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 阴阳路

作品:《捞尸人

    我整个人都几乎崩溃了,最后大哥直接把我拦腰抱起,之后他抓着那根绳子上了地面,此时外面片的漆黑,在地下不知道时间,这竟然是过去了整天,大哥把我放在了地上,他原地坐了下来,默默的看着我。

    我不知道我持续这种呆滞的状态多久,最后醒转过来的时候,我看着大哥,点了根烟在他的对面坐了下来,我几乎是用哀求的语气对大哥说道:“大哥,其他的事情你瞒我,不管是现在不能说也好,还是为我好也罢我都忍了,忍住不问,但是这件事你定要给我个答案,必须给我个解释,就当我求你。”

    大哥看了看我,他伸出手,从我手里把我已经抽了的半截烟拿了过去,他深吸了口道:“他虽然跟爹的死法样,但是他绝对不是,咱们是兄弟。”

    大哥接下来的句话没说,但是我却知道他要说什么——咱们是兄弟,是个父亲。

    “那他是谁?”我问道。

    “个黄鼠狼精,修炼成人形的黄鼠狼精。”大哥说道。

    说完,他站了起来,摸了摸我的头道:“我知道你在想什么,过了月圆之夜,我会告诉你的。如果可以,我也会带你进十二道鬼窟看看。”

    说完,大哥把我也扶了起来,我算了下日子,此时离月圆之夜也就只有两天,大哥现在已经算是做出了让步,我也不能真的就步步紧逼,就跟着他起往外走去。

    ——我直到现在才有心情去观察这个环境,独眼老四当时带我跟李青来这里的时候我都不知道哪里是哪里,现在我更是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现在我们在的地方是片密林,这是我们来的时候没有走过的,这点上我可以确定,因为来的时候路上走的都是荒草很深的小路。

    我打开手电四周照了照,在这片树林之,或许因为是晚上的原因,四周都是白白的雾气,手电光根本就穿透不了浓雾,这给人种阴森森的感觉,但是这次跟我起的人是大哥,而不是李青,这显然让我更有安全感。

    这样走着其实挺无聊的,我就问大哥道:“这是什么地方啊?”

    “这是黄皮子坟,走出这里之后就到那处悬崖了,爬上去就能到山外。”大哥说道。

    我发现我问了几乎就是白问,因为我在伏地沟这么长时间,从来就没有听说过还有个地方叫黄皮子坟的,这点上我甚至还不如个刚来伏地沟半年的大哥,我们说着就走进了这密林的深处,这时候的浓雾更加的浓郁,就连空气都是潮湿的味道。

    走着走着,大哥停住了脚步,我往前看,在大哥的前面有个巨大的树桩,树已经被砍掉了,在树桩旁边,立着个石碑,石碑上刻着行红色的字:黄大仙坟。

    那行红字,非常鲜红,像是用血写在上面的样,我就问大哥道:“那个黄鼠狼精不是在那个地下的古庙,怎么这里成了黄大仙坟了?”

    “走吧,进去你就知道了。”大哥轻轻的说了句,他拉住了我,直接就往前走去,前面的树林之,树要比刚才的地方要粗壮许多,白雾依旧在,并且也是更加的浓郁,强光手电在这里面的可见度已经不足五米,说实话,换做常人在这里面肯定是会迷路的,但是大哥却是直往前走,他甚至没有去刻意的分辨方向,他给我的感觉就是他对这后山伏牛山的了解,甚至要比独眼老四还要熟。

    这路上我直都在留意,看看哪里有什么坟包什么的,但是根本就没有,也没有见到什么黄皮子尸体之类的,随着越走越远,我就越发感觉不对劲儿,黄皮子坟里不见坟,更不见黄皮子又是什么道理?

    但是就在我这个想法刚在脑海里飘过之后,我忽然看到,前面有两团红光飘了过来,我仔细看,那竟然是两盏红灯笼,离地面不足米,正朝着我们这边飘过来。

    我还没来得及问,大哥就直接夺过了我的手电摁灭了灯光,他趴在我的耳边用个极低的声音对我道:“等下你就跟我在旁边,不要说话,更不要吃任何东西,切看我的眼色行事,听到了没?”

    大哥说的非常庄重,说实话,我脑袋片的混沌,眼里只有那两盏冲我们飘来的红灯笼,别根本就来不及想,但是我还是对大哥点了点头。

    之后大哥负手而立,等着那两盏灯笼朝我们飘来,走的近了,我才看到这两盏红灯笼并不是飘来的,而是由两个黄鼠狼打着,只是因为在黑暗,所以开始给了我红灯笼是飘的感觉。

    这两个黄鼠狼长相跟外面的黄鼠狼差不多,不同的是个头要大点,而且是直立着走,前爪像是手样的抓着灯笼的柄,看起来真的就像电视上的妖怪样。

    其个黄鼠狼还跟人样的对大哥施了礼,接着竟然开口吐人言道:“两位等下,轿子马上就来。”

    说完,它圆滚滚的眼睛在我跟大哥的身上扫来扫去,这让我想起了地下的那只小家伙,它在最后关头不愿意跟我起离开地面,而是选择继续待在地下,也不知道它现在怎么样了,而在他们跟我们说完之后,大哥点了点头,继续站着,我此时就算有千般的好奇,也只能装作脸的淡定,就这样站在大哥的身前,言不发。

    过了会儿,我看到从刚才这两盏灯笼来的地方,有两顶轿子缓缓的走了过来,这每顶轿子的头上,都挂着盏跟那两个黄皮子提的模样的灯笼,走过来之后,我吓了跳。

    这的确是两顶轿子,但是抬轿的,竟然是四个石头人,跟那个地下的古庙里面的守卫石头人模样。

    大哥捏了捏我的手,示意我淡定,这四个石头人把轿子落下,那个黄皮子再次施了礼道:“久等了,上轿吧。”

    也不知道这黄鼠狼是不是喜欢大红色,这两顶轿子竟然也只是大红色的,大哥点了点头,走进了其顶轿子,我犹豫了下,那黄皮子看了我眼,道:“请吧。”

    大哥既然都上了轿子,我也是赶紧跟上,我到现在整个人都是懵的,不是说这是黄皮子坟吗?为什么会有活的黄鼠狼?我现在感觉我不是进了黄皮子坟,而是进了黄鼠狼的国度样!

    而我能做的,就只是不说话,装作胸有成竹。

    我上了轿子之后,石头人起轿,说实话,这还是我第次坐轿,只是感觉并没有那么舒服,虽然那石头人抬轿抬的四平稳的,最主要的是这个轿子竟然是密封的,连他娘的个帘子都没有,我刚经历了在地下洞穴的憋屈,所以有点受不了这样的感觉,就想掀开门帘往外透透气,谁知道我刚掀下门帘门帘就被摁住,外面的黄鼠狼干笑了声对我说道:“阴阳路上不能看,看了就回不去阳间了。马上就到,您忍忍。”

    就在这时候,大哥在那个轿子里对我咳嗽了声,我本来都想大叫什么?这是阴阳路?通往阴间的?被大哥这么咳嗽提醒,我干脆闭上了嘴巴不再多问。

    再次的坐在轿子里,虽然我有点紧张,但是因为这次是跟大哥起,他切尽在掌握的样子给了我很大的安全感,所以我竟然不害怕,反而觉得有别样的刺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