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 血尸

作品:《捞尸人

    它看着我的眼神,像是跟我告别,我已经抓住了绳子,但是我想带它走,就对他招了招手道:“小家伙!过来啊!跟我走!”

    它依旧是看着我,之后摇了摇头,它个转身,消失在了我的视野当,而此时,我感觉到了呼呼的风声,那两个石头人已经对着我打了过来,而这时候,大哥拉动了绳子,我看着那个小家伙在那些神像周围不停的穿梭,最后跑到了石门那边,它看了我眼,消失在了石门之外。

    我被大哥往上拉,最后他抓住了我的手把我给提了上去,站在上面我往下面看,只感觉下面片的尘土飞扬如同是塌方了般。

    “别看了,它是属于这里的,你带不走,也没有人能带走它。”大哥拍了拍我的肩膀。

    “大哥,李青呢?”我问道。

    大哥指了指我的上方,我这才看到上面有个洞,洞口系着根绳子,我不禁大惊道:“不是吧,我在下面担心了半天,他竟然走了?!这狗日的!”

    “他拿到了他想要的东西,自然要走了。”大哥说道。

    这时候我才注意到,在大哥的身后,也就是这个原型的石柱上,竟然有张石床,在石床上躺着个人,他就这么在这石床上躺着,非常的安详。

    “这就是这里面供的神?什么来路,竟然敢让这么多神仙戴着枷锁跪下来?”我问大哥道。

    大哥没有说话,他也看着那张石床走了过去,我自然不会放过这个近距离看的机会,也是走上前去,就算那石床上趟着的真的是具古尸,有大哥在我也有无以伦比的安全感。

    这个古尸身上穿着身寿衣,寿衣上绣满了花鸟虫鱼之类的花纹,这些花纹似乎是用金丝穿成的,这个寿衣很大,把他给包括的严严实实,而他的脸上,则盖着张脸谱面具。

    这个面具,跟下面的城隍爷的面具样,或者说,跟伏地沟的城隍爷的面具都是模样的。

    在他的手上,捧着个制作精美的盒子,只不过这个盒子现在已经打开,里面空空如也,我想到了大哥的话,猜测可能李青就是带走了这里面的东西,这时候我才感觉自己真的是个傻逼,我说为什么会说是让李青陪我,原来就是为了这个。

    “城隍爷?”我问大哥道,现在我看到这张面具,马上就能想起来城隍爷来。

    大哥没有说话,他楞楞的看着这个穿着寿衣的尸体,最后他的眼神也盯在了他的那张鬼脸面具上。

    大哥伸了下手又缩了回来,之后又伸了下,又缩了回来,看起来非常的犹豫,说实话,我从来没有见过大哥这么纠结过,他般都是极其的沉着冷静并且果断。

    “怎么回事儿大哥?真不行我们就走吧?”我道。

    大哥摇了摇头,最终,他伸出了手,捏了了那脸谱面具上,之后他稍微用力,直接就把这张面具给揭了下来。

    下刻,我猛然的抓住了大哥的胳膊,就算大哥在身边,我还是感觉股子的寒意从我的脚底板下子窜到了头皮上!

    面具之下,是张血粼粼的脸。

    最重要的是,在大哥揭下他的面具之后,他的眼睛猛然的睁开!他没有动,那双眼睛圆滚滚的,就这么盯着大哥,双眼都是恐惧。

    看着他的眼睛,再看他的脸型,和那很尖的下巴,这下巴比那些红整容来的蛇精脸都要尖,这整张脸和五官因为血淋淋的让我开始没反应过来,之后我就发现,这人长的也太他娘的像只黄皮子了吧?!难道这就是那黄皮子精,只不过是修成人形而有剥皮的黄皮子精?

    最重要的是,他的眼睛太像,甚至眼睛的颜色都跟人不样。

    说实话,虽然这家伙看起来非常的恶心家恐怖,但是我还是有点失望的,我本来想直在臆测这石柱上面到底是哪路神仙这么嚣张呢,原来就是只黄鼠狼,这么看来的话,这应该就是黄鼠狼精在意淫罢了,意淫神仙都被他审判还给他下跪。

    这个血淋淋的尸体在盯着大哥看,大哥也在看他,最后,大哥伸出了手,直接把他的整个寿衣给了撕裂拉了下来!

