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冬荒

作品:《捞尸人

    按照陈东方的说法,这件事的确是发生在解放以前,那时候都穷,就显的伏地沟的穷不是那么的明显,再加上伏地沟在这山沟之,其实也算是远离了外面的战火,老百姓甚至可以说是过的比外面还要多少强些,但是在那个民不聊生的时代,远离了战火,却逃不过天灾,先是大旱,大旱之后又是大涝导致那年的庄稼几乎是颗粒无收,政府的接济明显是指望不上,所以那年不少人都去关内乞讨避难去了,伏地沟剩下的人并不多。而那时候的伏地沟,陈家的陈天放,也就是陈东方的爷爷,就是村里陈家人的族长。

    那年的冬天,来的格外的寒冷,因为伏地沟背靠伏牛山,村子里很多人都是算是半吊子的猎户,在农闲的时候打猎也是个不小的收入,在大雪封山之后的冬季,农村人下套子跟夹子去捕捉黄鼠狼是很多地方都有的,而那年,开始下夹子的人几乎是套无虚发,而之后更是晚上黄鼠狼都会进村,大白天的也都是随处可见,用老人们的话来说,这不仅是人闹了饥荒,就连黄鼠狼都遭灾了,如果不是饿的没办法,黄鼠狼是不会进村,更不会白天就在人的眼皮子地下走的。

    作为食物链最顶端的人类,这对于村民们来说无疑是好事,所以整个村子都疯狂的下套子下夹子捉黄鼠狼,时之间伏地沟家家户户都捉了不少,吃肉倒是小事,黄鼠狼又叫黄皮子,交了冬的黄鼠狼皮值钱,因为冬日的黄鼠狼皮是不掉毛的,最适合做皮草,因为伏地沟的黄鼠狼多,甚至涌进村子很多的皮草贩子,从开始的条完整的黄鼠狼皮可以换斤七两肉,到最后只能换半斤,这是奸商们在讲价,但是这也丝毫抵挡不了村民们捉黄鼠狼的热情,单条虽然讲价的,也抵不过村子里的黄鼠狼实在是太多了。

    而陈大能捉到那个成了精的黄鼠狼,就是在接近春节时候的事情,陈大能捉到的那条黄鼠狼不仅看起来年月很久,而且个头很大,他的那张黄鼠狼皮,更是在讲价的时候还卖出了天价,愣是卖出了三枚大洋,以购买力来说,这三枚大洋相当于现在的近千块钱了,这无疑是惹的人无比的羡慕,纷纷问陈大能是怎么捉到的,他也得意,说幸亏他下的那个套子绳子粗,因为他在发现那个黄鼠狼进了套子的时候,那个黄鼠狼在咬自己的脚,竟然会是要断脚逃命,而他跑过去,棒槌就把那个黄鼠狼给结果了。

    陈家的族长,因为祖传的些书籍的原因,都是会些法术的,这点从三爷爷就可以看的出来,所以当时在黄鼠狼进村的时候,陈天放就感觉不寻常,但是他也认为这可能是山里的黄鼠狼也因为饥荒所以出来逃难,在人都要饿死的时候,这些黄鼠狼算是雪送炭,所以他也没往心里去,但是在知道陈大能捉到只几乎毛都要发白的老黄鼠狼的时候,陈天放也多少有些担忧。因为黄鼠狼本身就是邪性的东西,甚至有些地方是把这个东西当成神仙样的供起来,起名为黄大仙,寻常的黄鼠狼还好,这上了年岁的估计也是有点气候的。

    陈天放虽然担忧,但是哪怕他是陈家族长,现在也不能去遏制大家捉黄鼠狼的热情,作为陈家的地主家庭,陈天放家是有余粮的,大家家里却是没有,不让大家捉黄鼠狼,那就是截断了大家发财的路子,这是谁都不会听的,所以陈天放在暗观察了几天陈大能之后发现也没有什么异常,就感觉或许是自己多虑了,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

