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谈判

作品:《捞尸人

    现在说什么都晚了,陈大能怎么也不可能想到,全村人都羡慕的好运气其实是给自己带来了场厄运,他本身都绝望了,现在是在绝望之抓到了陈天放这根救命稻草,他只能是苦苦的哀求。

    陈天放道:“走吧,去你家看看你娘,但是能不能救,这跟我还真说不准。”

    这陈天放和陈大能二人就这么悄悄的去了陈大能家,陈大能家可以说是个家徒四壁,到了院子之后,陈大能没敢开门,而是推开窗户道:“族长大老爷,您在这里看看吧。”

    陈天放点了点头,隔着窗户看了过去,只见陈大能的老娘是被五花大绑在张椅子上,事情还真是如同陈大能所讲,他老娘现在整张脸都酷似是个黄鼠狼,特别是那双眼睛,眼睛本身就最为传神,就在陈天放看过去的时候,陈大能的老娘刚好抬起头朝着陈天放这边看了过来,那贼溜圆的眼珠子转,那简直就是个真的黄鼠狼,这个眼神就让陈天放有点绝望,看样子这是真的黄皮子精附了体了。

    就在这个时候,陈大能的老娘冷笑了声道:“我道是去哪里请了法王来治我,原来是陈家族长来了,陈大族长,今年闹了饥荒山里也断了粮,我的徒子徒孙们出来寻点粮食,陈家人大肆捕杀,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徒子徒孙们杀了也便杀了,但是老身在这伏牛山里修炼了三百余年,不仅伤我性命,还把我的肉身给吃了,不是我不给你这个大族长面子,这个账无论如何我都是要算的。”

    这老黄鼠狼也是真的狡猾,开口便占了个理字,而且他说的也没错,的确是陈大能先杀了他,之后陈大能的老娘又吃了人家的肉,陈天放这时候也不躲藏了,而是进了屋子道:“久闻黄大仙大名,今日得见,真是三生有幸,您既然已是修炼得道的仙长,何苦跟竖子般见识?再说,不知者不罪,他个乡下的二流子如何能认得黄大仙的金身?出手伤您性命是无意为之,而让其母食你肉,也是孝心使然,还望黄大仙海涵,日后我定然让这竖子焚香祷告。终日歌颂大仙功德。”

    “你这小嘴倒是利索,无意伤我性命便不是伤了?你伏地沟的人命是命,我的徒子徒孙就该死了?你们人啊,总是以为自己最金贵,至于其他的都当是畜生,不过你既然来我,我便给你这个面子,只不过陈大族长来晚了步,今日我被五花大绑,早已传音给了山里的徒子徒孙,他们现在已经在来的路上了,我能给你面子,我那些徒子徒孙的家人们被你的村民们杀伤无数,他们给不给你这个面子就另当别论了。”陈大能的老娘道。

    陈天放听,就知道此事断然是不能善了了,旦那漫山遍野的黄皮子真的进了村,哪怕是他们不伤人,地里刚刚盖了三层被的小麦被这些黄皮子糟蹋,来年断然是颗粒无收,这样来,不伤人,伏地沟的人也要被饿死大半。

    他断然是不能这么坐视黄皮子这样祸害村子,就道:“大仙,万万不可,真的伤了百姓,那也是有伤天条的,你们修行不易,真的引来天神震怒可是不划算。”

    “如今天下百姓民不聊生的,你们竟然还真的信天神能下来帮你们?”这陈大能的老娘冷笑道。

    “天下百姓兴亡是人间事,但是精怪伤人就另当别论,陈某自知本事不是大仙对手,但是就算如此,人间自有高人在,如果大仙真的执意要报复村民,那陈某散尽家财也会去请修士伏魔之人来报血海深仇,这不是威胁大仙,陈某也没有跟大仙结仇的意思,不若大仙退步,提出个条件来,只要陈某能做到定当满足于您,切勿伤了咱们两家的和气。”陈天放道。

    这陈大能的老娘眼珠子转了几圈,道:“这样说来也是,老身自然也是知道和气生财的道理,你小子出去吧,我跟你们族长说几句话。”

    陈大能愣了下,“他老娘”的话现在他是肯定不能听,要听也是听陈天放的,陈天放对他点了点头道:“你先出去吧。”

    这陈大能出去之后,陈大能的老娘对陈天放道:“听闻伏地沟风水眼上有龙头碑,乃是泰山石所雕,也正是有这泰山石,把这黄河的河神都给镇住了,可见那风水眼风水极佳,老身的肉身已经被吃,但是皮还在城,陈族长你若是去把老身的皮给赎出来埋在这龙头碑旁,想必对我的徒子徒孙修行也有裨益,要是如此这般,老身便不再报这杀身之仇,对徒子徒孙们也算有个交代,你看如何。”

    陈天放听,直接拒绝了,那龙头碑对整个伏地沟十分重要,更是陈家先祖所立,怎么可能这样子就埋了只黄皮子?他道:“龙头碑是先祖所立,虽万死不可妄动,还请大仙换个条件。”

    这陈大能的老娘笑,这笑容竟跟黄皮子模样,让陈天放是身的鸡皮疙瘩,之后他老娘道:“我就知道陈族长是万万不肯答应的,这的确是强人所难了,这样,老身对龙头碑仰慕已久,把龙头碑挖出来,我只需要好好的瞻仰瞻仰,给龙神上支香,这事也算过去了,如果陈族长要是这都不答应,那就不必再谈。”

    要说只是参拜番的话,还真的未尝不可,但是陈天放知道,黄皮子的话是断然不可信的,这东西哪怕是修成了气候,所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它们本性就是狡猾多端,肯定不可能只是参拜番那么简单,就道:“只要是不关于龙头碑的,您都可以提。”

    陈大能老娘冷笑道:“好个黄口小儿,刚还说只要能做万死不辞,我都已经做了让步,只是参拜番竟然还是不允,那刚说话那么大的口气作甚?事已至此,什么都不必说了,老身也不强人所难,想必我的徒子徒孙们马上就到。陈族长就等着看好戏吧。”

    陈天放道:“大仙,切勿伤了和气啊!”

    “伤了又如何?你尽管去请高人道士来,我看看他们倒有什么手段。”这陈大能的老娘闭眼,干脆不说话了。

    陈天放无奈,只能退了出来,刚才二人的谈话,陈大能也是有听到的,族长走出来之后,这陈大能下子就对陈天放跪了下来道:“族长大老爷,她就要参拜下,您就给她拜下又如何?您可不能见死不救啊!”

    陈天放正是烦躁,陈大能这么说更让陈天放心烦,他直接脚就把陈大能给踹到了边骂道:“无知蠢货,你真当她就是拜拜那么简单?”

    “难道她还能把龙头碑带走不成?”陈大能也是不服气的道。

    “到现在你还想不明白?个修炼三百年的黄鼠狼精,是你个套子就能捉到,棒子就能敲死的?她这都是有意为之,来者不善,就是为了咱们陈家的风水眼龙头碑!那是老祖宗的东西,对陈家是重之重,旦有闪失,怎么去面对列祖列宗?!”陈天放骂道。

    他这么说,陈大能就算再怎么傻也想明白了其关窍,但是他依旧是害怕,他不是害怕黄鼠狼的徒子徒孙们报复,而是怕占据了他老娘身体的黄皮子精会要了他娘的命。

    陈天放被他缠的没办法,只能叹口气道:“你等我再想想办法,你要再敢缠着我,非但你娘的事情我不管了,更是把你给踢出陈家!”

    ——而当晚,从伏牛山上下来黄鼠狼无数,漫山遍野,片都是黄色,包围了整个伏地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