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跪着的神像

作品:《捞尸人

    李青跳了起来,把这个石门上面的灰烬也擦掉,我知道他想要干什么,是想看看这石门的上面有没有什么牌匾,以前都会有门头说,不管是大户人家还是寺庙都会挂上牌匾,但是这上面却什么都没有。看完这个之后,李青的性子比起胖子来还要略微急躁点,他竟然直接就推开了这石门,石门很重,但是李青的力气也是极大,随着巨大的响声,石门慢慢的打开了来。

    石门开之后,股子潮湿腐朽的气息扑面而来,我以为是毒气呢,赶紧捂住口鼻,这时候躲在我衣服里的那个小家伙探出了脑袋,眼睛贼溜溜的带着畏惧往里面看,它似乎非常急着进去,但是又有所畏惧,我现在都想学下黄鼠狼语,那样的话就可以知道这个小家伙到底想表达什么,而且也能从它的口知道这里面的东西是什么。

    稍等了片刻,那扑出来的气味没有那么难闻的时候,李青打着手电把脑袋给探了进去,只是下,他马上就退了出来,我还没来得及问他是什么情况,只听见里面扑棱了几声,有什么东西对着我的面门就扑了过来,还带着股子的风!

    “我操!”我骂道,因为我腿上有伤,又着急躲避,所以下子跌在了地上,而紧接着,我就看到群黑压压的东西发出吱吱的声音从这道门里蜂拥而出。

    “什么玩意儿这是?蝙蝠?这么大的蝙蝠?”我惊叫道,以前小时候到傍晚,这玩意多的很,这些年农药的泛滥,我其实已经很少见到了,但是农村的蝙蝠很小,这些蝙蝠却个个的个头很大,我想要看看这蝙蝠到底是什么样,打开了手电往这冲出来的蝙蝠群里扫了下,蝙蝠群被我这么照,瞬间惊了!它们的队形都凌乱了,还有几只蝙蝠冲着我就飞了过来!

    我在看到这些蝙蝠的时候直接就吓傻了,因为这些巨大的蝙蝠,它们却长着张张的人脸,看起来极为可怖,特别是它们的眼睛和身上的黑毛,让它们带着股子极其恐怖的气息,而它们冲我飞来的速度很快,我呆滞了下,那些蝙蝠就装在了我的身上,那种软软的赶紧扑在我的脸上,我瞬间起了身的鸡皮疙瘩,手舞足蹈的在扑打它们!

    但是我越是扑打,似乎扑在我身上的蝙蝠越多,搞的我四周都是蝙蝠身上的腥臭气息和吱吱的叫声。

    “把手电关了!你照着它们它们看不见!”这时候李青对我叫道。

    我这才反应过来,或许光线让这些生活在黑暗里的生物惊了,我赶紧关上了手电,果然,在手电关上之后,那些蝙蝠的队形再次回到了正规,它们开始飞出去,因为我们的身后并没有出口,我能看到有个个的蝙蝠就这么挂在石壁上墙壁上,密密麻麻的都是。在黑暗,它们的眼睛发着绿色的光,我不敢开手电,就这么看着,像是排排绿色的灯带样。

    “别看了,进去再说!”李青说道。

    “里面还有吗问题是,你能不能稳点!”我对李青道,要不是他进去那么快,我能吓成这样吗?

    李青把脑袋伸了进去,有手电在里面扫了扫回头道:“没了,刚我拿手电扫进去,把这里面的蝙蝠都给惊了。应该是都跑出来了,你赶紧进来看,这果真不是古墓,是庙。”

    我回头又看了眼那些长着人脸的蝙蝠,庆幸这些蝙蝠并不咬人,我走了进去,而李青则顺手关上了石门,以防止那些蝙蝠在冲进来,它们虽然是不咬人,但是足够恶心人啊!

    进门之后,我看就知道为什么李青说这是个庙,因为进门之后,先看到两个夜叉的神像,这两个夜叉面目狰狞,瞪着眼睛,似乎在瞪着我样,这东西每个庙里都会有,我忽然想起胖子说我命盘里带着鬼气,进庙就要被劈,再想起关二爷横在我头顶的那把青龙偃月刀,我忽然感觉有点凉意,而这时候,李青已经走到了前面。

    他整个人站在那里,不停的往两边看,这时候我胸前的小家伙都在瑟瑟发抖,再也不敢抬出头来。

    我走到李青身边,看到他脸色铁青,我环顾了下两边,马上就知道了他面色难看的原因,实际上就连我都想爆句粗口,甚至如果胖子来的话,肯定会勃然大怒。

    在这个道路的两侧,有两排的神像,有几个我能认出来,龙王爷,山神爷,土地公,还有个,则是个脸上戴有脸谱的神像,另外的些看起来也是神,只不过我叫不出他们的名字罢了。

    之所以会说胖子来看到之后要勃然大怒,是因为这些不管是我能认出来的还是我认不出来的神像,都是跪着的!而且还戴着枷锁!

    胖子这个人开始我第次见识他的手段就是在何仙姑家请城隍爷,他言语之间在我眼里简直就是离经叛道,但是我慢慢的发现,他跟“神仙”说话的语气虽然有点玩世不恭甚至大不敬,但是他那种是属于“自家人的玩笑话”,听起来倒像是他跟神仙之间有很深的交情样那种,话语虽然不敬,但是心里是敬重的,就是我嘴上虽然大话连篇,但是神仙在我心的感觉。

    可是,不知道谁竟然这么大的胆子,让神仙跪着,还给众神仙都戴上枷锁?我看这神仙跪的防线都在通道的那头,但是那头却片昏暗,就连我的强光手电都看不到尽头有什么,按照我的理解,玉皇大帝算是神仙的带头大哥,能让这些神仙跪拜,还给神仙们都戴上枷锁的,莫非在通道那头供奉的神仙是玉皇大帝?这些戴着枷锁的神仙,其实都是犯了罪的?

    所以说,这个地下的古庙,其实是座玉皇大帝的庙宇?

    我能感觉到李青是不信任鬼神说的,般这种身手很强的练武之人都是信自己的力量,我虽然以前也说不上信,但是我可是见过城隍爷和关老爷的,之后就感觉三观崩塌,要不是有大哥所谓的香火意念之说,见过神迹的我估计早就是个虔诚的信徒了,就算如此,我还是感觉吃惊。

    “走,去看看,估计通道的尽头是玉皇大帝。”我对李青道。

    “不对劲,我感觉很危险。”李青伸手拦住了我说道。

    “怎么了?”我问道,虽然李青这人路上有几次不靠谱,但是我却相信他个武术高手的直觉。

    李青摇了摇头道:“不知道,就是有点毛骨悚然的感觉。你走在我身后。”

    说完,李青满是戒备的往前走去,我拿出了匕首攥在手里,只感觉此时的手心里全是汗水,我俩就这么几乎是爬样的走向通道的尽头。

    走的近了,我看到在前面,在前面,我才发现为什么我刚才手电的光看不到前面有什么,因为前面是道柱子,这个柱子很粗壮,如果不是它很圆,我几乎都要以为它是座小山。

    在这道柱子之前,有个大大的香炉和祭坛,上面也是蒙了层灰尘,在这个祭坛之前,还有两个蒲团,已经成了黑色,我轻轻的踢了脚,马上激起了阵尘土。

    李青用手电扫了下,那个柱子大概有三四人那么高,因为它很粗,所以我看不到上面有什么东西,只能看到,在最顶端,似乎有莲花花瓣。

    我忽然想起了石门上的壁画。

    那个穿衣服的黄皮子精,就是在个莲花神坛上面,给下面的信徒讲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