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黄皮子老太

作品:《捞尸人

    最后,轿子落地,门帘被拉开,打灯笼的黄皮子脸堆笑的对我说道:“到地儿了,下轿吧。”

    我走了下来,大哥也已经下了轿,这时候我真的被眼前的景象给惊呆了,在我的眼前,有个硕大的古楼,古楼的四周,挂着密密麻麻的红灯笼,照的整个古楼包括四周都是片红色。

    在古楼之前,竟然搭着个戏台子,戏台子上沿着皮影戏,摆着很多的桌子,桌子上摆着瓜果食材,每个桌子上都坐着几个黄皮子,看这样式,我几乎都不敢相信这是黄皮子的世界,这倒像是个电视上能看到的古代的戏楼。

    “二位爷,请吧,姥姥已经等了许久了。”黄皮子欠了欠身子道。

    大哥点了点头,就这么走了过去,我们走近这个戏台,几乎所有的黄皮子都停止了看戏,反而转过脑袋,用黄皮子招牌似的眼睛看着我们。大哥脸的淡定,我也是在强装,这个黄皮子直接把我们领到了看戏台的央,在这里,我看到了陈青山口所说的那个黄皮子。

    这个黄皮子,穿着身白色的皮毛大衣,像是个雍容华贵的妇人,她整个身子半躺在张太师椅上,身边还有几个丫鬟模样的人伺候着,看到我们走了过来,这个老太太淡淡的扫了我们眼,之后对看着我们的黄皮子说道:“都看什么看,没见过生人?这要搁在外人眼里,还以为你们多没见识,该干嘛干嘛,这是我的客人,我没说话,谁也不能把他们俩给吃了去。”

    说完,这个老太太摆了摆手道:“这是山外老叶家的人,看座吧。”

    她说完,两个丫鬟模样的小黄皮子站了起来,不会就搬了两张小凳子过来,放在老太太太师椅的旁边,这两张小凳子很小,跟太师椅比完全就是两码事,甚至这凳子都没有外面别的黄鼠狼看戏的椅子大。

    说实话,就看这俩小凳子,要是搁外面的人间的人情世故里面就是对我跟我大哥的轻视,你坐的低了,就等于是低人头,我能这么想,大哥自然也是能想到,他就这么看着,也不落座,我现在是六神无主,但是却也打定了主意他干什么我就干什么,省的出什么乱子。

    我俩不入座,这老太太磕了个瓜子道:“怎么,嫌我的小凳子磕碜了你们?当年叶天华来我这,也就是坐的这小凳子。”

    大哥依旧站着,也不说话,老太太继续嗑瓜子看皮影戏,倒是那几个小丫鬟看着我俩脸的不屑,似乎是很不满意我俩不识抬举。

    过了会儿,老太太白了大哥眼道:“果然叶家的人都是这牛脾气,叶天华当年不坐这小凳子我又给赐了座,但是你俩的道行不够,真要不坐也可以,那就站着吧,你们自己喜欢,外人也不能说我这老太太不懂得待客之道,丫头,去,看茶。”

    这老太太的言谈举止完全不像是个黄鼠狼,倒像是个老佛爷,我跟大哥就这么站着,而不会儿,那俩小丫头就端了茶过来,还有两个黄鼠狼抬了个茶台来,放在了我跟大哥身前。

    来之前大哥说过,到了这不要说话,更不要吃东西,那时候我还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但是看来,就是他不提醒我也不会吃喝,这黄鼠狼的东西谁敢吃?所以就算这两杯茶冒着蒸腾的香气,我也是看都不看眼。

    老太太这时候自顾自的说道:“看座了不座,倒了茶也不喝,莫不是欺负我年纪大了,这点面子都不给我?”

    这时候,大哥终于说话,他看着这个老太太说道:“你到底想干什么?”

    老太太白了他眼道:“你终于开口说话了,我还真当你的个哑巴呢,你问我老太太想干什么,我想了想,这次我本来请的是那个小家伙,你算是不请自来吧,你又想干什么?”

    大哥黑着张脸,不再说话,而这时候,这老太太扫了我眼道:“你就是叶天华的小儿子?我知道你心里问题很多,这样,你把那杯茶给喝了,我回答你三个问题。”

    说实话,这句话对我的诱惑很大,我实在太想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了,这要是换我个人来,就算这杯茶里下了鹤顶红,我咬牙指不定还真喝了,但是这次我来是跟我大哥块的,总得看他的脸色行事,我就看了看大哥,发现他在瞪着我,对我轻轻的摇了摇头。

    我马上打消了那个念头,对这个老太太尴尬笑道:“婆婆,我不渴。”

    这老太太知道是大哥阻拦的我,看了眼大哥,眼里闪过了丝冰冷道:“孙仲谋,你是不是管的太宽了点?”

    大哥这时候干脆也不说话,沉默直都是他最大的武器,而他的沉默无疑让现场的气氛变的非常的尴尬。

    老太太叹了口气道:“真的是个模子刻出来的。得了,我也跟你明说了,当年叶天华的确是来找过我,但是他真不是我杀的。”

    “那是谁?”大哥问道。

    这时候我才知道大哥才这里干什么,而也是在这时候我才知道,原来大哥也不知道杀我爹的人到底是谁,说实话,这么久以来,我直以为大哥其实是洞悉切的。

    “你把茶喝了,我就告诉你。”老太太说道。

    大哥冰冷着张脸,这时候我忽然咬牙对这老太太说道:“此话当真?”

