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你见过吗?

作品:《捞尸人

    按照大哥的意思,他其实是从另外个人那里知道了我特殊命盘的问题,也知道我这个问题会引来什么,最为重要的是,他也知道在伏地沟城隍爷的手里,有张天师对我的特赦的手谕,也就是说,我在伏地沟是安全的,或者说,我在这个城隍爷的地盘上安全的,但是出了这个地方有没有人因为我的“鬼气”而把我巴掌拍死那就不好说了。

    想到我这么多年在外地上学干嘛都是九死生的,我就感觉有点怀疑人生,而胖子说那城隍爷是阳间的人,我就问大哥道:“那你知道咱们这边谁是城隍爷吗?他说自己是阳间之人,行阴间之职,胖子推测说他可能是鬼道的人,个消失的神秘门派。”

    大哥道:“胖子倒是见多识广。”

    “怎么,你知道是谁?”我问道。

    “不知道,我跟他交过手,这人很厉害。”大哥摇了摇头道。

    我不知道大哥到底是真不知道还是不想说,这说来也怪,那个城隍爷的眼神我看起来非常的熟悉,我当时感觉我其实肯定能想出来这人是谁,又或者说如果我再见到这样的眼神我能认出来,可是在之后我马上就把那个眼神的切记忆都忘了个干净,这让我不禁怀疑是不是城隍爷故意施展的法术让我忘了。

    跟大哥聊天,不能盯着个问题,特别是在他心情不错愿意回答你某些问题的情况下,因为他不愿意说的,你撒娇撒泼都没用,武力镇压又不是他的对手,唯的解决办法就是你马上接着问下个问题去碰运气,说不定下个问题就是他愿意回答你的。

    “大哥,你会法术吗?类似胖子的法术,能把关二爷请下凡,之前我对道士的理解就是阵法画符还有武功,我相信他们有种神秘的能力,但是说实话,这胖子刷新了我的三观。”我问道。

    “障眼法而已。”大哥不屑的说道。

    “障眼法?不可能,那刀劈下来,地上的青石板都直接四分五裂,这要是劈在你弟弟我的脑袋上,直接就是开瓢!”我道。

    “道教有很多神,除了封神榜上那些榜上有名的神,之后更是有药神,包公也是神,关二爷也是神诸如此类,香客们信他们,供奉他们,与其说是供奉他们,不如说是供奉他们的精神,所以他们也就成了神,你看到的关公,不定是关公,是人们让他活着的精神罢了。人争口气,佛争炷香,三教人众生念力的好处自然是外人不懂的,你不用痴迷这个,也不用怀疑什么。”大哥说道。

    大哥的话玄而又玄,听的我有点迷糊,但是在迷糊之却感觉像是懂了点什么,我忽然萌生了个想法,就问道:“大哥,我昨天差点被斩的时候,心里想或许唯能救我的人就是你了,但是又害怕你却也被二爷刀给劈了,你给兄弟交个底儿,要真是对起手来,你能打的过他吗?”

    “这个问题我拒绝回答。”大哥道。

    “说说嘛。”我道。

    “按理说,胖子请的,我可以从他手救下你,但是关公不会对我动手,他不会伤人,因为他就是由人的信念而来。”大哥说道。

    大哥的话在有些地方跟胖子的话不谋而合,比如说胖子也说了他请的神跟他的修为有关,而大哥也只是说能在胖子请的神手救下我,这让我对这些有了些认识,其实这个道理说白了非常简单,比如说黑驴蹄子是治僵尸的,僵尸怕这玩意儿,但是人不怕,黑狗血是辟邪的,但是真的把黑狗血泼在人身上最多挨顿打不会有别的事,这就好比我以前在地摊看到本书,书上写的“相生相克。”

    最后,我对大哥说道:“大哥,陈石头要把那个姑娘给献祭了,你说那姑娘不是天命阴女的命格,为什么也可以当作黄河娘娘给献祭了?”

