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 石柱

作品:《捞尸人

    这更让我感觉这个庙里供奉的主神实在是太过嚣张了点,如果他的法相真身就是在这个圆柱之上的话,那就真的有种高高在上的感觉,不仅让那些神戴上枷锁跪拜,更是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们。

    “这到底是谁啊这么嚣张?”我念叨道,我心想就是玉皇大帝,其他的玉帝庙里其他的神像也只是稍微比玉帝低点,也不见的就要坐这么高,我甚至感觉他是诚心要这样子,为的就是蔑视众神?

    “不知道,但是邪乎的很,我要不要上去看看?”李青问我道。

    我虽然想,但是我还是对李青摇了摇头道:“你都已经感觉到危险了,我相信你的第六感,别上去了,好奇心杀死猫。”

    李青耸了耸肩道:“说实话,还没跟神仙交过手,真死在他们手里也值了,都到这地步了,我要是不上去看看估计要很久都睡不着,我要是出事的话,你就想办法出去。”

    听到他这话,我更不乐意他上去了,主要是这个地下的古庙四处都透着诡异,但是我还没来得及阻拦李青,他就走到了柱子边上拉了下皮带,之后他以个非常奇怪的姿势往上攀爬。

    他的手脚抓在石柱上,问题是石柱上没有任何的着力点,从我这边看,他更像是个壁虎样的往上在爬,以前看电视上听他们说过种可以飞檐走壁的功夫叫壁虎爬墙功,想必就是如此,看来李青这个人最拿手的真不是他的那脚回旋踢,而是他的身法,不论是沾衣十跌还是现在的壁虎爬墙,都极具欣赏价值,也就是秀。

    他的动作逐渐加快,我就这么看着他最后手抓住了那石柱边缘的莲花边,整个人就攀了上去,这时候我的心都已经提到了嗓子眼儿,我这才想起来我的背包里准备的有绳子,都想抽自己两巴掌,我应该让他把绳子带上去,然后把我拉上去的嘛!

    我就这么眼巴巴的抬头看着上面,但是跟刚才样,站在我现在的位置根本就看不到上面的东西,我退后了几步却发现依旧是如此,视线被柱子边缘的莲花花瓣完全给挡住了。我此时就算心急也没有办法,只能等,这个柱子并不算特别巨大,只不过是在这个庙才显的它大,李青用上几分钟就可以在柱子顶上绕个来回,但是转眼间十分钟过去了,李青还是没有动静。

    我甚至都没有听到什么打斗声,心道上面真的是个跟玉皇大帝样的神仙?李青完全不是对手直接就被两根手指给捏死了?我就对着上面大叫道:“李青,你还好吗?”

    但是没有回应,我又叫了几声,依旧是没有。

    这下我真的着急了,我想上去看看,就试着用李青刚才的姿势往上爬,但是我发现我连点都不上去。

    这时候,已经过去了半个小时,我心那不详的预感越演越烈,不仅是因为李青死了我唯的“保镖”没了,而是我真的担心好好的个人就这么悄无声息的交代在了这里,我又叫了几声,依旧是没有任何的回应。

    我渐渐的感觉到了绝望。

    我不再呼叫,因为这时候呼叫已经没用了,但是我停下来之后,却感觉四周静悄悄的,总感觉背后有双眼睛在盯着我,我回头看,后面两侧依旧是那些跪着戴着枷锁的神像,刚才看这些神像我是感觉可怜,现在却感觉十分的阴森恐怖。

    这时候,唯能陪着我的,就是钻在我怀里的这个小家伙,他似乎感觉到了我的紧张,探出了脑袋看着我,我摸了摸他的头道:“小家伙,估计我也要死在这里了。”

    我咬了咬牙,手拿着匕首手抓着手电,我不能坐以待毙,而且我也救不了李青,现在我能做的就是尽力出去,再找人回来,我打着手电,忍着心那剧烈的恐惧在四周转了圈儿,却发现什么都没有,除了我们进来的那道石门之外根本就没有出去的路,但是出那道石门的话唯的出口又被陈石头那家伙给堵上了。

    难道天要绝我?

    最后,我屁股坐在了圆柱边上,大哥到现在都还没有来,我甚至担心他自己都遭遇了不测,而在这里面我的主心骨李青现在又生死未必,我摸着这个小家伙的脑袋问它道:“你知道出口在那里吗?再不出去,我就算不被闷死饿死,也会被吓死。”

    这个小家伙伸出了前爪往上指了指,他指的方向,是圆柱的上面。

    “你意思是出口在上面吗?我也想过,不过我上不去啊,就算我能上去,李青都被那么随意弄死了更别说我。”我道。

    谁知道这小家伙还在往上指,并且焦急的拉着我的衣领,我这才反应过来它其实是让我往上面看。

    我打着手电往上看,手电光照到的地方,我看到在那莲花花瓣的间,伸出来张人脸,这时候的张人脸把我吓了跳,但是我马上就万般的激动,因为我看到这张人脸是我大哥!

    我张嘴就要叫,大哥却在上面对我做了个噤声的手势,接着他轻声的对我道:“把绳子丢上来,我拉你上来,记住,别回头。”

    他是制止我回头的,但是好死不活的是在听到他说别回头三个字的时候,我竟然傻逼的下意识的回头看了眼,这回头,就看到两个人影就站在我背后的通道上,这两个人,正是那石门门口的两个人形的侍卫!

    更可怖的是,那些跪下的神像,竟然个个的开始眼睛往外冒血。

    这幅景象,跟风水眼上的龙头碑龙眼冒血模样!这景象几乎把我吓呆了。

    “快把绳子丢上来,快!”大哥在上面道。

    我手忙脚乱的从背包里拿出绳子,随手就往上丢,但是绳子很轻,根本就丢不高,我想找块石头绑上,但是四周真的连个像样的石头都没有,只他娘的有个香炉,问题是香炉的话我抱都抱不起来更别说丢了。

    可是这两个侍卫已经朝我走了过来,他们俩的眼珠子都变成了红色,我不知道怎么回事,咋忽然石头就好像是僵尸样会走了呢?但是不管原因如何,就我这小身板,这石像要真跟人样给我拳都能把我给活活的打死!

    可是我真的没办法把石头丢上去啊!眼见着这两个石头人都

    我急的眼泪都要出来了,就在这时候,我怀里的小家伙忽然窜了出来,它看了看我,然后口咬住了绳子的端使劲儿拉,示意我把绳子给解开!好在我这时候虽然害怕脑袋却十分的清醒,我意识到这小家伙是要帮我把绳子的那端给大哥送上去,我赶紧解开了绳子,果不其然,这个小家伙叼住了绳子的端,咬着牙似乎下定了决心样的往柱子上爬去。

    我不知道黄鼠狼会不会爬树,但是这小家伙爬这个石柱却很吃力,它爬了几步,就滑落下来,继续冲,又继续的往下滑,而这时候,我已经闻到石头人身上的气息,这是种很让人难受的味道。

    它的爬不上去,几乎让我放弃了地方,就在这时候,小家伙眼神坚毅的退了几步,开始狂奔,这次,它似乎是掌握了什么要领,终于是在这石柱上可以跑的飞快,最终它把绳子的那端交给了大哥,但是就在大哥伸手要把它给拉上去的时候,它却摇了摇头,沿着绳子顺了下来,之后跳到了地上。

    它就这么站在地上,眼巴巴的看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