    老太太冷笑着道:“我活这么大岁数了,至于骗你这么后生?”

    这时候,大哥回头瞪了我眼,我知道他不会同意,但是我现在就是想知道,眼见着答案就在眼前了,我实在是有些难忍,可是就在我端起茶杯之前,大哥先端了起来饮而尽。之后他把茶碗往地上丢道:“说吧。”

    我吓了跳,其实我刚才也只是犹豫喝不喝而已,我没想到大哥的动作这么快,我赶紧走到他身边,他却摆了摆手对我道:“我没事。”

    老太太倒也履行承诺道:“是城隍爷,也就是鬼道人。”

    其实这个答案,曾经在我心里出现过。所以我并不是感觉那么意外。

    而这时候,大哥却反应剧烈的道:“放屁!”

    他这句放屁说的非常不客气,四周的黄皮子们个个的站了起来,似乎要围住我大哥,这时候老太太摆了摆手道:“都干嘛呢?坐下,看你们的戏!”

    说完,这老太太叹口气道:“你信就信,不信拉倒,你以为你进了十二道鬼窟的养尸地就算是知道了十二道鬼窟的秘密了?我还真告诉你,就算孙老头活着,他也不敢像你这么跟我说话,不过我不怪你,就知道你也不信这个答案。本来我是要回答你三个问题,但是你对我不敬让我生气了,剩下的两个问题你不能问了,我随便告诉你两个就行了,当年叶天华找我,就是想问我怎么把这小子给生出来,这是第二个答案。”

    这老太太在说那小子的时候,指了指我。

    我忽然想到了胖子当时的推测,他说很有可能我老爹的死,是因为要生下我所致,我更想到了,当时的关二爷,因为我“命盘里有鬼气”而要刀把我给斩了。

    这切,因为这老太太的句话,似乎给连在起了。

    这时候,大哥看着这个老太太说道:“还有个。”

    老太太看着戏台子上的皮影戏,磕了个瓜子道:“鬼道虽然传人少,你别就真当它好欺负了,它不仅外门人众多,以前鬼道横行的时候,可是天下道教的执牛耳者,那古庙里的东西,你杀了也便杀了,老太太我不跟你计较,反正他活着也活不利索了,不过想必你也看出来了,他是上任鬼道在这里的守陵人,我们这脉,都算是他的后人,他成了那样,就是背叛鬼道的下场,当然,你老子叶天华也样。”

    说完,老太太又看了我眼,道:“我这次就是想看看,叶天华拼死也要命换命生下来的孩子,到底是什么样,不过现在也看不出个什么来,叶天华也倒是好手段,没出生在娘胎里就灭了这孩子盏天灯,就不怕有那些道教的大真人站出来给这孩子给劈了?”

    就在这时候,忽然个声音从外面传了过来,他哈哈大笑道:“道教大真人,是说胖爷我吗?”

    这老太太瞪了我大哥眼道:“你竟然把他给带过来了!”

    大哥耸了耸肩道:“他要跟过来,我有什么办法。”

    看这个样子,这老太太似乎对胖子是真的有所忌惮,胖子走了过来,他身后跟着几个受了伤的黄皮子,那些黄皮子对老太太跪了下来道:“拦不住他。”

    “废物,滚出去!”老太太冷哼道,那几个黄鼠狼应声而退。

    看到胖子来,我真是说不出的意外和惊喜,跟大哥起太闷了点,而且他管我管的太严,让我有点压抑,可是跟胖子起就不样,我甚至感觉整个人都轻松了不少。

    胖子走了过来,抓了把这老太太身边的瓜子就磕了起来道:“怎么?不欢迎胖爷?”

    这老太太刚才在大哥面前的时候都是脸的淡定,现在在胖子面前却是脸都绿了,就连那些小黄鼠狼们看胖子都脸的畏惧,胖子笑道:“别紧张嘛,该干嘛干嘛,胖爷我只是担心我这小兄弟的安全,所以来看看,再说了,就胖爷我这点道行,你们群人都上来的话,乱拳打死老师傅胖爷我也吃不消啊。”

    说完,胖子直接道:“还不看座上茶,他们是客人,胖爷我就不是?”

    老太太虽然脸纠结,不过她还是对那小黄皮子使了使眼色,不会儿,几个黄皮子就搬了张太师椅过来,还摆上了香茶果盘,胖子故意看了看大哥那边的小凳子,脸得意的坐了下来,他翘着二郎腿,从口袋里摸出把黄符出来。

    这黄符掏出来,别说那些小黄鼠狼们了,就是老太太脸色都变了,不过这老太太还真有那老佛爷的气度,她冷哼道:“我们隐居深山不出,也早已退出鬼道,虽然正邪不两立,但是妖也不定是邪,你真要动手,也要师出有名吧?”

    “你怕什么,胖爷我就是拿出来看看,没说要用吧?啧啧,听说山里有得道的黄皮子,开始胖爷还以为东北得了满清龙气的那支,没想到竟然是这么群,不过胖爷我既然大老远的来了,肯定不是就为了喝口茶磕你点瓜子,说说吧,到底怎么回事儿,胖爷我真不高兴了,指不定还真把三昧真火把这给烧了。”胖子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