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诵经

作品:《捞尸人

    “你是让我把这个油灯给放下来吗?”我看着这个小黄鼠狼问道。

    他松开了我,幅你终于明白了大爷的意思的表情,看着它刚才手舞足蹈幅累坏了的样子,我也是感觉十分搞笑,这时候我忽然想到,要是把这个小东西送给韩雪,她肯定是高兴的要死。

    我放了下来,拿出打火机对这个小黄鼠狼道:“是不是要我点上?”

    它再次对我点了点头。

    “小心你点上灯,油灯里面就释放毒气,把咱们俩都给毒死了!”李青这时候在我身后冷嘲热讽道。

    “你想太多了,咱们死了,它不也毒死了?”我道。

    李青走了过来,再次把把这个黄鼠狼给抓在手里,恶狠狠的对他道:“我警告你,要是你耍诈,我定捏死你,把你的屎都给你捏出来。”

    这小黄鼠狼使劲儿的挣扎,它也似乎知道我对它是友好的,直眼巴巴的看着我向我求救,我是真的喜欢上了这个肥肥的小家伙,赶紧把他从李青的手里救了出来,我道:“你放心,真要是它想害咱们俩,死的肯定先是我,我死之前也亲手了结了它。”

    说完,我摁着了打火机,对着那个莲花灯芯就点了过去,但是我点了几下之后,发现根本就点不着,我看了看这个小家伙,它脸紧张的看着这个油灯,在看我点不着的时候,它似乎脸的犹豫,最后更是换上了幅豁出去的坚决模样,之后它跳上了这个灯台,顺着莲花灯座莲心,也就是灯芯的位置钻了进去,那个灯芯不大,但是这个小家伙不知道怎么扭身子仿佛软的跟面条样的就给钻了进去。

    我吓了大跳,李青看到这幕也是走了过来,我拿起放在地上的油灯对着里面叫道:“小家伙,你干什么?出来啊!”

    可是这次,这里面并没有那个黄鼠狼的叫声,李青从我手接过了这盏裸女形状的油灯,他轻轻的放在耳边摇晃了下,之后脸色变的很奇怪。

    “里面没有黄鼠狼了,但是却多了灯油,我很确定,在这个黄鼠狼进去之后刚才是没有灯油的。”李青的句话,让我整个人都呆滞了。

    他从我手把打火机拿了过去,再次的把这盏油灯放在了地上,这次,他轻轻的把打火机给凑了过去,只是下,这盏裸女手捧的莲花灯瞬间就冒出了簇火苗。

    而就在这油灯的火光刚刚点燃的时候,忽然在这个洞穴响起了女人的声音,我瞬间头皮发麻,而李青也是立刻的把我拉在了身后,全神戒备着四周,这个女人的声音飘渺虚幻,但是声音清脆动听,仿佛是神来之音样。

    她的声音让我抓不到来源,只感觉来自四面方,她也不是在说话,而是在唱着什么,像是佛经但是却也不像。但是我可以肯定这就是某种经。

    “谁?!”李青冷哼声道。

    但是根本就没有人理他,这个女人虚无缥缈的诵经之声依旧在,这个女人的声音本身就好听,加上佛经的旋律,我渐渐的感觉自己有点头晕,眼前的东西也飘忽了起来,我甚至感觉我的灵魂渐渐的飘出我的身体,但是我却控制不住我自己。

    就在这时候,我忽然感觉脸上阵火辣辣的疼,我抖了下脑袋从那种状态之醒了过来,发现李青紧皱着眉头看着我,我看了下他的手,这才知道脸上的疼是他的道耳光。

    “什么情况?!我差点睡着了?”我道。

    “你的小宝宝干的好事儿!”李青骂道。

    “这又关他什么事儿,声音怎么停了,你做了什么?”我问李青道。

    李青看了看我,俯下身子点燃了那盏油灯,在油灯点燃之后那女人的声音就继续飘了出来,李青伸出手,捂灭了这盏油灯,就在灯灭的时候,那女人诵经的声音同样消失了。

    不用他说,我就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儿,我也蹲了下来,研究着这个裸女捧灯,我从李青手里拿出打火机,点上这盏灯,同时我观察着这个裸女的嘴巴,在强光灯的照射下,我能看到道白色的细线从这裸女的嘴巴里飘了出来,不仔细看的话,倒还以为这个裸女是在呼吸出来的白色蒸汽样。

