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 油灯

作品:《捞尸人

    开始是听陈青山说黄皮子精,后来又是陈东方在电话里说,我是真没见过,只见过独眼老四供奉的那只能在神龛里充当山神,而这个在李青手的黄鼠狼好像也挺有灵性,竟然还会作揖。

    我在李青的手指都要弹在这个黄鼠狼的脑瓜子之前拦住了他,道:“咱们现在可是在黄大仙的地界上,杀她的徒子徒孙不好吧?要不留他命?”

    那黄鼠狼本来刚才因为惊吓和绝望都闭上了眼睛,这时候听到我这么说,它似乎真的能听懂我说的话样,使劲儿的对我点头,那滚圆的小眼睛里满满的都是感谢和哀求,甚至还有泪珠滚滚低落,这都不像是黄鼠狼了,倒像是个犯了错祈求家长原谅的小孩子样。

    李青看了看我,似乎不理解我竟然会这么怂。

    我趴在他耳边道:“这个黄鼠狼似乎有点灵性,不管你信不信,这山里肯定是有黄鼠狼精的。”

    说完,我咳嗽了声,看着那个小黄鼠狼问道:“你能听懂我说话是吗?是就点头,不是就摇头。”

    李青脸懵逼的看着我,我看他看我的眼神,像极了看个傻逼。

    谁知道接下来的场景让李青都非常的意外,这个小黄鼠狼竟然真的使劲儿的点了点头,我心也是震惊,虽然这个黄鼠狼不像他们说的那样穿人衣服说人话,但是也是我见过最为通灵的畜生了。

    “我们俩放了你可以,但是不是无偿的,你能带我们出去吧?要是能,我们就把你放了。”我忽发奇想的问,这黄鼠狼才是山里的土著,他能进来这里,说明对地形非常的熟悉,指不定就有什么意外的收获呢。

    本来我也是抱着试试的态度,谁知道这个小黄鼠狼更加使劲儿的点头,我跟李青面面相觑,我对他说道:“放它下来吧。”

    “你疯了?真信个黄鼠狼的话?”李青问道。

    “你把他杀了,最多吃块肉,你别忘了它是吃了死人肉的,你吃了不嫌恶心?大不了我少吃顿,把这口粮给你省出来,让它试试。”我对李青道。

    李青还是有点半信半疑,我道:“你怕什么,放臭屁已经是他最大的大招了,以你的身手,在这个小洞穴里他能跑到哪里去?”

    李青这才把这个黄皮子给放了下来,这小黄鼠狼落地之后,竟然还是先对我作揖表示感谢,之后它在地上转了圈似乎在庆贺自己重获自由,这个小黄鼠狼的天真灿烂扫去了我心里不少的阴霾,我对他笑道:“别太高兴了,你赶紧帮我们出去,不然这家伙等下还是会巴掌把你给拍死了。”

    这小黄鼠狼又转了圈,忽然溜烟的钻进了那个骷髅身子里去了,李青就要去捉,我拦住了他道:“你跟个小黄鼠狼较什么劲儿?真跑了又能咋?”

    不是我这时候慈悲心肠,可能是我在这个密闭的空间里看到个活着的东西感觉不太样,加上这有灵性的小家伙总是惹人喜爱,我还真不想李青把他给拍成肉泥了去,就在这个时候,那个小黄鼠狼从衣服的口袋里伸出个小脑袋,贼溜溜的看着我,之后就又缩了回去。

    我感觉它可能这是在给我什么提示,难道让我脱掉这个骷髅身上的登山服?我低下身子,忍着恶心和紧张,真的拉开了那登山服的拉链,股子难闻的尸臭味扑面而来,在这骷髅的骨头上,甚至还沾着不少已经干枯的腐肉,而他肚子里的那些内脏几乎也都干枯,发出股子难闻到窒息的味道。

    那个小黄皮子就站在上面,在我拉开这个登山服的时候,它从这个登山服里面的口袋里咬着个白布条,使劲儿的往外面拽却拽不动,整个动作看起来异常的可爱。

    它拽了几下发现拽不动,瘫软在了骷髅上,然后眼巴巴的看着我,我问它道:“你是让我拿这个东西出来吗?”

