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冲突

作品:《捞尸人

    我猛然回头,看到陈东方拍着掌走了过来,这又是什么意思?刚才我跟胖子说话他显然是听到了,这个掌声的意思是胖子推测正确了?我没有因为这个高兴,反而是下子就紧张了起来,生怕真的胖子推演出了其关窍的话陈东方会做出什么事,他的身手我见过,胖子绝对不会是对手。

    我站了起来,脚轻轻的往右跨,这样我整个身子就挡在了胖子的身前,我对陈东方笑道:“东方叔,你来了?”

    陈东方对我点了点头,之后,他绕过了我对胖子道:“精彩。”

    我赶紧道:“我俩就是在这边瞎唠呢,您别当真了。”

    陈东方看了看胖子,又看了看我,胖子脸色多少有点尴尬,毕竟刚才他可是在说陈东方不是什么好东西。背后说人坏话被捉现行放谁谁也受不了啊。

    “到此为止,这是我最后次说,不然我不管你是谁,我定会杀了你。”陈东方忽然低下头,他猛然的出手,把就卡主了胖子的脖子,果不其然,虽然胖子的身手已经算不错,在陈东方出手的时候,直到手卡在胖子的脖子上,胖子竟然连丝毫的反应时间都没有。

    “东方叔!”我叫道。

    谁知道这时候胖子扬起手,他从地上抓了把沙土直接就飞在了陈东方的脸上,他身子趁势扭,扭过了陈东方的这个锁喉,而接着,胖子大骂了句,轮起拳头就朝着陈东方砸了过去。

    陈东方被刚才的那把沙土迷了眼,他有点睁不开眼睛,但是就在胖子的拳头砸过来的时候,他虽然是闭着眼睛,但是右手闪电样的伸出,刚好顶在胖子那记老拳之前,接着手掌握,握住了胖子的拳头,轻轻往前拉,同时右腿往前跨出脚,记漂亮的过肩摔把胖子狠狠的砸在了地上,以胖子那样的身形,这样砸马上是尘土飞扬。胖子还要挣扎着起身,陈东方的脚就跨在了胖子的胸口上让胖子动弹不得,陈东方盯着胖子冷哼道:“别自作聪明,在这件事里,想活命,就得装糊涂。”

    胖子还要开口,他就算吃了败仗嘴上也绝对不会饶人,这时候我对他们俩叫道:“好了!干什么!自己人打什么!”

    说完,我走过去把推了下陈东方,这下自然是纹丝不动,我看了他眼,最终他还是把脚给轻轻的挪开,我把胖子搀了起来,帮他拍着身上的尘土,胖子知道我是在帮他,但是这家伙还是站起来就指着陈东方道:“姓陈的,青山不改绿水长流,这笔账胖爷我记着了。”

    “都少说两句。”我使劲在胖子的屁股上拍了巴掌道。

    好汉不吃眼前亏行不行,就算你真能打的过这陈东方,这边还有个李青呢,你也能并干掉?

    “叶子你过来。”这时候,陈东方对我招了招手道。

    “你别去!”胖子拉了拉我,像是个小孩子在赌气样的。

    我对胖子笑了笑道:“好了,你呀,也别光凭着推测看人,这事谁也看不准。”说完,我对胖子炸了眨眼,胖子马上心神领会,这就跟刚才胖子对我炸了眨眼我也明白他的意思样,刚才我跟胖子坐的那个位置,我看不到陈东方在偷听,胖子是可以看到的,所以他的有些话,其实就是说给陈东方听的,而现在陈东方叫我,十有九是要跟我说刚才胖子推测的事情。

    我跟着陈东方来到了边,陈东方递给我支烟,问我道:“你真的很想知道当年的事情?”

