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陷阱

作品:《捞尸人

    不管陈东方如何,其实我对李青的印象直不错,感觉他这个人活的贼洒脱自然,又因为他竟然会模仿自己喜欢的个游戏里面的角色,又让我感觉这个人十分的可爱,既然我们决定了要晚上时候进山,那就越早越好。

    伏牛山的外山我来过挺多次,不敢说闭着眼睛也能走,起码也是熟路,所以开始走的非常轻松,但是走着走着,在独眼老四的带路下我们就偏离了路线,这不是去通往深山的悬崖那边的路,我本来心里还没底儿,但是想起那天陈青山说的他跟踪陈石头的路线,也是走的个奇怪的小路也让我多少有点释然,这时候我其实并不害怕李青对我动手,他在我心里还算光明磊落,我其实怕的是这个活死人样的独眼老四把我们给带进条死路里,甚至说我们走到了个四面空旷的地方,忽然独眼老四声令下无数黄皮子跑出来条放个臭屁都能把我跟李青给熏死了。

    我很紧张,李青倒是很坦然,我这时候忽然想要是小王在这边就好了,起码他跟李青还有共同话题,而这个李青除非你跟他讨论游戏,否则他好像并不愿意跟你说太多的话,我只能打着手电,就这样紧赶慢赶的跟着独眼老四,大概走了个小时,我渐渐的感觉到了体力不支,毕竟是山路,而且我们现在走的可以说到处都是杂草,所以走起来非常不容易,但是他们俩个是老山民,另外个是个练家子,他们不停我也只能咬着牙跟着。

    就这样又走了差不多有个小时的样子,说实话,此时如果真的独眼老四把我丢在了这里,我还真不知道这是哪里,也绝对不可能个人摸出山去,举目望去,只感觉层峦叠嶂,夜晚的山里又静的可怕,只有他们两个走路压过杂草的声音。

    这种感觉加上浑身的疲惫,让我感觉非常不好,可是我这人又爱面子,总不能说我累了咱们休息下吧,而就在我感觉我整个人都迈不开腿的时候,独眼老四忽然停住了,他指了指前面道:“前面的山洞就是。”

    听是山洞,想到陈青山的描述,我感觉这应该就是那所谓的黄皮子老巢,就算是咬着牙我也走了过去,我把手电往前面打,这强光手电绝对不是在陈青山家里的拿的矿灯可比的,射程很远,而且非常明亮,我就看到在对面的那个山上,的确是有个山洞,这感觉很奇怪,妖怪定要住在山洞里?这跟我电视剧西游记上倒是有点像,只不过这个山洞上并没有个牌匾,上面写着“伏牛山黄大仙洞。”

    “你们两个进去吧,我在这里等你们。”独眼老四说道。

    “那不行,万你给我们俩带到条死路里来,又找不到你人了怎么办?”我道。

    “你看,黄大仙已经在等你们了。”独眼老四指了指洞口道,我顺着他手指方向看过去,手电扫,果真看到几只黄皮子似乎在这洞口列着队,就跟人类的保安样,看起来非常的邪乎。

    “现在要是怕了,也可以回去。”独眼老四对着我们俩冷笑道。

    李青这时候回头脸上带着笑意的看着我问道:“你见过成精的黄鼠狼吗?”

    我摇了摇头道:“没有。”

    “我也没有,那还等什么,走呗。”李青说完,竟然真的朝着那个洞口走了过去,我看这情况我也得跟上啊,只能手里死死的攥住匕首,跟着李青走了过去,而独眼老四则站在原地,目送着我们。

    等我们走到洞口的时候,李青咦了声蹲了下来道:“这不是黄鼠狼?”

    我还以为他说的是什么呢,就道:“你见过黄鼠狼没有,这不是那玩意儿还会是啥?”

    “不,我说他们不是活的。”李青道。

    我这才低下头,用手电扫,这才发现地上站着的这两排黄鼠狼看起来的确是不样,他们的毛色干枯,特别是眼睛,根本就不想黄鼠狼那滚圆的眼睛,甚至是干瘪了进去,这两排个黄鼠狼,其实就是黄鼠狼的干尸!

    我想质问下独眼老四他这是什么意思,谁知道回头,手电扫过去,发现刚才独眼老四所站的那个位置已经空空如也,这让我瞬间就有了股子不详的预感,我对李青道:“独眼老四是在阴咱们俩,赶紧撤。”

    我话刚落音,忽然脚下个趔趄,接着我就感觉我的脚似乎是踩空了什么般瞬间下跌,之后我就感觉我的身子在地上不停的砸着墙壁,最后重重的落在了地上,这下真的把我给摔的七荤素的,只感觉全身都是疼,但是我此刻哪里还顾得上这个?赶紧把手电抹回来叫道:“李青?!”

    我用手电往上扫,发现我头顶是那个山洞,而我是直接就掉了下来,而李青则依仗着身手,手脚并用的在这山壁上几个腾挪,最后轻轻的落在了地上,步伐轻盈非常的拉风,而在他的手里,拿着个黄鼠狼的干尸。

    “什么情况这是?”我问道。

    李青指了指他的手,脸无辜的道:“我只是拿了个黄鼠狼起来,谁知道这竟然是个机关。”

    到这时候他还是脸的轻松,我抬头看,此刻我们的位置离洞口有好几米,这明显是掉陷阱里了,我骂道:“我不是跟你说了这是那独眼老四要害我们,你怎么还乱动?!”

    李青脸轻松的道:“我怎么知道?而且你叫的太晚了点。”

    “你能上去吗?上去找野草编个绳子把我拉上去。”我对李青道,本身在深山里就不爽,现在落在个山洞里,更让我感觉到压抑。

    “不用那么费事,我都不知道你在慌什么。”李青把拉起我的胳膊,我曾经见识过他的动作,特别是跟大哥打的时候,他非常灵活飘逸,用陈东方的话来说,李青的身手非常的“秀。”

    他就这么提着我,脚下点,之后借着颗石头借力又是点,我感觉我整个人就在他手这样提着飞了起来,就这样在空借了好几次力,眼见着我们就要到洞口走出这个陷阱了,谁知道就在这时候,忽然我眼前片黑,再抬头,就看到那本来透着月光的洞口被封上了。

    可是李青并没有停,他继续接着石壁往上冲,最后他个手掌顶了顶那封住洞口的大石头,这才继续提着我慢慢的落在地上。

    李青摇了摇头道:“石头很大,顶不开,咱俩被困死在这了。”

    就算到这时候,李青还是不慌,这心态我也是真的服气,我蹲在地上抬头看了眼洞口,这时候我是真服胖子的话,真是没他娘的个好人,本来我还心疼过被胖子给痛打的独眼老四呢。

    不过这时候我虽然有点慌张,但是也没有真的慌乱,因为我知道我大哥就在我的后面,以他的本事绝对会照顾我周全。

    想到这个,我就拿着手电扫了圈儿,想看看这陷阱里是什么情况,结果看,就看到了在这陷阱里,有个洞,这个洞不大,似乎是通往什么地方,我就站了起来走了过去,低着头拿手电往里面扫。

    我竟然发现这里面有个鞋子,还是牛津皮的鞋底,跟独眼老四那卖的登山鞋的鞋底有点类似。

    我伸出手想着把那个鞋子给拉出来看看,只是伸出手拉,感觉有点沉,我稍微用力,鞋子是给我拉出来了,但是那瞬间我也是阵头皮发麻。

    因为我不仅拉出了鞋子。

    我他娘的还拉出了条腿骨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