    它使劲儿的点了点头,那白布条上还沾着血迹,我有点恶心,但是还是伸手去拉,这拉我就发现这玩意儿还真的挺沉,我伸出手直接从那口袋里把这个东西给拿了出来,发现这是个用白布包裹的东西,里面的东西似乎是铁制,不然这个大小不会有这么沉。我有点奇怪这是什么东西,因为现在这个白布条这么包着,布条上还沾染着血迹,而起里面的东西似乎是人形的,这给我的感觉倒像是个迷你版的木乃伊。

    这个小黄鼠狼在我拿出这个东西之后就跳上了我的肩膀,它似乎跟我样非常好奇这里面的东西是什么,也是眼巴巴的看着,就在我伸出手要解开这个布条的时候,李青忽然把从我手夺了过去,我吓了跳问道:“你干嘛呢?”

    “小心点,我怀疑这黄鼠狼有诈。”李青说道。

    说完,我就发现我肩膀上的这个小东西竟然气鼓鼓的看着李青,似乎对他怀疑自己非常的不满。李青明显发现这个小家伙的挑衅,对他比划了下拳头,这小家伙也是真怂,吓的溜烟的趴在了我的后背上。

    “你不停的吓个小家伙干什么?”我瞪了李青眼道。

    李青像看傻逼样的看着我道:“小家伙?你怎么跟个女人样,这玩意儿卖萌你就当它是个宝宝了?告诉你,凭它这么有灵性,起码活了两百年了,指不定比你太爷爷的岁数都大!”

    我想口老血喷在李青的脸上,不过不得不承认的是他说的的确在理,想到这么可爱的个小东西估计有两百岁,我也是阵恶寒,我就道:“得了,赶紧拆开看看吧,万是个地图指引我们出去呢?”

    “有手套吗?”李青问我道。

    我想起来我似乎带的有白线手套,这是种最为粗糙的手套,般都是干活的时候用的,我也是有备无患的拿了双,就赶紧拿出来递给了李青,李青戴上手套之后,小心翼翼的慢慢的解开那白布条。

    最后,我跟李青对视了眼,彼此脸上都有点尴尬,因为这白布条里面包着的东西有点暧昧了。

    这是个很小的裸女雕像。

    虽然小,但是雕的惟妙惟肖,不管是ru房还是头发眼睛,这个裸女是跪着的姿态,在她的手上,捧着小朵的莲花,莲花上还有个黑色的细线。

    也就是这朵莲花,让我知道了这东西是什么,这是盏油灯,我拿了起来,拿在手里,只感觉入手片的冰凉,而且很沉,也分不清楚这到底是什么材质,说是铁又不像,倒像是种很硬的石头。

    “这是古董吧,这玩意儿要是拿出去,值了老鼻子钱了。”我道。

    李青白了我眼道:“所以你的小家伙是拿这东西报你的救命之恩呢,你就抱着他死吧,跟这个骨头架子样,等你死了,你的这个小家伙就会跟吃他样吃掉你的肉!”

    我发现每次只要我心情稍微轻松点李青总是能句话把我打回原型,但是我感觉我还应该相信这个小黄皮子,我就转身对黄皮子问道:“小家伙,我是说需要有东西能让我们出去,这个东西虽然值钱,但是对死人可没用呀。”

    就在我说完之后,这小家伙从我背上跳了起来,用嘴巴咬着我的裤腿,似乎要拉我去什么地方。

    最后,它把我拉到了洞穴的个角落,它两条腿站立,两条前蹄直在比划着什么,嘴巴里也在叽叽喳喳,但是我完全听不懂它在说什么。

    最后,它似乎也知道了问题的症结所在,只蹄子,指着我手的这盏裸女油灯,另只手则指着地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