    但是在过了大概半个月之后,这半个月里因为捉到了村民们口前所未见的大黄鼠狼而意气风发的陈大能忽然消沉了许多,而且也不见他每天都早出晚归的下套子了,别人或许不在意,但是陈天放直让人盯着陈大能的,所以陈大能出现异常陈天放是最先个知道的。所以他就找了个机会,把陈大能给叫到了家里来。

    几天不见,陈大能如同是换了个人样,精神涣散,面容消瘦,双眼无神,这根本就不是以往的那精壮小伙,而且身上还带着身的骚气,陈天放知道,或许就是因为那个上了年岁的黄皮子,这小子是引来了祸端。

    “你最近是怎么回事儿?”陈天放问道。

    “没事啊族长。”陈大能还装模作样,但是眼神躲闪很显然是在撒谎。

    “你以为我不知道是黄鼠狼精缠上你了,不说实话是吧?再不说实话我也救不了你了!”陈天放道。

    这陈大能听,马上不可思议的看着陈天放,而之后更是噗通声的给陈天放跪下了,道:“我就知道,什么都瞒不过族长大老爷的眼,您是开了天眼了,这都能看出来,请您定要救救我,救救我娘!”

    眼见着陈大能说了实话,陈天放摆摆手道:“拍马屁的话就不用多说了,说吧,是怎么回事?”

    原来这陈大能也是个孝顺的孩子,他爹死的早,就他娘把他拉扯大,家里是很穷的,也正是因为穷,所以陈大能年纪也不小了还没讨上媳妇儿,平日里就他跟他那老母亲相依为命,虽然他母亲也就四五十岁,但是因为年轻时候操劳过度,他母亲的身体不好,倒像是个六七十岁的老人了,其实那个年代也就这样,人只要上了年纪,就格外的显老,不仅是外貌,身体也是。

    陈大能捉到的那个老黄鼠狼,皮是卖了,但是肉却是吃了,陈大能自己不舍得吃,在他看来,年岁越长的东西就越好吃,而且越发的滋补,所以他想着给老母亲补补身子,自己吃的是其他的黄鼠狼肉,他把那个老黄鼠狼的肉,慢慢的都给母亲炖着吃了。平日里胃口不好的母亲,还真的能吃下,而且说从来没有吃过这么香的肉。

    母亲把那个老黄鼠狼的肉吃完,身体日渐硬朗,陈大能本身是极高兴的,但是就是这几天,他忽然感觉老母亲不对劲儿,半夜的时候,他总是听到磨牙声,人磨牙的声音嘎嘣嘎嘣的本身听起来就像是啃骨头的声音就够慎人了,但是在陈大能起床看的时候,却发现了更不可思议的幕,她的老母亲个人就这么抱着桌子腿床腿的跟个老鼠样啃着,而且她蜷缩的身形,像极了条被人下套捉到的黄鼠狼!

    他把老母亲叫醒,老母亲却什么都不记得了,他心里虽然担忧,但是只当老母亲是在梦游。

    可是这两天,老母亲不但每天晚上都要啃东西,还喜欢在地上像黄鼠狼样爬,更甚的是,老母亲的面貌都发生了变化,整个人,都像极了个老黄鼠狼!特别是眼睛,变的贼圆,滑溜溜的看着人,跟那黄鼠狼看人的眼睛是模样!

    “就在昨天,我娘白天也失去了理智,她彻底的变成了只黄鼠狼了,还说我要了他的命,我娘吃了他的肉,现在要找我偿命!”陈大能抹着眼泪说道。

    陈天放听就知道坏菜了,他看着陈大能问道:“你别慌,你娘呢?”

    “我给捆上了,五花大绑的在家里,族长大老爷,救命啊!”陈大能道。

    陈天放叹了口气道:“哎,我就知道你捉到了个成精的黄鼠狼要出事,那皇帝再怎么不济,也是条真龙,现在把皇上打倒了,龙没了,魑魅魍魉的都要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