    我耸了耸肩道:“我说不是,您信吗?开始我以为我爹的死是某种献祭,是村里的某个人干的,但是现在知道的越多就越感觉复杂。可是越复杂我就越想知道真相。”

    “等大小姐救出来,我会跟你聊聊那个事情,叶子,不管你怎么看我,我承认陈家先祖在伏地沟做了些布置,你可能也已经知道了,是啊,按照常理来说,祖先的后手般都是福荫后人,但是我不愿意踏进这潭浑水,这是我的真心话,如果可以,再救出大小姐之后,我这辈子不会再踏进伏地沟,更会抽身出来。”陈东方道。

    “恩。”我点了点头道,陈东方这么说,我还是选择了相信,其实如果不是因为最近的这些事情,我向不喜欢以恶意去揣测他人。

    ——之后我们之间的气氛就变的更加的诡异而微妙,胖子挨了顿打,但是他反倒更加兴奋,因为这也印证了他的推测是正确的,起码是涉及到了那个秘密,不然陈东方不会对他出手。我看他会紧张会皱眉的,似乎是在继续推演,我就对他道:“别想了,陈东方说了,等他家的大小姐救出来之后就会跟我聊聊这个事情,到时候不就都知道了。”

    “你信他?”胖子嗤之以鼻道。

    “这次我信,从他当初那么多年不回来,而且在埋了自己老爹不过头七就走就能看出来,他对这事真的是避而远之的。胖爷,你刚那句话说的不错,唐人杰是真小人,陈东方是个伪君子,我也是这么想的,但是我却也有另外种感觉,唐人杰的小人,是真正的小人,而陈东方的伪君子,则是有点不得已而为之的意思,就比如说陈近之做的些事,他是后人得承受,而且他死后尸骨得被纸人纸马石棺拉走,这都不怪他。”我道。

    胖子撇了撇嘴道:“贼王,你这名字真的叫错了,跟那个叶继欢完全是两回事儿!太他娘的天真无邪了。”

    “好了,不说这个了,你说今天晚上那个独眼老四会回来吗?”我看了看已经迟暮的太阳道,按照我们的计划,本来我们是今早就要进山,在见了黄皮子之后明早就要回来的,谁知道这耽误就是整天。

    “谁知道,最好是不回来,省的你对你的东方叔还抱有幻想。”胖子道。

    他的话刚落音,从山口的那个方向,就有个精瘦精瘦的老者慢慢的朝着这个方向走来,我站了起来道:“胖爷,造化弄人啊!他还真回来了。”

    独眼老四走回了屋子里,他出了身的汗,此刻赤裸着上身,不得不说从他的身材就能看出来这个人年轻的时候肯定是个绝佳的猎手,他皮肤黝黑,身上还有很多细密的伤痕,但是在他黝黑的皮肤之下,我可以看到那精壮的肌肉线条,甚至他的身材和他那张脸根本就不协调。

    我用鼻子嗅了下,的确从独眼老四的身上闻到了股子若有若无的臭味,但是说是臭味也不恰当,似乎这其还夹杂了些奇怪的香味,总之这股味道你要是仔细闻的话会感觉很不舒服,我不确定这是不是他们口的尸臭味,印象之的尸臭味要比这个难闻许多,小时候我们村的个老人发丧,按照惯例停灵三天,但是那时候正职酷暑,尸体停灵三天已经发臭,棺材缝甚至会流出些水来,我那时候还小,在棺材边上就闻到了那种臭味,可以说,尸臭是区别于任何种臭味的味道。

    “大仙说了,可以让他进去,但是那个人不行。”独眼老四说道。

    他说的意思是我可以进去,胖子不行。

    “扯淡的吧,叶子,我们走!就不信胖爷我还真不到这些黄皮子的老巢了!”胖子说道。

    我其实也有点意外,心道这不是专挑软柿子捏吗?什么叫可以让我个人进去?真就我个人的话,我还未必敢进啊!

    但是我却制止了胖子的冲动,而在这时候,独眼老四指了指李青道:“大仙说,你个人不放心的话,可以让他陪你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