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 画

作品:《捞尸人

    点上了油灯,等于是最后的放手搏,要么那个小黄鼠狼并没有恩将仇报目的是置我于死地,要么就是让这个油灯耗尽最后的氧气,如果还是没有人会来救我跟李青的话,我俩起被闷死在这个洞穴里面。

    我本来想强打精神等待结果,但是眼睛却越来越迷离,听着这神秘的女人诵经之声,我再次感觉到了灵魂剥离我的肉体的感觉,似乎我的灵魂受到了那歌声的召唤,要硬生生的离开我自己。

    我闭上了眼睛,长这么大,我第次感觉死神离我这么的近。

    在恍惚之,我感觉到有什么东西砸在我的脸上,我又感觉到了整个地面都在晃动,如同是地震了般,但是我却没有力气睁开眼看下,只能下意识的弓了下身子让那些掉落的石块不砸到我这帅气的脸。

    这觉,不知道睡了多久,我被胳膊上的疼痛给惊醒,醒来之后,只感觉四周片黑暗,在黑暗我感觉到个小东西在拉我的衣袖,这时候我已经是浑身无力,我手轻轻歪,摸到了那掉落在地上的手电,我打开了手电,看到那个小黄鼠狼正担心的叼着我的衣袖不停的晃动,似乎在叫我醒来。

    我环顾了下四周,发现颗大石头挡在我的身前,在我的四周还有其他的石块,我的腿被其个石块给砸,此时几乎已经失去了知觉,但是我深呼吸了口,这次却感觉呼吸顺畅,那种憋屈的感觉消失了,这也就意味着,这个山洞有了氧气,甚至极有可能是打通了跟外面的通道。

    “李青!”我叫道。

    “我在这呢!我的腿被两块石头给挤住了,正在想办法。”李青的声音传了过来。

    在睡梦,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似乎真的地震了般,李青那边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过了会儿,我听到了他的声怒吼,接着就是石块滚落边的声音,李青站起来之后拍了拍身上的尘土朝我走了过来,搬掉了砸在我腿上的石头,并且把我从巨石的夹缝之拉了出来,真的出来之后看到我刚才所在的位置,我几乎是惊出了身的冷汗,如果不是有这块大的石头刚好顶在我的身前,我绝对会被乱石给砸死。现在就条腿受了点伤,其实算是不幸的万幸。

    就在这时候,那个小家伙跳上了我的肩头,拉着我的衣领,示意我往左边看去,其实这时候李青已经在看了,那顶在我们头顶的巨石依旧没有松动,而这个山洞四周的石块却脱落了,跟塌方了样,在石头脱落之后,露出了里面的青砖大瓦。而小家伙拉着我看的地方,似乎是道石门。在石门的两侧,似乎是站着两个人。

    “这是什么东西,古墓?那是人还是雕像?”我问李青道。

    他点了点头道:“像是,谁知道呢,要不要进去看看?”

    “废话,都死过回的人了,还有什么可畏手畏脚的,走,过去看看。”我道。

    我就要走,李青却把我拦在了身后,他道:“你本身就是个坑货,现在腿又瘸了,我先过去。”

    不得不说,这次李青跟我起进山,的确是尽职尽责的担任着保护我的任务,好几次的危险都把我护在身前。

    我站了原地,看着李青朝那边走去,这时候我忽然发现,站在我肩头的这个小家伙在瑟瑟发抖,我看它,发现它还真的是看着那个石门的方向,脸的紧张。

    “小家伙,你知道里面是什么东西对吗?”我问道。

    小家伙点了点头,之后又摇了摇头,叽叽喳喳的又开始比划了,我拍了拍它的小脑袋道:“别害怕,没事儿的。你也别白费力气了,你说的话我根本就听不懂。”

    这时候李青已经走到了那两个人形东西旁边,他看了圈儿,之后对我招了招手道:“过来吧,是石头人。熔岩巨兽。”

    “啥玩意儿?”我问道,石头人我可以理解,熔岩巨兽又是什么东西?

    不过我还是瘸拐的走了过去,这个小家伙似乎对这里非常的害怕,它跳下我的肩头,钻进了我的怀里,两个前蹄拉着我的衣领挡住眼睛,看起来非常的滑稽,到那边之后,我用手电照,发现这就是两个石雕,也不是那种狰狞的夜叉,更像是兵马俑那样的卫士,他们俩就站了这门的两侧。像极了守门人。

    李青伸出手在那门上擦了擦,擦掉了上面的灰尘,只见这门上竟然还有画,左面的那扇门上刻着个穿着华丽的黄鼠狼,有群侍从在身边伺候着,它坐在个法坛上,法坛下面跪着很多人,因为这雕刻刻的栩栩如生,我甚至能看出来这法坛下面跪拜的人三教九流的都有,有小贩,有农户,有长工,也有衣着光鲜的老爷们,他们个个的满脸崇拜,似乎是在听这个穿衣服的黄鼠狼讲经。

    而第右边的这扇门,比起第扇门则要复杂的多,它更像是几幅画给连接到起的画面,连贯起来的意思,就是在左边那幅画面里讲道的黄鼠狼死了,下面跪了非常多的人和黄鼠狼,大家都在痛哭,之后,由几个穿着人衣服的黄鼠狼主持着场葬礼,有几十个身强力壮的男子拉着扛着口石棺,似乎是在给那个讲道的黄鼠狼出殡,之后的画面里,这个石棺还有送葬的众人已经到了河边,这条河波涛汹涌,在河之上,有十二道山峰耸立着,十二道山峰之,也有十二道拱洞。之后很多人用绳子把这个石棺吊上了艘大船,大船张满帆,要去的方向,就是那十二道鬼窟之,而最后张小图,却让我十分的奇怪,因为最后张图,变成了跟左边那扇门上的图模样。又出现了图的那个穿衣服的黄鼠狼在给大家讲道。

    “雕错了这是?”李青脸纳闷儿的对着我道。

    我摇了摇头,眼睛就盯着这两扇门,直在看这两扇门上的信息,我指着右边那扇门上最后幅小图对李青说道:“你看起来样,其实不样,都是这个黄鼠狼在讲道,但是下面的听众有些变了,有些没变。”

    “什么玩意儿?它不是死了埋了吗?咋就又出来讲道了?”李青纳闷儿的问道。

    我这终于见了个比我还蠢的了,我对李青说道:“这很好理解,要是我没估计错的话,这里面是个黄大仙的庙,起码也跟黄大仙有关,这上面讲的是个得到的老黄鼠狼精的意思,两扇门连在起,就是本地有个黄大仙,信徒众多桃李满天下,本地人都非常信服,但是之后,这个黄大仙死了,大家就都很难受,不管是黄鼠狼还是人都给这个黄大仙送行,之后在黄鼠狼长老的主持下,这个黄大仙被放在了口石棺当,众人把这口石棺给运到了十二道鬼窟之安葬,你看这最后张图,虽然猛的会迷糊,但是其实它是这个故事的重点,在葬在十二道鬼窟之后,这个黄大仙又复活了,继续给大家讲道!就是这个意思!”

    不知道为什么,我忽然感觉到兴奋起来,这张图虽然说的是黄皮子,但是无疑也给我解了这么长时间的迷惑。

    从这张图上,不难看出。

    黄鼠狼认为,把死去的黄大仙放在石棺安葬在十二道鬼窟里面,可以让死去的黄大仙复活。

    这不定是真的,很多宗教都会编织出起死回生的神迹出来。

    但是我还是感觉,我隐隐约约的抓到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