    现在我身边要站的是胖子的话,我可能还能问问这是什么情况,但是李青这个人就是个标准的武痴,在这方面包括想象力上他可能还不如我,我问了他也是白搭。

    刚才那只俏皮可爱的黄鼠狼是这盏油灯里的灯油,这让我想起了那西游记里老鼠精的典故,那老鼠精就是吃了如来佛祖的灯油这才成了气候,这不仅让我有点迷糊,总感觉古代的些志怪并不是在胡写,或许古人是有定根据的?所以那个小黄鼠狼,其实就是这盏油灯的灯油所化?那么点燃这盏灯之后神秘的女人诵经又是怎么回事儿?到底是个巧妙的机关,还是有什么灵魂之类的,而这种经为什么让我差点晕倒并且感觉灵魂要跟肉体剥离,就现在我的天灵盖上还是在隐隐作疼,我甚至不敢想想如果刚才李青没有巴掌把我拍醒会是什么后果。

    我点了根烟,我此刻脑子里有太多的问题,但是以我自己的能力完全无法去解答,李青看我愁眉不展的,就走到我身边笑道:“这有什么可想的?黄鼠狼本身就是最为狡诈的东西,它刚在你面前故意卖萌,就是为了骗你信它,那经估计就是勾魂经什么的,为的就是要你的命。”

    我没有反驳李青,也无从去反驳,虽然我不相信那个蠢萌的小家伙会要我的命,因为我曾听胖子说过,黄皮子是有仇报仇,但是也是有恩报恩,我刚才对它来说的确是有救命之恩,它怎么可能回过头来就要我的命呢?

    但是你说让我现在去点燃这盏油灯我真的是不敢,化为油灯的那个小黄皮子也没有现身,现在我们能做的也只能是等,不再进行尝试。我跟李青吃了点东西,我看了看手机,现在已经是凌晨六点,距离我们掉进这个陷阱里已经六个小时,外面还是没有任何的动静,我就这么干坐着,而李青则是拿出他的手机在打俄罗斯方块,我后来竟然无聊到去看他打,就这么看着看着我竟然睡着了,睡梦那个小黄皮子成了我的宠物,像个小狗样的在我跟韩雪的怀里撒欢,但是忽然它露出了满嘴的獠牙,对着韩雪的脖子就咬了过去。

    我醒了之后,发现自己身的冷汗,而我身边的李青则打着轻微的呼噜,我看了看手机,已经十点多,接近午。

    我没有把李青叫起来,这时候两个人无聊跟个人无聊没有任何的区别,李青可以忍耐这种被困在地下的感觉,而我不能,并且我开始慢慢的感觉到这洞穴里的空气呼吸起来非常的吃力,这让我忽然意识到个问题,李青推测了我们的食物和水可以让我们俩支持多少时间,却忽略了在这个并不算大的而密闭的洞穴里氧气能支撑我们多久。

    这让我更加的恐慌,我们很有可能在食物和水都存在的情况下被闷死在里面,或许是第六感在作祟,我甚至已经感觉到我的脑袋在发浑,并且没有办法去集注意力。

    最后,我的目光再次的放在了那个裸女莲花灯上。

    我就这么静坐着,直坐到了下午五点。

    而李青是真的心态好,在这样的环境下,他直睡到了现在,睡醒之后的李青马上就意识到了问题,他对我说道:“糟了,里面的氧气不够了。”

    “你现在才知道?”我对他苦笑道,我已经意识到这个问题半天了,并且到现在,我已经确定这不是我的心理问题,的确因为氧气的不足,我觉得胸闷心跳加速,并且呼吸的频率要更多。

    李青站了起来,他再次的围着四周转,我知道他在做最后的尝试。

    就这样,又过去了个小时,我们等的救兵没有来,我大哥跟陈东方似乎放弃了我们两个,当然我也知道他们不会,他们只可能是找不到这个地方罢了。

    我的意识再次的渐渐模糊,李青也捂住了胸口非常难受。

    我俯下身子,要点着那油灯,李青有气无力的对我道:“你疯了?!本来氧气就不够。”

    “搏搏了,我不点,我们也坚持不了多久,点了有可能活命。”我道,说完,我苦笑了下,点燃了油灯。

    那女人的诵经声,再次的从这个裸女莲花灯飘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