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封仙

作品:《捞尸人

    这下不仅是我,李青也是愣住了,胖子叫道:“你有没有搞错?你家的黄大仙说的让他陪着叶子去?”

    独眼老四看了眼胖子,他看胖子的眼神还是带着怨念,他道:“大仙说让光头带他过去,除了他还有别人吗?”

    这句话说就确定了,独眼老四口的黄大仙点名说要陪我进山的就是李青,因为这里还真的就有这么个光头。

    陈东方看了看李青道:“你陪他去?”

    李青这个人向是玩世不恭,有时候我感觉他跟胖子有点像,但是却也不像,他似乎比胖子更加的洒脱,他耸了耸肩道:“我无所谓。”

    “你无所谓,胖爷有所谓,好啊,我这下是明白了,你们跟这独眼老四就是伙的,不让胖爷去,还要带这个光头,是怕黄大仙个人弄不死叶子,再加派个杀手?我告诉你老头,你最好现在回去告诉你那个黄大仙,别跟胖爷面前玩什么幺蛾子,真打架斗殴胖爷不是他们俩的对手,但是对付她们这些成了精的妖孽,胖爷顶他们群。惹恼了胖爷,我直接打进他家门口信不信?”胖子指着独眼老四道。

    独眼老四恶狠狠的看着胖子,那个独眼里的冷光让我都感觉恐怖,他看着胖子道:“你不用打上门去,杀信使的仇,大仙会找你来算的。”

    “哎呦,你也敢来吓胖爷?”胖子撸了撸袖子就又要开干。我赶紧拦住了他,把他拉到了屋外道:“你别冲动,黄鼠狼精们这是搞什么鬼?”

    胖子也就喜欢在陈东方面前咋呼,真出来之后也恢复了正常,他皱眉道:“不知道,叶子,我直没跟你说,黄鼠狼精跟其他的精怪不样,这也是胖爷我开始不想跟他们打交道的原因。”

    胖子说到这里,我拦住了他,这话我不是听过次,直都没有机会问胖子,我就问道:“胖爷,黄鼠狼精咋就跟其他的精怪不样了?陈东方也这么说过。”

    “黄皮子精非常难缠,而且阴毒无比,真的惹恼了黄皮子,它能世世代代的跟你为敌,不过胖爷我包括修道人真不是怕它们这个,再怎么着也只是修成了点气候的精气,而是因为这黄皮子精跟大清国的渊源。”胖子道。

