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进山

作品:《捞尸人

    胖子本身要给我解释这个,但是张了张嘴道:“哎,这不是三言两语能给你解释清楚的,但是你要知道,乱世妖孽辈出,盛世妖孽而隐,这都跟龙脉和地气有关,而传国玉玺绝对不仅仅是块和氏璧和王权的象征而已。”

    其实最近我整个人都如同活在梦里般,从闹鬼到关二爷,城隍爷,现在竟然出现了黄鼠狼精,我感觉我整个世界观都要崩塌了,不过说起这黄皮子精在伏牛山的深处,这我倒是想起我们这边的村民们就算去采药打猎的确是不进深山,只不过大家也没人说过在大山深处有黄皮子精的存在。

    我跟胖子最终还是决定进趟伏牛山,要是我个人来的话肯定是没有这个胆量,但是现在不是有胖子这个道教的高人在,这也无形之给了我不少的底气,不过胖子似乎有点忧心忡忡,胖子来伏地沟已经个多月了,从开始那个桀骜不驯的胖爷到现在,我感觉胖子越发的稳重,当然不可能个月时间就改变了胖子这个人的性格,而是说随着事情的深入和复杂,让胖子不似开始那样轻视这切。虽然我直都认为我俩是难兄难弟起艰难的去寻找真相,但是胖子总归是胖爷,我很多时候都看不清楚事情的本质,比如说大山深处的黄鼠狼精,我认为就是成了精的黄鼠狼而已,陈天放那个时代拿他们没办法,但是现在这些黄皮子精要是出来,武功再高也怕菜刀,有的是办法让他们有来无回,所以我非但没有紧张,甚至还有点兴奋能见到传说的妖精,根本就不懂胖子在为什么而担忧,而我拿这个问题去问胖子,他自己都说不上来,只是感觉这大山深处或许没那么的简单。

    我以为胖子是带着我这个半个战斗力去不太放心,就问他道:“要不要我去问问我大哥,看他愿不愿意去?有他去的话我这心里也踏实。”

    胖子点了点头道:“行,问下也成,胖爷我这心里忽然七上下的。”

    “你好歹是道士,不嫉恶如仇也就算了,竟然还怕妖精。”我笑道,边笑边给大哥打电话说明了下情况,大哥听完之后在那边沉默了会,问道:“胖子跟你起去?”

    “对,但是咱们的胖爷这次比女人都敏锐的第六感又发作了,心里不踏实,所以我这不给你打电话叫上你这尊大神?”我道。

    “去也不是不可以,但是我不能明面上跟你们起,这样,你们去,我会远远的跟着。”大哥说道。

    为了显示我没私心,所以在胖子面前打电话我般都是开着免提在打,所以大哥说的话胖子都听在耳朵里,挂了电话之后我笑道:“胖爷,现在放心了吧?我大哥说话可是向靠谱,他说跟着,肯定是不可能跟丢了去。”

    胖子点了点头,也没再说什么,但是我能感觉的到,胖子似乎还是在担忧着什么。

    我既然决定了要进山,就想去找陈青山当向导,毕竟他是跟着陈石头去过黄皮子洞府的人,但是我到陈青山家的时候却发现他已经睡着了,好不容易等到他睡醒我就跟他说了这个事,陈青山听脸都白了,他道:“叶子,不是我不愿意跟你去,而是我后来回想了下,感觉那天晚上跟做梦样的,伏牛山我是去过,但是根本就没有那个山洞。所以那天晚上陈石头走的那条路,要么是个鲜为人知的小路,要么就是障眼法,但是不管是哪个我都找不到,所以我去跟不去都样。”

    看着陈青山因为醉酒而布满血丝的眼,我也有点不好意思,毕竟我刚说过让人家以后抽身事外不参与这件事,现在就来找人家,我就道:“行,那你最近在村子里注意着动向,我们进山,这大后方可是交给你了。”

    从陈青山家里出来,其实我知道如果我随便强硬要求点陈青山肯定会跟我们起去,因为他是个很仗义的人,但是我想到陈青山现在的状况是真的有点于心不忍,至于说进山找个人向导,最好的是找个老猎手,以前在我小时候,其实村子里的猎户还是很多的,农忙的时候大家是农忙,农闲了就去采药和打猎也算是额外的收成,只不过也就是那些年的滥捕滥采,导致了近山几乎连野鸡野兔都看不到,药材更是少见,而深山,猎户是不会进的,因为我们本地传说,悬崖外是山神爷的地界,有山神爷照顾着大家的安全和平安,而悬崖里面更深处,是山神爷也管不到的地方,去了九死生,实际上好像以前的确是有不少人进了深山就回不来的,再加上最近这些年不停的有动物因为濒危被列为保护动物,派出所里的人来做过好多次的普法宣传之后,猎枪也都被集销毁,这就导致了更少的人进山。

    但是要说村里的猎手最有经验的是谁,那自然当属独眼老四,他也是到现在都还在坚持着狩猎的人,也是村子里唯的全职猎手,独眼老四已经六十多岁,按照辈分的话我还要管他叫声四爷,他从年轻的时候就是个猎手,据说瞎掉的那只眼是在山里碰到了老虎才被老虎巴掌给拍瞎的,但是这真假难辨,曾经还有记者因为这个来采访过独眼老四,问这伏牛山里是否有老虎,独眼老四当时说的是没有,还说他的那只瞎眼是被自己的陷阱给戳瞎的。

    独眼老四的那只眼在他年轻的时候就瞎了,听老人们说过,老四当年是有很多姑娘喜欢的,就是因为他好猎手的本事,只是那只眼在瞎了之后,不仅眼瞎了,脸上更是有道可怖的伤疤,所以姑娘们就没人愿意嫁了,因为独眼老四那只独眼,再加上他的那道伤疤,让他整张脸都显的非常恐怖,在村子里的时候小孩子见到了他就会吓哭,后来独眼老四就个人搬出了村子,住在了伏牛山下,依旧是打猎为生。这些年他有点打不动猎了,但是似乎找到了新的门路,城里的有钱人喜欢来找刺激打猎,每次都是找的独眼老四当向导,那些有钱人就是为了找刺激而不是为了猎物,所以每次都出手大方。倒是这些年当向导比以前打猎赚的钱都多。

    我小时候见过几次独眼老四,后来在他搬走之后就没见过,这两年倒是有过几次接触,是因为他住在山脚下,每年的雨季时候我跟村里的几个干部都会去劝他暂时的搬走,因为在雨季的时候山脚下极其危险,伏牛山又不是景区,山区非常的简陋旦出现泥石流跑都跑不了,也就是这几次的接触,我感觉这个独眼老四非常的固执,难以沟通,每次都把他们几个给气的破口大骂砸死拉倒之类的。

    他固执我倒是不怕,他现在做的就是向导的生意,我给他钱就完事儿了,想到了这独眼老四之后,第二天大早,我跟胖子就收拾了下东西,准备了干粮,又找陈青山借了几套矿灯,顺手提着把开山刀往后背上背就进了山。其实我不知道,就我们这样的装备,在专业的驴友面前,就是自寻死路。

    我跟胖子到了山脚下,远远的看到个小木屋,那个小木屋就是独眼老四的家,我跟胖子走了过去,刚好看到独眼老四提着只剥了皮的野兔出来晾晒,这也是他的经济来源,他打的那些野味,都被城里的那些老板给高价买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