面前是点都嘚瑟不起来,胖子这么说之后,这黄皮子老太太看着胖子道:“按照岁数来看,怎么着老身也是跟你师傅何安下算是同辈人,你这么不尊老爱幼合适吗?”

    “胖爷我就喜欢干拳打南山敬老院脚踢北海幼儿园的事,少跟我说那么多有的没的,今天我既然来了,就没打算好好说话。”胖子说道。

    老太太看了看胖子,脸的纠结,过了会儿,她对胖子招了招手道:“后生,你过来,老身就告诉你个秘密。”

    “不能明说?”胖子放下瓜子问道。

    “能明说了的,还叫秘密?”老太太苦笑道。

    “你可别随便随便说个什么糊弄胖爷我,你知道我想知道什么的。”胖子站了起来说道。

    碰上胖子这么蛮不讲理的人,这黄皮子老太太也是无奈,她站了起来叹口气道:“你来势汹汹,这个秘密,自然是值得保我上上下下几百口性命的。”

    “就知道你最识趣。”胖子听了这话,朝着这黄皮子老太太走了过去,我本来想提醒句小心,别刚把耳朵给凑过去就被咬了口,这黄皮子阴险狡诈真的是什么事都干的出来。但是我转念想,胖子在对付这种妖精方面自然是不需要我去多说什么的。

    这俩人交头接耳的阵子,胖子听完点了点头,脸贱笑的看着这个老太太道:“这倒是真值回你这几百口人命了,但是你知道的,胖爷我的胃口向很好。”

    这老太太听胖子的话,脸色都变了,她指着胖子道:“你别贪得无厌了,老身无非是看在你师傅的面子上才对你礼让三分!你既然已经知道这事情的严重,就应该明白知道的越多就越容易引火上身!”

    胖子听完,破天荒的没有发火,而是笑道:“你这人真的是无趣,点玩笑都开不起来,行了,既然是看在我师傅的面子上,那就算再给他老人家个面子,那个女的,是我这兄弟的心上人,我答应了他定把她给带回去,你把人交出来咱们这事儿就算完了,胖爷我现在就走,句废话都不说。”

    黄皮子老太太看了我眼,笑道:“你倒是艳福不浅。”

    我被这句话说的有点脸红,胖子这家伙也真是信口开河,但是这时候我也没去辩解什么,这其实只是胖子的个理由,叫什么来着?师出有名。

    “别废话,就这么点事,成不成?这事你们就别搀和了,说真的,不是胖爷我看不起你们,十二道鬼窟里的东西争的人太多了,就你们这点道行,以后就在这占山为王得了,别出去丢人现眼了。”胖子毫不客气的说道。

    老太太盯着胖子,最后她叹了口气道:“总归是受人所托,你们自己拿人吧。”

    老太太说完,忽然阵狂风平地而起,瞬间这个地方飞沙走砾的,风沙几乎吹的我睁不开眼,更是有道迷雾慢慢的把我们给包围了起来,就在我站立不稳的时候,大哥走到了我旁边,抓住了我的胳膊。

    这阵平地而起的狂风吹了大概有四五分钟,等到切散去,我睁开眼却发现切都变了,四周没有了黄皮子,没有了戏台子,片的寂静,只有在我们眼前的颗古树,这棵树是我在这密林之见到的最大棵,可以说是参天大树了,只感觉郁郁森森,少说也经历了千年的年岁。

    黄皮子老太太的最后句话说那姑娘我们可以自己去拿,但是现在并不见人,我就打开手电扫了下,这眼就让我吓了跳,只见这棵大树之上,吊着无数个黄鼠狼尸!

    是真的黄鼠狼尸体,我走的近了,看到这些黄皮子早已风干,大树之上都绑着小绳子,而这些黄皮子竟然都是被吊死在这个树上的,这么大棵树,数之不尽的黄皮子尸体,如果不仔细看的话,倒像是这棵树结满了果子样。

    我回头看了下,发现胖子也是大吃了惊,他走近了,拉下个黄皮子的尸体道:“我说呢这些黄鼠狼这么怕胖爷,原来它们只是幽魂,连黄皮子精都算不上?”

    我看了看大哥,现在这里唯脸淡定的人就是他了,只是我也不知道,在他淡定的脸之下,到底是知道什么,还是只是伪装而已,不过我还是问道:“大哥,这是怎么回事儿?”

    “这里本来就叫黄皮子坟,古庙里那个得了道的黄皮子精,是这群黄皮子的首领,它当年臣服在鬼道之下,本来它只是负责看守十二道鬼窟而已,但是它竟然想图谋十二道鬼窟里的东西,最后就成了那不死不活的模样,连累的整山的黄鼠狼都殉葬,所以说伏牛山的黄鼠狼精,只是这群不入轮回的幽灵罢了,胖子,刚才的瓜子好吃吗?”大哥说完,看着胖子问道。

    其实不用大哥说,胖子都已经在扣嗓子眼儿了,吐出来好多颗的小石子,最后胖子几乎都要把胆汁给吐出来了,胖子吐完气喘吁吁的坐在了地上指着大哥道:“孙仲谋,你这人太阴险了,既然知道,为何不早点告诉胖爷我?”

    大哥耸了耸肩道:“我以为你这个紫府山的大真人什么都知道。”

    大哥说完,走近了这棵树,接着,大哥脚步轻轻点,借着几条树枝借力,人就已经上到了大树之上,但是他这几下引的整棵树都在乱颤,不停的有黄皮子从树上掉落在地上,更是有不少的黄鼠狼掉在地上直接就摔的粉碎,过了会儿,大哥抱着个沉睡的女子跳了下来。

    他把这个女人交给我,用只可意会的眼神看着我道:“既然是你心仪的,自然是要麻烦你把她给背回去,当然,抱回去也行。”

    此时幸亏韩雪不在这里,要不然就冲大哥跟胖子这俩人的玩笑话,我都要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接着大哥带路,我们开始往回走,这姑娘虽然不算沉,但是这样的山路我背着她没走会就满头大汗的受不了,大哥也没继续跟我开玩笑,从我背上接过这个姑娘,轻轻的抱着她继续走在前面,姑娘最少也得有个百斤吧,但是此时被大哥给抱着,似乎根本就感觉不到重量。

    我从后面看着抱着这个女人的大哥,忽然感觉这个画面非常的和谐,而且能这样被大哥抱着的女人,断然是能有无以伦比的安全感。

    我们又走两个多小时,绕过了悬崖这才在大哥的指引之下出了山,在山外,我看到了等着我们的陈东方和李青,路上我都没有问胖子也没有问大哥关于他们的情况,不是不想知道,而是不愿意接受现实。

    我直都怀疑着陈东方,但是真确定这个口口声声称呼我爸为天华哥,信誓旦旦说不愿意卷入伏地沟事情的他就是跟我们在对立面上的时候,我心里还是非常难受,被欺骗背叛的那种难受。

    他甚至想让我死!

    假如在地下的那个古庙当不是大哥最后出现的话,李青在那种情况下把我丢在了那里,我几乎是必死无疑。

    陈东方就站在那里看着我们,我也看着他,等走的近了,他言不发的走了过来,伸手要从我大哥那边接过那个女人,大哥没说话,把女人交给了他。

    之后,陈东方走到了我面前,对我苦笑了下道:“以后我还是你东方叔吗?”

    说这句话的时候,他的眼睛里写满的哀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