    “谁告诉你她不是天命阴女了?”大哥反问我道。

    “她的生辰字胖子看了啊,胖子的手段,不应该看个这个还会出错啊!”我道。

    “你真以为陈石头是傻子?”大哥看着我道。

    我忽然意识到,或许从开始我就被骗了,三奎带来那姑娘的生辰字是假的,是陈石头故意放了个假的出来迷惑我跟胖子,甚至有可能,三奎在我面前跟弱智样也是假装的!

    “不过你也别着急,三日后才是月圆之夜,而且这天,不寻常,六十年甲子,只有这天,他们才能进十二道鬼窟活着出来。”大哥说道。

    “你的意思是静观其变?”我问道。

    大哥点了点头道:“到时候你跟着我,寸步不许离开。”

    ——从大哥那里出来以后,我又变的无所事事起来,现在因为经历着这件事情,让我感觉我已经没有精力再去做别的事情,旦这件事情陷入了停顿,我整个人就会变的非常茫然,我就这么漫无目的的从大哥家慢悠悠的走回家,但是想回家也无聊,我也许久没有去学校看韩雪上课了,顺便也能跟孩子们玩下,就想着去趟学校,谁知道刚到学校门口,我就接到了陈青山的电话,他让我过去趟。

    听他说话的声音,像是喝了不少酒,我想到胖子对他的怀疑,加上他这大白天的就喝酒把自己喝成这个逼样,难道他真的有什么亏心事不成?

    我就拐弯,直接去了陈青山家,到陈青山家的时候,刚好碰到陈青山的老婆红着眼睛走了出来,我道:“婶儿,咋了,跟叔吵架了?”

    “没有。”陈青山的老婆不愿意跟我说太多,直接捂着嘴扭头就钻进了偏方。

    我走进屋子,屋子里满屋的酒气,地上丢了个空酒瓶,桌子上的那个也已经见了底儿,我就道:“怎么回事儿这是?大白天的喝酒?昨晚吓的了?”

    陈青山抬起头,看我来了,直接给我倒了碗,道:“你来了,先把这碗给喝了!”

    我坐了下来,看着陈青山,最近这些事情,的确是把陈青山给整的十分憔悴,以前陈青山是多响当当的个汉子啊!

    “叔,我知道最近发生的事你接受不了,我也想过,以后这事你就别管了,抽出来,跟你没关系的不想连累你。”我道。

    我说完,陈青山貌似喝醉了样的捂住了脸,过了会儿,他把手拿开,我看他两眼含着泪。这让我更加的心疼,就道:“叔,真的,你别管了,我不会再让你参与这件事。”

    “不管?能他妈不管吗?别废话,你先把这碗酒喝了!”陈青山道。

    “叔!”我道。

    “你要是不喝,我就不告诉你陈石头在哪!”陈青山脸红脖子粗的叫道。

    我吓了跳,不知道他是醉话还是被胖子言了,其实他是心里有事儿?

    我端起碗道:“叔,你先别难受。我喝,你不告诉我我也喝,今天我就陪着你,喝死去球拉鸡巴倒!”

    我口把这碗酒给干了,只感觉嗓子眼里胃里都是阵火辣辣的,赶紧拿了个黄瓜段啃了,这时候陈青山点了根烟道:“叶子,叔没骗你,三叔是陈石头杀的,你们想瞒我,我能猜出来,所以我就盯着陈石头,就算不弄死他也让他脱层皮,结果那天晚上,我看到他跟陈大奎抬着那个姑娘出了门,我就跟了上去。结果你知道老子看到什么了吗?你知道吗?!”

    陈青山忽然激动了起来。

    我赶紧摁住他道:“什么?看到什么了?”

    “会走的黄鼠狼,你见过吗?穿着人衣裳的黄鼠狼,你他娘的见过吗?!老子见了!”陈青山说着说着,哭了起来。