    “这怎么又扯上大清国了?”我纳闷儿道。

    “这事真的是小孩没娘说来话长了,其实也就是个传说,说康熙爷年间的时候,紫禁城里忽然进去了只黄鼠狼,那些阿哥公主公子们都怕这玩意儿啊,就下令侍卫们捉这个黄鼠狼,那些大内高手要捉个黄鼠狼还不简单?不过这个黄鼠狼跑的贼快,时之间还真的不好捉到,后来这黄鼠狼阴差阳错的就跑到了康熙爷的御书房去了,这康熙爷正看书呢,忽然这么只黄鼠狼跳到书桌上来自然是大怒,但是看,这个黄鼠狼竟然是跪着的,并且非常奇怪的是,这个黄鼠狼的头上还顶着团牛粪,那皇帝是条龙啊,黄鼠狼肯定是害怕,就算跪着也是瑟瑟发抖,结果康熙爷看这家伙还有点灵性,竟然还会跪拜,就开玩笑的问他会说话吗?结果这黄鼠狼还真开口说话了,他对康熙爷说到他是修炼了几百年的黄鼠狼,马上就要渡劫,只要渡劫成功就是仙人,但是遭了仇家算计身受重伤,天劫来就会灰飞烟灭,所以冒死来见皇帝,这下康熙爷就更奇怪了,问你这时候不找个地方疗伤跑来见我干嘛?不怕被乱刀砍死?这黄鼠狼也是会巴结人,他称赞康熙大帝贤明圣德举世无双乃是真龙天子,只要真龙开口封他,他就能免了天劫直接成仙,这马屁拍的好,康熙爷只能封赏臣子,这下也想着过过封赏神仙的瘾,他看这个小东西浑身发黄,就笑道看你的样子,就封你做个黄大仙吧。此言出,这黄鼠狼马上跪下谢主隆恩,也是可爱的紧,而接着,这小家伙转了圈儿冒了溜烟,之后变成个男子跪伏在了地上继续拜谢康熙爷,这人抬头,只见这个人的眼睛贼圆,长的那叫个贼头鼠脑,跟刚才那个黄鼠狼是有异曲同工之妙,他说他就是那个黄鼠狼,因为有真龙所封,现已成了黄大仙,他欠下康熙爷“封神”之恩,日后定当为报,之后康熙爷更是亲笔题了个黄大仙的牌匾,正是因为这个天子的牌匾,本来下九流的黄皮子精摇身变真成了黄大仙了,这还不算完,后来康熙爷回想这事感觉不对劲,就去问钦天监,钦天监算,说黄皮子虽然狡诈,有仇必报,但是有恩也是必报,后来果真康熙爷成了满清第长寿的皇帝,外人也说跟黄大仙深入极寒之地给康熙爷采千年人参有关,这因果就算是种下了,后来大清国亡国,溥仪在东北搞那个伪满洲国,说是日本人扶持的,但是地气这东西肯定不是明面上的东西可以看透的,这其就有东北黄大仙的影子,虽然最后落了个贻笑大方,但总归是给了大清最后根救命稻草,不过东北的黄皮子在那件事上也是收获颇丰,截留了大清国最后丢龙气,所以这黄皮子也算是正统听封而来,虽然是妖精,也没人想去招惹,这话说不请。”胖子说道。

    我这听感觉跟听天书似的,不过胖子也说了,皇帝,玉玺,地气,那东西都是玄而又玄的,你不到定的境界是不懂其精髓,我对此信也不信,估计古人也没想到现在国是没有皇帝的。

    不过我倒是也知道了胖子对黄皮子有点忌惮的原因,胖子接着道:“反正你跟那个李青去我是不放心。要么咱就别去,要去胖爷我必须陪着。”

    有个朋友这么关心着我心里说不感动那是假的,不过事已至此我肯定不能不去吧,这黄大仙又是康熙爷封的也不能得罪,总不能真打进去,我就对胖子道:“胖爷,没事,那陈东方就是真有点小心思,也不是要我的命,再说了,你别忘了在咱们的身后可也是有人跟着的,他跟着你总能放心吧?李青跟他动过手,完全不是对手。”

    胖子道:“胖爷知道你大哥在暗处跟着,他身手是不错,我就是怕真有人想弄死你,他出手都来不及,你别忘了,别看你现在平平凡凡的,你可是关二爷都要斩的人,命格不凡,胖爷我总觉得这件事儿里你是个关键。”

    “放心吧,我有分寸,我也对大哥有信心,你别疑神疑鬼了,我有大哥跟着没事,倒是你个人在山外,就你这臭脾气,别跟陈东方又干起来了。”我交代胖子道。

    胖子摆手笑骂道:“可拉倒吧,这是跟胖爷我交代临终遗言呢?既然你决定了那就去吧,真出事了你放心,胖爷我绝对给你收尸,绝对不让你曝尸荒野。”

    “滚蛋!”我骂道。

    跟胖子说通之后,等我们回去,独眼老四站了起来道:“决定去了?去的话现在就走。”

    “现在?”我愣道。

    现在天已经这么黑了,本来就是去见妖怪,这黑灯瞎火的不是自己给自己找刺激的吗?

    “大仙的时间不多。”独眼老四道。

    此刻我看这个独眼老四越发的讨厌,不说别的,就凭他对黄鼠狼满口谄媚的口个大仙就让人感觉恶心。

    我看了看李青问道:“现在去没事儿吧?”

    李青扭了扭脖子道:“我本来就是盲僧,黑暗早已遮蔽了我的双眼。”

    他这句话,让我想起来警察小王说他打了几千把人机,竟然还有输的,我真的想大耳刮子抽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