    在那瞬间,我直接扭过身子吐了起来。

    这完全是具鲜血淋淋的人体。

    他浑身上下的皮都被剥掉,只剩下了肉身。

    我在吐的时候,脑袋里忽然如同道闪现闪而过!!!

    我忽然想起了我爹的死!

    想起了我爹那被挂在村口的人皮。

    人皮完完整整。

    但是警察费了九牛二虎之力,都没有找到我爹的肉身!

    我的头皮下子就麻了,我止住了呕吐,再看这个趟在石棺上的血人,如果找到当年警察找到我爹肉身的话,应该就跟这模样!

    这世间没有这样的巧合!

    我呼吸都几乎停止,我想问大哥,但是我却不敢去问,这么多年,特别是小时候,我无数次做梦梦到我父亲,这次我也是发誓定要调查清楚我爹的死因,但是真的具疑似我爹肉身的肉体在我面前的时候,我还是无法相信!

    我不敢问,是害怕得到我大哥的肯定回答。

    我看了看大哥的眼神,他的眼神极其的复杂,似乎带着股子的哀伤,我联想到了他在揭开面具的时候的犹豫不决,我感觉我不用问,似乎我想的,就是答案。

    “大哥!!这是不是爸!是不是!”最终我还是抓着大哥的胳膊问道,因为紧张,我的声音几乎都变了。

    我问完,这个血尸的眼睛看向了我,我忽然感觉他的眼神里片的温柔,似乎就是个父亲看儿子的眼神,这让我的眼泪都止不住的掉了下来。

    我抬头看着大哥问道:“是不是?是不是?!到底是不是!”

    大哥没有回答我,他就这么盯着这个血尸,最终,他颤抖的伸出手,手成爪状,放在了这个血尸的脖子之上,他只要卡下去,以大哥的力气,绝对可以卡段他的脖子!

    我拉住了他的胳膊,对他摇了摇头,示意他不要,如果他真的是我爹的话,就算他真的变成了这样,作为儿子的,怎么能杀了他?

    那些血尸似乎感觉到了大哥的杀意,他的喉咙动了动,嘴巴里呜咽不清的说着什么,他说的话我根本就听不懂,像是什么地方的方言,又不像。

    大哥这时候,停下了手,他盯着这个人,嘴巴张启,竟然也说着这种我完全没有听过的语言,说完之后大哥忽然拔起了我别在腰上的匕首递给了我,他眼神坚定的看着我道:“叶子,杀了他!”

    我摇了摇头,后退了几步,我脸上已经满是泪痕。

    这时候,这个血尸再次看着我,他看我的眼神是那么的温柔,他甚至想努力的伸出手要拉我。

    这个动作,真的太像是个父亲。

    父亲伸出手摸我的头,这是我无数次幻想过的场面。

    “不要!”我把丢掉了匕首对大哥叫道。

    “他不是!我告诉你他不是!”大哥咆哮着道。

    但是我不相信他的话,如果真的不是,他不会那么纠结,他不会在这个时候用这样的语气告诉我!

    我步步后退,对大哥叫道:“你别骗我了,他就是,肯定是!大哥,他是爸啊!是咱爸啊!”

    大哥走了过来,他抓起了我的手,走到了这个血尸的旁边,指着他的脸对我道:“他是只黄鼠狼,是黄鼠狼!你看清楚!”

    说完,他拉起我的手,猛然的探入了这个血尸的胸膛,我感觉到了他的心跳和体内的温度,我想要挣脱,但是我哪里有我大哥的力气大?

    他就这样拉着我的手,无视我的挣扎,抓爆了这个血尸的心脏。

    我听到这个血尸的喉咙里发出声低吼,之后他的眼神逐渐的涣散,接着,那圆滚滚的眼睛变的无神。

    他这次,是真的死了!

    “为什么!!”我大叫了声,只感觉整个人都要崩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